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5. 熱門與冷門


  每年秋天,新鮮人註冊入學,沈寂了一整個夏天的校園忽然熱鬧起來,各種迎新活動琳瑯滿目,有些熱心的學長姊帶著學弟妹認識校園環境,指導如何選課,哪些老師是營養學分,哪些教授是江湖一把刀,他們可是清楚得很。

  我所任教的歷史系,在各學校大概都是有點冷門又不太冷門的科系,考進來的分數不太低,學生學習的意願不太高;出路有點小問題,也還不到沒有路可走;總是這樣平平淡淡,沒有什麼高潮,也沒有到潑冷水的程度。但身為歷史系一年級必修課的老師,總還有一些壓力的,特別是來自家長的壓力。在這個工商掛帥的時代,大部分家長都希望孩子念有前(錢)途的科系,工學院、商學院當然最好,否則法學院也可以,至於文學院和理學院就好像低人一等似的。我常聽到學生轉述的故事是這樣的:

  學生家長和朋友們聊起孩子的學業問題,朋友問:「你的小孩在哪兒念書?」「政治大學。」對方一臉欣喜驚訝的表情:「不錯嘛!念什麼系?」「歷史系。」對方一付萬般同情的樣子:「噢!沒關係,反正還可以轉系嘛!聽說政大很容易轉系的。」學生家長無奈地說:「我的小孩已經大三了。」講到這裡,學生家長好像覺得已經氣力放盡,接下來似乎也沒什麼好多說了,孩子念大學倒變成一種恥辱似的。

  這類的故事年年發生,對我這個靠歷史混飯吃的人來說,實在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在我念大學的時候,已經有這樣的事了,我的父母同樣也遇到這類對話;甚至我自己也無可避免的掽到這類問題,朋友聚會時,一聽到我是讀歷史系的,不是講什麼考古就是探詢出路問題,有些人根本弄不清楚歷史歸歷史,考古歸考古,至於出路問題當然是在我還沒有找到正式工作以前回答次數最多的問題,有時回答得連自己都覺得煩了。

  在現代工商社會,出路當然是每個人都關心的,但問題在於讀了熱門科系就一定找到好的工作嗎?有時真是很難說。每年台灣生產兩千個以上和電腦相關科系的學士、碩士、博士,但是目前台灣的人力市場有這麼多的需求量嗎?每年台灣生產三千個以上和工商管理相關科系的學士、碩士、博士,但有多少人真正的學以致用?尤其一九九○年代以後,正在轉型中的台灣,各種人才需求其實很難有一個準,也許新鮮人進大學時所念的是熱門科系,畢業時這個科系已經人滿為患,不再那麼熱門,甚或好位子已經被搶走了,社會結構的變化,人生的遭逢又有什麼定數?

  我真誠地希望每年新鮮人入學的時候,不必再為學生轉不轉系的事煩心,既然志願是自己填的,熱門不熱門早已心理有數,又有什麼好三心兩意呢?

  熱門科系不一定找到熱門工作,就像打牌一樣,手裡拿到一副好牌不一定和牌,有時也靠一點運氣;有些看似冷門的科系,說不定哪天來個鹹魚大翻身,忽然熱門起來;拿到一手爛牌的人,說不定最後和了個大牌;名不見經傳的足球選手可能在四年一度的世界杯連番進球,搞不好還莫名其妙的拿到金鞋獎。至於所謂熱門冷門,不過是一時的現象罷了。就像每年的網球大滿貫杯,總有幾個非種子球員讓所謂的專家跌破眼鏡,所幸這些專家們一般都預先準備了好幾副眼鏡等著破。

                             1995/09/06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