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 迷路的雲


  你總是在心裡問自己將來要做什麼?問呀問的,問到黃昏點點燈火亮了起來。

  像你這樣的孩子,我總是心有牽掛,心裡的問題太多,做得太少;總覺得要做的事情很多,卻又沒有前行的勇氣;每個一叉路口都是選擇,想到前面還有叉路,竟連這個路口也沒有邁出。每次看到你躑躅的腳步,我總會想起年少時的自己,前路彷彿有許多選擇,卻又似乎沒有任何一條值得死生與共。東蹉跎,西猶疑,一路顛躓迭宕,看到別人已經遠遠走在前面,自己猶自一跛一拐地走著。一個興趣多樣、心思繁複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總要面對這些問題的吧!沒有堅定的信念,做什麼都好,讀什麼科系也無所謂,有多方面的興趣,卻也無須孤注一擲,於是成了迷路的雲,風吹到那裡就飄到那裡。

  我也曾是那迷路的雲(甚至直到如今),年少的歲月高唱「男兒的志向是風的志向」,風吹到那裡就飄到那裡,弄笛玩簫拉胡琴,舞文弄墨做研究,音響篆刻搞電腦,有時自我解嘲,說道是「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午夜夢迴卻也有著無以名之的徬徨。如果只做一件事,是不是會更好,坦白說連我自己也沒有把握。而捫心自問,有多少事是自己選擇的,又有多少事是胡裡胡塗就做了的?流浪的雲沒有家,阿基米得說:「如果給我一個立足點,我可以推動地球。」一朵游牧的、沒有家的流浪的雲,又到那裡去找立足點呢?人生的追求、生命的抉擇,在成長過程中不斷地出現,又消逝了,我不知道每一次的選墿是否正確,就像每次有年輕朋友探詢我的生涯規畫,我總是無言以對,因為我覺得人生就像空白的畫布,你塗上什色彩它就是什麼色彩,又怎能像解數學題目那樣一步一步論證呢?

  每當黃昏來臨,天空飄過幾朵卷雲,不經心裡想起年少如迷雲般的歲月,飄來飄去,直到如今。而酷似年少的我如你,每當浮雲飄過,流浪的腳步又再次開始。如果能多一點堅定,如果能多一點執著,也許一切會有所改觀吧!像你這樣聰明的孩子,該很容易找自己的。而且我深深相信,只有你自己找到的才是真正的自己,而你也將不再是迷路的雲。

  每個人總有他的文學少年時代,那樣迷路徬徨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歲,輕輕淺淺的愁,一點點隱隱的痛,卻也為人生塗抹上一些色彩。生命裡偶爾出現的惘然,拍一拍衣上的塵土,瀟灑地揮一揮手,隨風遠颺,我相信迷路的雲總有一天會找到自己的家。

                             1995. 07. 1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