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人生曲曲彎彎水


  五月,校園裡的活動熱鬧了起來,各類比賽紛紛登場,文的舞蹈、音樂、文藝創作,武的越野賽跑、球賽,每日裡此起彼落的喝采聲、加油聲,把校園點綴得喧騰起來。

  然後,就到了轉系領表的時刻。一邊是熱鬧的各類比賽,一邊是人生的抉擇,學生們真是七上八下,雲端泥塗兩頭起落。

  我所任教的歷史系,向來是文學院轉系比較嚴重的幾個科系之一,就學生的出路而言,大概祇比哲學系稍稍好一點,連中文系可能都不如,遑論外文系。社會的需求如此,學生的轉系之風亦是莫可如何,加上傳播媒體的大肆渲染,高學歷高失業率,弄得家長們人心惶惶,學生更是左右為難。而像我這種講授人文學科大一必修課又兼班導師的角色,如何扮演就真的是戛戛乎難矣哉了。

  基本上我是不反對、也不鼓勵學生轉系的,學生有學生的想法,家長有家長的意見,都快二十歲的人了,將來要做什麼還需要誰來幫忙嗎?約談輔導云云,其實是濟不得什麼事的,尤其是台灣的教育,彷彿大學聯考一試定終身,比古時候相府千金拋繡球還嚴重。於是考不上大學的拼命要考上大學,考上大學的猛往熱門科系擠,一年生產幾千個工學院、商學院的學士碩士,而工作的機會就那麼多,廝殺起來祇有更慘烈。從前念人文的沒有出路,現在念理工、法商的,同樣沒有出路,重要的不是念什麼,而是在你所念的科系裡是否當行出色?

  人生的事情很難說,讀什麼科系和做什麼工作並不一定絕對相關,目前熱門的科系,將來不一定吃香,社會的需求,人生的變數,豈是簡單的統計數字所能解決?如果人生的事可以用數目字管理,那麼也就沒有什麼曲折可言了。真實人生當然是複雜得多,有自己能掌握者,亦有操之於人者,人生曲曲彎彎水,怎麼流向大海,誰也不知道。

  每年的五月,學生們為轉系與否徬徨之際,身為大一班導師的我,內心也充滿矛盾,我無法明確地告訴他們轉不轉系,因為我也不知道轉系能做什麼,不轉系又能做什麼,我們的社會仍處在出路好壞的循環裡,我們的教育仍以職業訓練為著眼點,那麼,所謂知識分子是社會的良心,或者大學是社會的良心,可以說根本是不存在的。基礎學門的寥落,熱門科系的趨之若鶩,亦屬人情之常。轉系是學生的自由,每個人為自己找尋未來的方向,這件事誰也幫不上忙。轉系當然不代表人生坦途,堅持理想亦非高人一等,人生起落如潮湧,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抉擇是什麼。

  喧鬧的校園,生命的抉擇,人生曲曲彎彎水,哪裡是生命轉彎的地方?每一個選擇,每一個曲彎,都可能流向不一樣的未來,五月的校園,充滿了驛動的心。

                             1995. 05. 03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