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 獻花與喝采


  當孩子們的歌聲從台上飄下來,坐在觀眾席上的我,眼角不禁噙滿了淚水。

  每年的十二月,學校的系際杯合唱比賽在此時舉行;自我返回母校任教以後,一直擔任大一的班導師,孩子們練唱的時候總會抽空去看看,因為團員主要是大一學生,今年也不例外。

  在這所依山傍水的學校,新鮮人甫踏進校門,一連串的活動已經等在那裡,新生杯各類球賽、辯論賽、金弦獎歌唱比賽、各種系際杯球賽等等,文的武的,紛至沓來,令人眼花瞭亂,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合唱比賽了。

  這是一個全校性的比賽,幾乎所有的系都派隊參加,只見女歌者雲鬢高聳美麗動人,男歌者斯文瀟灑風度翩翩,上得台來,各隊似均有奪魁之姿。坐在觀眾席上,我的心忐忑著,希望今年可以獲得一個比較好的成績。去年此時,我也坐在歡眾席上聆聽同樣的比賽,當名次公布的時候,我的孩子們擁抱哭泣,第五名的成績對他們而言等於沒有得獎,兩個月來的辛苦,在最後的期待中落空了。我不知如何來安慰他們,祇好陪著他們落淚。

  一個像我這樣易感的人,大概不太適合站在講台上吧!我總是這樣的緊張、投入,纖細的神經線,悲歡之情如潮水般起落,孩子們的一舉一動總是這樣牽繫著我的心。就像今年的比賽,孩子們唱完歌,一堆人湧到後台獻花,一時間滿室花海,站在一旁的我也感染了歡樂的氣氛,忽爾熱淚盈眶,祇好轉身到角落裡偷偷把淚水擦乾。也許我期待的就是這種感覺吧!熱烈的參與,嘉年華式的歡樂,一如孩子們今年選唱的歌 “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當鋼琴與長笛伴著優美的歌聲傳過來,我也感受到了世界的美好。

  常常,我告訴我的孩子們,在人生的旅途上,不必每次都是己在戲棚上演戲,因為演戲的時間總是短暫的,當我們不在台上的時候,當我們不演主角的時候,做一名觀眾也是好的。台上鑼鼓喧天,台下喝采連連,我希望我的孩子們在不當歌者的時候,別忘了獻花與喝采,因為這也是參與的一種形態。特別在這個人與人疏離的年代,藉彼此的心意取暖,是多麼值得珍惜的事。我很高興孩子們這樣做了,在每一個需要掌聲的場合,在每一個需要喝采的場合,我看到嘉年華式的喜悅,縱使比賽有輸嬴,縱使幾家歡樂幾家愁,我感受到彼此流過心靈深處的暖意。

  孩子們的歌聲在空氣裡回盪,熱烈的氣氛把禮堂的氣氛帶到沸點,尤其在即將公布成績的此刻,我也感染了沸騰的溫度。每當宣布一個名次,會場就發出一陣尖叫,禮堂的屋頂都快被震掀了。孩子們共聚相坐,期待著忍冬的最後一季花開,一捧捧的玫瑰與鬱金香,把禮堂點綴得燦爛葳蕤;當最後的名次揭曉時,我看到了孩子們眼角的淚光。

                             1994. 12. 22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