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5. 人生不是NBA


  來到這裡以後,你常常問自己“將來要做什麼”,“將來能做什麼”。坦白說,身為你的老師,我也不知道你將來能做什麼,這幾年社會結構急遽轉變,年輕朋友的職業取向和目的取向愈來愈明顯,在選擇就讀科系時往往以未來出路為主要考量。面對這種現象,像我這種還留存幾分理想性格的老師,其實是有點兒無奈的。

  人生相逢亦偶然,你來到這裡,遇到了你的老師,你的同學,看到不同個性的老師,看著同班同學的形形色色,有人欣喜於來到指南山下,有人怨歎於白馬變黑驢,人生的事情就是這樣,幾家歡樂幾家愁,天上神仙可能謫落凡間,黑卒仔也可能吃紅帥,人生怨歎無路用,我希望你揮去昨天的影子,邁向未來的、充滿陽光的日子。

  像你這種年紀的孩子,總愛問自己一些生涯規畫之類的問題,特別在剛剛經過大學聯考的洗禮之後,有人進了心目中的理想學校,理想科系,有人一到學校就準備轉系,諸如此類的問題每年都會發生,我總是苦心勸那些在還沒有入門以前就準備逃離的孩子們,聯考不是人生的決戰點,如果聯考是人生的決戰點,那麼那些考上第一志願的人早就該當總統了。

  我常舉足球為例,說明人生的偶然性。有人認為人生好像NBA,我個人卻不這麼想,NBA是強力籃球的典型,一個彈性好,技巧好的球員,很容易成為NBA的明星,譬如“魔術”強生(Magic Johnson)、“飛人”喬丹(Jordan),只要他們在球場上,馬上像吸塵器般吸引人們的目光,;但我個人認為,人生不是NBA,人生是世界杯。

  看過世界杯足球賽的人都知道,足球的得分是非常困難的,可能踢完130分鐘的延長賽,還是零比零,最後以PK賽收埸,1994年世界杯巴西和義大利的冠軍賽不就是這樣嗎?就一般球評家的觀察,巴西顯然比義大利強多了,但踢完90分鐘正常比賽時間,加上40分鐘延長賽,比數仍然是零比零,最後不得不以PK賽收場。我所要說的是,人生好比足球賽,重要的不祇是結果,還有過程,而且得分者不一定是腳法最好的球員,很可能一位名不見經傳的菜鳥,莫名其妙地就進球了,就像1994年世界杯俄羅斯代表隊的9號(連名字我都忘了),才踢完預賽就進了6球,把歐洲足球先生羅伯特•巴吉歐(Robert Bagio)和巴西隊的毒狼殺手羅馬利歐(Romareo)氣得牙癢癢的。可是,足球賽就這樣,變化萬端,神鬼難測。所以,我常說人生不是NBA,人生是一埸世界杯,天分和努力是必須的,得分要靠運氣。

  特別是在台灣,許多人的前半生似乎都被考試所囿,某一次考試通過或掛了,很可能就改變一生的命運。甚至很多年輕朋友在聯考中一個小小的失誤,就以為這一生完蛋大吉;但就我所知,也沒有嚴重到那個程度;聯考並不是人生的決戰點,人生有無數的轉折,前面的道路比背後的陰影更為重要,聯考或轉學考或轉系,祇要過了就好,不必一定強求要如何如何。將來有些人可能還要考研究所、出國或應徵工作,層層疊疊的轉折,每一個叉路口都是一個選擇,我相信在35歲以前,很少有人會遇到什麼不得了的決戰點。

  你總覺得讀人文的將來沒有前途,坦白說,如果每一個主修人文學科的都這樣想,恐怕大部分大學的文學院祇好關門了。我個人認為,學什麼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想辦法把自己訓練成一個有用的人;就像足球賽一樣,祇要在每一埸球賽裡認真地踢就夠了,如果夠幸運的話,你很可能就是踢球掛網的那一個,雖然你的腳法也許並不怎麼樣。台灣話有一句俗諺說「歹歹啊嘛是思想枝」,我希望你用這樣的心情來面對人生,生命裡的小悲小喜,陽光和小雨豐富你的心靈,然後你將有勇氣迎向充滿挑戰的未來。

                            1995. 01. 04日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