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 評王信凱〈《學衡》中的柳詒徵〉  陳珈貝


一、 內容要旨

  王信凱〈《學衡》中的柳詒徵〉一文,除去前言、結論,共計有四個部份。前言部分乃在說明,雖然關於「學衡」的研究日漸興盛,多數研究仍謹守「保守/改革」或「新/舊」二元對立的思維。學衡派被視作「文化保守主義」代表,並以留洋歸國的學人為研究重心,在《學衡》撰稿最多的「國學支柱」柳詒徵,相關研究也聚焦於其「舊派」形象。因此本文旨在透過《學衡》來研究「柳詒徵」,並強調對於「昌明國粹」的研究主體有一「同情的了解」,方能對《學衡》的「昌明國粹」有所認知。

  第二部份「『柳詒徵』是誰?──幾個面向與塑型」,則是在檢視各類型柳詒徵研究後,整理出學界對柳詒徵的認識大抵分有幾種面向,諸如:傳統型史學家、《中國文化史》志業、與「疑古派」對立(信古派)、守舊保守代表、民族主義者、南北對立的南方代表以及強調經世致用。但是要回答「柳詒徵」是誰?仍該返回斯人文章以及活動的學術場域。

  第三部份「《學衡》〈發刊辭〉與柳詒徵」,論述主軸是以東南大學為背景,依時序概述柳詒徵於東南教學的影響力,創辦《學衡》、《史地雜誌》,以及東南人事問題,使得《學衡》成員南北分離,終告停刊。此外另據東南學人回憶,呈現柳詒徵教學治史的面貌,更認為其思想有融通特色。

  第四部份「『柳詒徵文集』中的《學衡》文章──編者的選編意識與後世定位」,是以《柳詒徵史學論文選集》(及續集)所選入的《學衡》文章為切入點,通過柳詒徵的自我認知,以及後世論文集的選編意識,比較兩者的「史學家」定位異同。認為柳詒徵的史家風格是在學術專業之外,亦強調「學術有用於世」的內在性,將「史」作為貫通中國文化的基點,不僅止於文集中所呈現的「專業史學」面貌。因此研究柳詒徵,尚需更細緻的分析。

  第五部份「南北對立中的柳詒徵──一個文化史的觀察」,則是以民初南北學術群體爭正統為背景,由兩方所載行的「道」來進行分析。共分為三個主題來進行討論:

  首先是《學衡》與新文化運動的對立,本文認為《學衡》雖與新文化運動互有對抗意識,但《學衡》所抗者,多在於為學態度,並非全然反對文學革命。而《學衡》與「北派」的交鋒,雖然常顯得「弱」,不過以魯迅的批評為例,實際上並未對其「載道」處加以批評,未了解《學衡》行情。其次討論柳詒徵在《學衡》中對新文化運動的表態,本文基本上認為柳詒徵其實對新文化運動所言無多,甚至也不持反對立場,僅批評過度侮蔑傳統的風氣,反映其「平心靜氣」的治學態度。最後則是「中國文化史」之爭,處理胡適單方面對柳詒徵《中國文化史》的評論,提舉出「進化論」觀點的時代性,並認為胡適批評柳詒徵缺乏史學訓練,有材料運用之失,但依循胡適的治學理路,至今也未有超越柳書之成果。

二、 評論建議

(一) 評論

  本文先於前言與第一部分整理學界研究,指出既有研究成果之失,並提出回歸柳詒徵著作文本,以及「同情的理解」等分析策略。之後擇取了東南(學衡)內部、史學論文集與「南、北」學界爭鋒等三種場域的「柳詒徵」進行討論,而後兩者更傾向以對比的方式,在試圖呈現柳詒徵面貌之外,也映證過往研究的確陷入刻板的新舊二元思維。

  評者學淺,並不了解民初學術發展,以下僅略抒個人閱讀心得,請作者見諒:

  本文第三部份「《學衡》〈發刊辭〉與柳詒徵」,大體上依循時間軸敘述,論述脈絡清晰。不過卻未見與〈發刊辭〉本身有關的討論,在通篇文章中,〈發刊辭〉內文出現於第五部分,而〈發刊辭〉撰寫在該篇章退居背景,成為推敲柳詒徵人際關係與聲望的旁證之一(頁266、270),標題與文脈重心似有偏離。此外,本部分討論涉及許多主觀評價,或校院學門之間的人事關係,然而論據大半援引吳宓之言,不知是否為現存資料之限制?總之,期待能有更多元的資料納入論述中。

  第五部份「南北對立中的柳詒徵──一個文化史的觀察」,論及《學衡》與新文化運動的對立,本文分析「文學革命」具有「強烈革命意識」,〈學衡弁言〉的「接櫫真理不趨眾好」即是針對「強烈」而發,並稱其為「呼號標榜」。評者則以為《學衡》何以言稱「不趨『眾好』」,其中理應有一策略,甚至何者為當時普遍之實際「眾好」,似乎也可納入「重新看待」的眼光中併作討論。

(二) 建議

1. 研究回顧

  本文對於「柳詒徵」或「學衡」等主題的當代研究搜羅詳盡,並有妥當運用。然而在述說研究脈絡發展時,似可再加以梳理。例如頁252注釋1部分,詳列有大量「學衡」研究,解釋內文稱「近年來因為時代風氣轉變,……『學衡』的研究不斷湧出」之語。不過其中臺灣部分的研究僅有5篇,且這5篇論文中有3篇發表1970年代,1篇發表於1984年,王晴佳之文則是因發表於近史所集刊而列屬其中。由此現象來看,臺灣地區對於學衡的研究是否注意甚早,但與90年代大陸地區新起的研究卻相距甚大?(頁259提及「大陸近年來捲起《學衡》研究的浪潮」)此外,若相關研究有其地域差異,是否有「香港」(《二十一世紀》)、「海外(華人與非華人)」的《學衡》相關研究趨勢?本文討論面向之一即為後世研究的「再現」情況,因此若能著意對研究回顧進行細部處理,應更能讓讀者理解撰述用意。

2. 敘述問題

  本文部分敘述雖然無關宏旨,或論理之正謬,但仍有可再行商榷之處。諸如頁273處認為《柳詒徵史學論文選集》印量不夠,難以推廣,但據評者管見,回歸當時出版背景,同時期同地區出版圖書多有印量僅千本者,而柳詒徵至今未見全集整編出版,是否可為其學說推廣有限的客觀呈現?

  至於頁292處提及至今「關於『中國文化史』的成果還未能超越,在當時被稱為一個『沒有受過近代史學訓練』的人」相信作者本意不在標榜或貶抑任何個體,不過文句上似有加以補飾的需要。

3. 行文問題

  本文於頁253-255處,數次引用錢穆同篇文章,但前後相離,閱讀不易貫通,體例上似可再作調整。頁258處「然而,對他有一些說法,……」,語句承接不知是否有跳脫?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