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7. 改考卷算成績


  對乞食講堂的人來說,改考卷和算成績是內心天人交戰的時刻。每個學期末必須送出學生成績,對我而言真是一樁苦差事。

  每個老師在第一堂課大概都已經交代成績的算法,諸如平時成績、期中考、學期報告、期末考各占學期成績的百分之多少;基本上這是和學生之間的契約,第一堂課講好之後就不改變,學生們衡量自己在學期中的表現,大概也知道自己的成績約略是多少。問題在於大部分老師很少注意自己給學生的平均分數是多少,當學生考試成績太差時,做老師的往往用一句話來解釋,就是這班學生不用功。事實是否真的如此,恐未必盡然。

  當老師的人很少去想學生考試成績不好,原因可能非止一端。我常聽到學校的同事提到自己給學生加了十分二十分,還有多少學生被當掉之類的話。每每聽到這類說詞,我都保持緘默,因為我不知道到底是學生不用功、老師出題太難、給分太嚴,還是老師教得不好?老師也是人,人難免有情緒,縱使同一門課在不同教室、不同班別、不同時段,教起來都有可能不同;甚至季節、天氣都可能影響上課的心情。把責任全部推給學生,恐怕是有點不負責任的說法。我因為本身不善於講課,對學生成績基本上比較慎重,每個學期算成績時,我會把自己教的各班成績用平均八十分的方式回算,依個別得分乘以該班比例,如果在這種情形之下還有學生不及格,我會把成績統計表在電腦裡擱三天再重新查驗,如果學生期末考進步幅度夠大,有時我會通融一些,而且我不會給六十分,而給六十一分,不讓學生覺得是同情分數。而我給成績也不會出現個位數是九的分數,我總是逢九進一,七十九分算分八十,八十九分算九十,這樣調整好分數,如果仍有學生被當,雖然我不免會有些許難過之情,但自己覺得已經盡了力,才把成績到教務處。

  像我這種不太會教書的老師,在改考卷和算成績時,內心總是天人交戰。有時我真的非常羡慕那些站上講臺可以侃侃而談者,至少他們比較適合乞食講堂。至於我因為課上得不好,只好在算學期成績時多一些悲憫之情,在這種情形下,我想我的學生也對對我多些悲憫,而不會太責怪我課上得不好。

                             2002/02/0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