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1. 將軍下了馬


  上馬將軍,下馬兵士,這是大部分人都難以做到的事,古往今來多少豪傑,在下了馬之後,大抵不能調適者居多。一個拿慣指揮刀的人,有一天指揮刀忽然不見了,這種感覺該是如何悵惘?我們看到許多下野的政客總是不甘寂寞,即知其中三昧。

  在學校教書,每年看著新生進來,剛開始的時候,總會有幾位特別耀眼的孩子,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打球是他,唱歌是他,幹部是他,負責各類活動也是他,一時風起雲湧,彷彿校園英雄。同樂會上祇見他意氣風發,各類活動背著值星帶,戴了副墨鏡,這裡那裡地吹著口哨,一副少年英雄的模樣。

  曾幾何時,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新一代的新鮮人來了,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再度出現了同樣的人物,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事件,一代一代流轉著校園的故事。有人問,當年那個握指揮刀的人哪裡去了,誰也不知道。每年每年,上演著同樣的戲碼,每年每年同樣的情節像肥皂劇班上演,幕起幕落,多少人在歲月的流轉裡迷失了自己。有人在力爭中出線,有人從此在芸芸眾生中沈浮,誰也不知道下一個主角是誰。每當看到我的學生們一年年重複著類似情節的故事,不禁深有感慨。我不記得自己念大學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是不是也和大多數人一樣,有著起伏的心事,不定的心情?我自己又如何度過這段少年十五二十時?在那浪莽歲月中,我究竟沒沒無聞還是校園英雄?好像都曾有過吧!曾經意氣風發,也曾霧失樓台、月迷津渡,到如今算不算得上是天涼好個秋?

  在大學校園前後生活了十五年,從生澀的新鮮人到走上講台,各路人馬,各式英雄好漢,見過不少,現在看著自己的學生,一步一步走著許多人曾經走過的腳步,我到底該告訴他們曾經發生過的故事,還是讓他們自己走下去?如果我告訴了他們,他們會相信嗎?如果我不告訴他們,我是否有愧職守?是否對不起我現在的工作?舉棋不定的心情,年復一年,一切依舊沒有什麼改變,除了當年的新人類變成今天的新新人類,真真應了基督教《聖經》裡的一句老話──太陽底下無新事。

  每個人都年輕過,都有過浪莽的歲月,縱一葦之所至,輕生一劍知,似乎亦不必斤斤在意。上馬將軍,下馬兵士,如果能夠調適得好,亦未嘗不可,就怕在轉骨的過程中折翼,從此沒有振翅的勇氣。也許我不免過於杞人憂天,明日太陽依舊升起,將軍下了馬就該有下馬的準備,誰又能永遠手握指揮刀,誰又是永遠的主角?四時輪胥,歲月流轉,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每個人應該都可以調適自己,讓一切照原來的路走,自然法則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1995/11/15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