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4. 與你素面相見


  一直想以一種白色帆布般的心情與學生相見,奈何站在講台上,不得不有著固定的色彩,諸如服裝,造型,語言,舉止,都要有一個老師的樣子,我常說那是上台唱戲,帶著腳本,穿上戲服,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樣。有時想到自己沐猴而冠的樣子也覺好笑,但身為學校的老師,好像也只能這樣了。

  有一回上完課,剛好是我例行的運動時間,於是回到研究室換了運動服,準備上山打球。適逢學生練習合唱,希望我能去看看,於是在赴球場途中,繞道藝文中心去看練唱的情形。才打開門,忽聞學生的驚叫聲,我嚇了一跳,問他們發生什麼事,其中一位平日較熟的學生說,看我穿運動服很不習慣,覺得怪怪的。正巧那天我穿的是一條NBA那種過膝的籃球褲,比一般籃球褲長一點,看起來確實有點兒滑稽。其實平日我很喜歡穿這種褲子,因為方便,但在上課時穿這樣好像不太說得過去,所以學生們覺得今天老師有點不太一樣。但對我而言,上課的時候我才是真是有點不太一樣。也許偶爾我也該這樣和學生素面相見吧!沒有太多的繁文褥節,用一種真誠的心意相待。

  就像最近我註冊參加學生主持的BBS站(電子布告欄),才貼出第一封布告站就收到學生的回信,寫著「啊!老師也玩BBS?」甚至懷疑是學長姊開玩笑,特別打了一封電子郵件(E-mail)給我,查證是不是我真的上站了;我回信告訴他是真的,不要懷疑。然後另一位學生馬上警告站友們小心,否則會被我當掉。我回了一封信,說明上了站就是平等的,老師和學生都一樣,權限相同,規則相同。於是學生們爭相走告,說老師上站了,很快的我就收到了一堆信,有人甚至聲言要灌破我的信箱(因為BBS給站友的信箱有一定容量),我回信威脅這位要灌破我信箱的站友(也是我的學生),大家走著瞧,到時候我把整本書灌進信箱他就慘了。幾番交手之後,學生才知道我真是用平等心和他們在BBS站上溝通的。

  也許這樣更貼近我的本心一些吧!站在講台上的我,總有幾分老師的矜持,走下講台,我該還一個自己的本來面貌,何況躲在電腦後面,彷彿隔著一層薄薄的霧,更能表達自己的心聲。有些站友雖然是我的學生,但在站上的別號我並不知道,如果他們不自動報告,我壓根兒不會知道誰是誰,有如和一個陌生人談話,或者像讀一篇報紙文章,誰又一定認得作者?刊載在報紙雜誌上的文章,作者、讀者彼此不相識,靠著文字上的溝通,亦正是一種距離之美,文字感人之處或即在此。

  透過電腦網路的傳輸,我和學生們在電腦螢幕前素面相見,這時我不是老師,學生也不是學生,我們是BBS上的站友,彼此談著生活種種,展開另一種人際互動,我瞭解學生們課業之外的生活,學生們也知道老師有輕鬆的一面。

  素面相見,相逢有緣,生命原是如此的迭次交錯。

                             1995/12/18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