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8. 校園的空巢季節


  開學了,走在校園裡,稀稀落落的學生,沈睡了一個暑假的校園,彷彿還未甦醒。空蕩蕩的舞台,等待新生入學。

  每年秋天,一批批的學生自西面八方來,經過聯考的洗禮,他們對未來懷抱著無窮的希望,新鮮熱情,以及一點點青春的楞頭楞腦,這些新鮮人是學校命脈之所寄。而在新生未入學以前,舊生的返校開學其實激不起多少漣漪,反正都是那些人、那些事,新鮮的感覺早已消失。尤其大學生真是很奇怪,大一新鮮大二老大,大三退休大四養老,學校的活動幾乎都是大一、大二的學生參與,到了大三就不管事了。所以,當大一新生未入學前,學校的活動不是減少四分之一,而是減少百分之八十,校園裡以二、三、四年級為主體的活動其實少之又少,特別是大三、大四的學生,在當了學長之後的退休、養老心態,常令我這個在社會上打混多年老師感到不解。事實上,大四學生畢業到社會上做事,也祇是重新做了一次社會新鮮人,倒茶、打雜,什麼事不能做?可在學校裡,大三已經是待退狀態,大四就算養老了,課不大上,校園裡也見不到他們的蹤影,頗有大老退出江湖的意味。對我而言,年年看到新鮮人變成學校的主力戰將,然後退休養老,等待畢業。這樣的循環其實是令人心驚的。教書的人彷彿在永恆迴圈裡輪轉,年年迎接新人送舊人,年歲不知不覺在交替中徒增,歲月平靜無波,自已卻一天一天老去,固定的模式、固定的生態,年年如候鳥般來來去去,一晌心驚,已是暮靄沉沉。

  舊生已開學,新生尚未入學的這段時間,是校園的空巢期,大三、大四的學生很少到學校來了,大二學生忙著迎接新生,新生還沒有來,海報欄兀自在寂靜中等待,陽光映照著一片慘綠,有如寥落的心事。

  每年此時校園便是這般淒切的場景,教人感懷,有如傷春悲秋,卻依舊是輪迴裡的一環,空巢的寂寥,老鳥已去,新鳥未至,一切都蓄勢待發。

  走在校園裡,去年教過的學生見了面點點頭,距離似乎已開始拉長,反正今年他們不會再有你的課,相逢偶然,離別宿命,在學校裡教書大概都得有這樣的心理建設。對學生而言,你去年的課他已參與,今年他要忙別的事了;偶爾在校園裡遇到熱情的學生,高聲問好,娓娓敘舊,為平靜的教書生活添增一點小小的歡喜。候鳥來臨的季節幾許寥落,等待是惟一的選擇。

  過些時候新鮮人即將報到,各系學會的迎新活動,各社團的招生海報,將占據圖書館前的海報板,爭奇鬥妍,琳瑯滿目,整個校園又熱鬧了起來了。倦鳥歸巢,新鳥學飛,一切都在新生入學以後開始,像鹽撒在空中,一大片一大片漫衍開來。季節淪胥,歲月流轉,眾荷喧嘩或陽春白雪,原是生命的尋常歷程。在校園裡混一碗飯吃的教書匠,日子無非如此,習慣成自然,亦無須斤斤在意。

  校園空巢季節寂然,在候鳥來臨時重新展開,期待新的遨翔。

                             1995/09/18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