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2. 從錯誤中學習


  在學習過程中,有人“兩岸猿聲音啼不住”,學任何東西都千辛萬苦;有人“輕舟已過萬重山”,任何東西到他手上都迎刃而解;但這不表示前者比較笨,或後者比較聰明;入手的方法,性情的遠近,都可能影響學習的效果。

  以打球為例,有人天生平衡感好,協調性佳,不管打什麼球,至少都可以像不像三分樣;有人硬是沒有運動細胞,打什麼球都得苦練;而在練習的過程中,最怕的就是走錯了路。一個常打手球的人,改打籃球的時候,一不小心就可能帶球走,因為手球可以跨三步,籃球跨兩步就得出手,習慣了某一種動作以後,要改就難了。而一個籃球選手改打手球,也會有同樣的問題,籃球的雙腳移動是指兩腳都離開原地,祇要一隻腳不動,另一隻可以左跨右跨,並不犯規,手球則不管換不換腳,動一次算一腳,籃球員打手球常易犯規走步,其因在此。

  在運動的世界裡,訓練一個動作需要約三千次的練習,這是指未曾練習過這個動作的狀況而言;如果已經練習過這個動作,而動作又不正確的話,就必須花兩倍以上的次數修正。如果練習一個正確的動作要三千次,修正一個錯誤的動作大概需要六千次,因而入門時找一個好教練是非常必要的。

  運動如此,文字工作又何獨不然?自從各級聯考改用電腦閱卷之後,新一代的新新人類,已經很少人拿筆寫字,連簡單的問答題都答不好,更遑論做報告、寫論文,於是在台灣就出現大學畢業了還不會寫一篇正式學術報告的怪現象,更有甚者,念完碩士,修完博士課程,成為博士候選人了,還不知道論文格式為何物,想來真是可怕。在學校教書的先生們,對學生的報告格式不嚴格要求,寫作方法不講究,到了寫博士論文,很可能還不知如何寫一條符合學術格式的注,真真是戛戛乎難矣哉!

  話說回來,這也不能全怪老師,對老一輩而言,一向不怎麼講究論文的寫作格式,對學生的要求自然就不那麼嚴格,學生們在交第一篇論文報告的時候,可能就因為沒有人修改而踏出錯誤的第一步,以後每寫每錯,幾十篇論文報告下來,到了寫博士論文時,早已積重難返,看到別人的寫法不同,也不知對或錯,真應了“看到駱駝以為馬背腫”的老話。而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在錯誤中學習,於顛躓中成長,一步一步向前行去。

  在台灣,通往學術之路是漫長的,當同年齡的朋友輕舟已過萬重山,從事學術研究工作者可能還苦於兩岸猿聲啼不住。而生命方向的選擇,亦毋須回首,就像胡適所說的:「做了過河卒子,祇有拼命向前。」

                             1995/03/27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