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6. 入室操戈之必要


  這幾年在學校教書,所授課程以大一新鮮人居多,從八年前到甫成立的國立體育學院兼課講授中國通史,到後來回到母校正式執教,算算時間也不算短了。雖然和我的老師們比起來,不免於是小巫見大巫。年年看著新生進來,舊生畢業,心裡的感觸實多。

  最常見到的情形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往往希望自己能夠一飛衝天,最好什麼都不必學,忽然就成為大師了。如果不用考試、不用寫報告,分數又給得高,這門課一定受歡迎。如果既要考試,又要寫報告,你的課再精采,還是不會獲得青睬的。更令我感到訝異的是,如果你要求學生寫報告,然後又要求他們一定的格式,他們往往會抗議你是老古板。最好是任他們發揮,愛寫什麼就寫什麼。明明該寫學術書評的,他給你寫成讀書心得,還一副振振有詞地說他就是要這樣寫。明明你告訴他要依據一定的論文格式,他會理直氣壯地說,他就是要突破、要創新,要解構陳腐的學術規範。

  面對這類現象,做老師的亦只有搖頭嘆息。但是學術論文有它一定的規範,這是很無可奈何的事,你要寫一篇符合學術規格的論著,就非得依據論文規範不可,以目前台灣通行的文法科系論文格式而言,大概無非是國科會所規定的一般論文格式,或各研究所、各大學學報所規定的格式,在英文方面則以MLA Handbook for Writers of Research Papers 和 The Chicago Manual of Style 最為通行(當然還有其他的論文格式,依學門而定),一個大學生在寫學期報告的時候,參考一下相關的格式,應該是正常而必要的。但我們的大學生往往覺得無須這樣煩瑣的格式,認為最重要的是見解。在教了幾年歷史系大一新生的入門課之後,我仍堅持必須先入室操戈,才談得上所謂創新,因而在格式的要求上極為嚴格,主要是我希望他們將來從事研究工作或出國進修時,不要回頭來罵他們的老師。

  由於我教的是歷史系的入門課,主要在使歷史系新生能夠較平順地進入這個學門,特別是引導他們如何從高中的歷史教本走出,迎向新的史學園地,有如台灣俗諺所說的“轉骨”,而在這“轉骨”的過程中,基本武功的修練是很重要的,或許就是上少林寺的第一套基本功:蹲馬步;我希望我的學生們不要好高騖遠,而能老老實實地從拿樁蹲馬步學起。反傳統當然是吸引的口號,不過在反傳統之前,也要先知傳統是什麼。余英時教授在《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適》一書,提到胡適他們那一代在五四時代提倡反傳統運動,其實是在傳統裡入室操戈以後的事。今天的大學生們在企圖突破舊學術樊籬之前,似乎也該先知道什麼是學術規範。

  鴻鵠之志固有可取,最基本的還是腳踏實地,從拿樁蹲馬步學起,至於是否練得“獨孤九劍”,那是將來的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