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6. 電腦之必要


  一九九○年32位元電腦量產上市以後,其運算速度已足以處理一般事務,以及不太複雜的運算,適逢此時倚天推出中文2.0版,加強了許多功能,突破中文與電腦結合的困境,於是中文化文書處理器紛紛上市,漢江KS2、慧星一號、天蠍星各領風騷。

  時序淪胥,一九九五年資訊界正大步開展,裝機達160萬台,一般人使用電腦已是尋常生活的一部分。大部分公司行號,傳播媒體均已邁向電腦化,資料庫的建立,文稿排版的處理,均有愈來愈多的軟體可供使用。一九九二年微軟公司的視窗Word中文1.2版上市,搶攻台灣市場,Wordperfect和Amipro也不甘示弱,先後登陸台灣,使得中文的文書處理器接近桌上排版系統,原本學術論文需求最殷的當頁注(Foot Note),一個指令即可完成,學術界用電腦寫作成為大勢所趨。

  在電腦中文化與文書處理器排版化的這段時間,我個人適逢其會,經歷了其中的若干變革,從Dos 3.3到6.2x版,從視窗3.0到3.1版,從PE2、KS2、慧星一號、天蠍星到Word6.0中文版,從本土桌上排版程式到跨國軟體的各類桌上排版系統,從蓮花123試算表(Lotus 123)到Excel中文5.0版,真可說得上是走過千山萬水,耗費的時間精力足可以寫一本博士論文。

  許多朋友知道我的遭遇,指責者有之,嘉勉者有之,但我自己的內心知道,這是時代的趨勢,個人電腦發展到今天,已經不是要不要用的問題,而是用得好不好的問題。也許搞電腦用去了我許多該做研究和寫作的時間,甚至聽音樂喝茶的時間,但電腦也的確縮短了我完成博士論文的時間,解決我論文中統計與繪圖的問題,對電腦操作的熟練,使我在研究和寫作上方便許多。

  正因如此,我要求學生的學期報告一律用電腦打,特別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我向來不收非電腦打字的學期報告,因為我相信到他們畢業的時候,不會電腦一定找不到工作,特別是文史科系的學生,更要嚴格要求自己,否則畢業後怨歎也無路用了。雖然我的要求在開始時受到學生極大的反彈,但我仍然堅持下去,兩年下來學生已習慣如常,甚至以除資訊系學生之外全校電腦最好的系自豪。

  一個不靠本行吃飯,在傳播媒體工作了七年如我者回到學校教書,對就業市埸的行情當然有所了解,私心不免有著小小的期望,希望我的學生們將來踏出校門時,除了本行之外還有一技之長,而這樣的要求能從大一做起,又何樂而不為。和其他學校和其他科系比起來,我對大一學生的要求可能確實比較嚴格。但當孩子們坐在電腦前,一個字一個字敲打他們的學期報告時,我知道他們未來的學習將會比較順暢。等有一天他們踏出校門,不論繼續攻讀學位或就業,做研究助理或到傳播媒體、一般公司行號工作,都已經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1995/01/15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