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3. 節日和禮物


  助理到研究室時,臉上的神情看起來有點沮喪。因為今天的工作不是太急迫,我信口問了一句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助理點點頭,頗有幾分無奈。

  我因為研究工作的需要,每年都會有助理來研究室幫忙,工作內容無非查查資料或打打稿,大部分助理都是我曾經教過的學生,有的甚至從大一教起,到研究所時已過從數年。今年的助理就是大一被我教過的學生,到現在已經第七年,對我工作上的要求大抵熟悉,不必交代太多即可上路。正因為這樣,我對這位助理的感情生活亦甚瞭然,我問助理和女友為什麼事情吵架,助理說是情人節。我覺得有點納悶,情人節不是二月分的事嗎?怎麼三月還在為情人節的事起爭執。助理說我是老人家不知道年輕人除了二月的情人節之外,還有三月的白色情人節。我說我知道白色情人節,不就是從日本傳來的嗎?西洋情人節的時候男生送女生禮物,一個月之後的白色情人節女生做巧克力送男生。助理看看我,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問我怎麼知道白色情人節,我告訴他傳播媒體每年都會熱吵一下,你們這些年輕人就跟著起舞了。

  助理說每次碰到這些節目他就不知怎麼辦好,過節就過節沒什麼大不了,問題是找餐廳和選禮物大費周章。他說和女友在一起四年多,從西洋情人節、白色情人節、中國情人節、耶誕節,到每年她的生日,一年到頭各式節日的禮物真是讓他傷透腦筋,他開玩笑說從項鍊到腳鍊,從衣服到皮靴,都不知重複買多少次了。我看著助理無奈的模樣,不知說什麼才好。

  說真的,想做一個現代新好男人還真不容易,不僅各種節日要過,要訂情人節大餐、耶誕大餐,要想辦法買對方會驚喜的禮物,還有各種特殊的日子,諸如生日、相識周年紀念日、第一次牽手、第一次親吻、結婚紀念日,過了這山還有那山,要記的重要日子比歷史年代還多,日子過得未免太沈重。所幸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什麼節日都不過的人。每當看到別人忙著過各種節日,苦苦思索買什麼禮物,我就慶幸自己可以免役。其實如果彼此真心相愛、相惜,過不過節日,送不送禮物,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可惜當我這樣說的時候,我的助理除了苦笑,仍然必須為他的白色情人節要和女友到哪裡吃情人節大餐而煩惱。

                             2002/03/05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