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0. 我的檔名叫做“恨”


  學期即將結束的時候,學生們忙著交各種學期報告,有的運氣不佳,選的每一門課都有報告,加上期末考試,真是萬箭齊發。

  由於我教的一門課是系裡大一新生的必修課,我要求他們用電腦打學期報告。大部分學生在高中時代都不曾摸過電腦,電腦概論或資料處理之類的課常常祇是虛應故事,上大學之後要用電腦打學期報告就成為一樁苦差事了。在我的班上約有百分之八十的學生是自己動手打,另外還有十幾位負隅頑抗,送到外面的打字行打,這點我倒不要求,一個大學老師祇能帶牛到溪邊,不能強按著頭要牛喝水。這些少數負隅頑抗的孩子,有如迷路的羊,我相信將來他們還是會回來的。

  當孩子們到電算中心和系辦公室打電腦的時候,偶爾我也會去看看他們打得如何,有必要的時候甚至親自動手幫他們一點忙。

  有一天,我到系辦公室去,正好有幾位學生在打電腦,另外還有幾個在排隊,看著孩子們認真的樣子,心裡覺得頗為欣慰。其中有一位可能電腦操作比較不熟練,頻頻出錯,向我求救。我瞧瞧螢幕上的文稿,亦不過是一些字型、邊界、注腳之類的小問題,就動手改了幾個地方,然後替他另存新檔,保留他原本做不好的舊檔,正當要做另存新檔動作的時候,我發現舊的檔名是“恨”(Hate),當時我真的嚇了一跳,左右不過是一篇學期報告,有到“恨”的程度嗎?想到這裡不禁手心冒汗,連檔都存不下去了。我站起來到其它幾部電腦看學生們學期報告的的檔名,發現“恨”還算客氣的,因為我看到了“殺”(Kill)、“死”(Dead)……

  走出系辦公室,細細的雨滴滴瀝瀝下著,迎面是冷冷的風。

  上完最後一節課,孩子們的報告齊整整交上來,回到研究室一本一本翻開批改,發現大部分報告都符合我的要求,電腦打字、隨頁注、天地內外五公分……。有幾分報告不祇打得好,內容豐富,文字也有一定程度,雖然是大一新鮮人的第一分書評報告,稍事修改就可以發表了。

  看著這些整齊乾淨的學期報告,我的內心感到幾許欣慰,在未來三年多的大學生活裡,他們的每一篇報告都將以這樣的面貌呈現,而不必到大二、大三的時候,才來學習怎樣寫學期報告。檔名叫做什麼沒關係,有一天,當他們走出校門,將會發現原來天空這麼藍,陽光這麼亮,想起多年前大一第一分學期報告的檔名叫做“恨”,應會莞爾一笑罷!

                             1995/01/16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