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1. 晨露與小草


  理想幻滅,成長纔剛剛開始;晨露消逝,小草迎向陽光滋長。

  秋日午後,你怯生生地到研究室來看我,緣於我曾是你新鮮人時候的老師,你總是在心有所思時想到我。

  猶記第一次約談時,你娓娓訴說著遠天的理想,十八歲的你,有著同年歲孩子少有的細膩心思,一方意念打了無數個結,兀自是千絲萬纏。我的成長經驗告訴我,易感而多情的心靈,在生命過程中將要遭受許多磨難,可我又不忍說,私心希望你早日練就粗壯的神經,凡事莫太執著在意,否則祗有受苦一生。

  走過新鮮人的繁花似錦,你漸漸開朗起來了,忙著社團、系學會的各種活動,你活得認真而快樂;在一旁看著你的成長,我彷彿受到鼓舞,覺得沒有白費心思。

  誰知沮喪再度降臨,秋天以後,新的學期伊始,你感到許多同學的壯志消逝,有些人急於為未來找出路,有些人終日不知何所事,轉系、轉學,諸事紛至沓來,你的心有著失落的感覺。尤其一年級新生報到以後,師長們的眼光都集中到新鮮人身上,你說自己彷彿是被牧人遺忘的羊。

  再次面對理想與現實的兩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念忽爾就崩解了。

  心事起落,晨曦稀微,生活裡小小的悲喜,在你緩慢的語調裡輕輕流泄。

  聽著你的娓娓訴說,埋藏在內心深處的年少心事忽到眼前來。

  當年像你這般年紀的時候,我也同樣有你現在的心事,理想和現實在兩橛拔河,站在中間的我左顧右盼,找不到未來的方向。在最沮喪的時候甚至想到就此放棄,做一個庸庸碌碌的凡夫俗子。然而對生命理想的追求,我又豈能甘心?於是祗好再次打起精神,繼續走向生命的未來。我試著把感情交給文學,將理智交給歷史,就這樣在感情與理智的迭宕交錯中奮力前行。

  你說看了我的少作,覺得我年少的時候亦是易感而多情,如何到今依舊海天寥廓?我笑了笑,窗外的陽光多麼燦爛。

  一晃眼,將近二十個年頭過去了,我依舊在這條路上走著,也曾仆倒、站起,前面的路彷彿沒有盡頭;也曾午夜夢迴,淚溼一臉衣襟是漫漫長夜;在練就粗壯的神經線以後,細膩繁複的心思依舊,卻已不再剛心易折;每當心情沮喪的時候,我就給自己買兩朵花,泡一壺茶,便是雨過天青雲破時。我想,這對你也該是有效的罷!你是如此地酷似年少時代的我,繁複的心思切莫把千縷意念都纏成死結;擦乾眼淚,揮一揮手,前面的路還很長很長。

  一株小草要迎向陽光滋長,當雨露風霜成為你生命的養分,一切就豁然開朗了。把視野的焦距放遠,切莫顧影淚含光。如果你能把沮喪想成磨練,淚痕轉為歡顏,我相信你將有足夠的勇氣面對未來。

  當我這樣想著你的心事時,彷彿看到了當日那個瘦峭易感年少的自己,踽踽於人生道上,回首夢已遠,那個易感而危險的竹劍少年不再背劍,仰望著萬里無雲萬里天。

  收拾起幻滅的理想,人生行道在遠,縱使荊棘遍地,小草依舊昂揚著不屈的意志,晨曦啟時,陰霾消逝,理想在遙遠千里。

                             1994/11/12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