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7. 考季隨想


  每當七月來臨,台灣的學子們在溽暑中揮汗考試,彷彿人生的一切就在考試中決定。我自己也曾經是芸芸考生中的一員,在無數次的大考小考中徼倖存得性命,而今回頭看看昔日的痕跡,不免有幾許感懷。

  生長在台灣的孩子,除了家境特別(包括有錢、有權或有勢)之外,很少有不經過聯考洗禮的。有錢者可以把小孩送到國外去念書,有權有勢者出國也不太困難,他們的小孩也許可以躲過聯考的浩劫,至於平凡小民就只好依著考試的社會篩箕一步一步慢慢往上攀爬,幸運的話一路順風,其間遭遇挫折亦屬尋常小事,倒也還不至於致命。雖然有不少人將聯考的成敗看成決定一生命運的大事,我個人卻不這麼悲觀,人生還有很多環節不是考試能夠決定的事。

  當然,對於天縱英明者,考試有如家常便飯,每役必勝,從小拿第一名,念明星學校,上一流大學的熱門科系,出國拿博士學位,……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因為沒有人會告訴你這個一路順風的人後來怎麼了?就像小時候讀的童話故事一樣,白雪公主和白馬王子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但實際是不是這樣呢?恐怕還有待考證。每個人的一生都有他自己的路要走,聯考當然不是惟一的一條,只是我們太習慣以聯考論英雄罷了,可惜我們並未去找尋過去三十年來的那些聯考狀元都哪裡去了。我們也很少去思考,這些聯考英雄後來的發展如何,只是一逕兒地想他們大概都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就像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從此過著快樂的日子一般。

  人生當然不是一場戰鬥就決定了的,人的一生有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戰鬥,一次聯考的失敗大概不會要人命,對考生而言,也不必懷憂喪志,許多在聯考戰場上失敗的人,在人生戰場上卻是成功的。我這裡無須舉什麼企業家成功的例子,因為那畢竟是少數,也無庸費力把那些沒有大學文憑而成功的例子,如數家珍般地指出來,我所要說明的僅僅是:聯考固然是人生的一個關口,但還沒有嚴重到決定性的關鍵地位。人生是由許多大大小小的遭遇戰組合而成,每一場遭遇戰都很重要,又都不是那麼重要;我常常認為在三十五歲以前,大概不會有什麼真正的決定性戰鬥,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小遭遇戰,打贏了沒有什麼了不起,打輸了也不會要人命,又何必斤斤計較?雖然總是有一些生涯規畫專家指導年輕朋友如何選擇志願,或者諸如年輕的幾個大夢,未來的發展等等,但我從來不相信那些,就像我不太相信人生有什麼固定的軌道可循,如果真是那樣,還有什麼樂趣可言?我總是想起那些婚姻專家,談起別人的婚姻問題時頭頭是道,私下細數他們的婚姻生活,往往會弔詭地發現,原來在處理他們自己的婚姻時,專家本身也會失手。

  如果人生必須戰鬥,那麼,真正關鍵性的戰鬥決非聯考這一場,人生還有許許多多數不清的各種遭遇戰,有時候想開一點,除了考試我們還有那麼多的事要做,也就不必斤斤在意了。

                             1995/07/03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