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6. 父母的期望


  寒假以後,冷清的校園,幾隻土狗施施然閒步。學生們大部分回家度假去了,老師們改完卷子、交了成績單,有的出國充電、旅遊,有的在家享受天倫之樂,研究室偶爾點亮的幾盞燈火,便愈彌足珍貴起來。

  一個剛剛唸完半學期大學課程的孩子打電話到研究室來,說有事想同我談談。

  黃昏五點鐘,一個瘦峭的、帶著幾分憂鬱的孩子走進研究室。平常在班上,這個孩子的表現一直很正常,對班裡、系裡的活動熱心,課業上的學習亦頗認真。一個來自台灣明星高中的孩子,進入排名前五名的大學,真可以說得上是一帆風順了。但奇怪的是,他似乎總抹不去一絲隱隱的憂愁。後來慢慢熟悉以後,纔知道他一直徘徊在要不要轉系或重考之間,常常問自己的未來在那裡?而這正是一般大學新鮮人的問題,上了這山望那山,到了那山望這山,總覺得另一個選擇會更好。我告訴他如果大學是他的最後一個學位,那讀什麼學校或什麼科系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在這個時代學有所用的例子並不多;如果大學不是他的最後一個學位,那更無所謂,還有很多選擇的機會。

  孩子娓娓道出心裡的話,他說他很喜歡現在讀的科系,可是家裡希望他讀熱門科系以習得一技之常,免得將來失業。類似的想法其實普遍存在於一般父母心中,總希望孩子讀所謂的熱門科系,將來好找工作。就父母的角度而言當然是為孩子好,也無可厚非,但此類思考往往忽略了人人往熱門科系擠的結果,不免造成粥少僧多。

  一般觀念裡,讀文史科系的出路窄,就業市場小,但不要忘了文史科系的畢業生也少,競爭者既少,相對的在取得工作機會上並不比熱門科系低。熱門科系表面上看起來就業市場大,相對的畢業學生也多,因而取得工作機會不見得比冷門科系高;當然這是就相對數據而言,但這層思考卻是一般人常常忽略的。

  在台灣的父母,對孩子總懷抱熱切的期望,讀國中時希望孩子考上明星高中,讀高中時希望考上大學;好容易考上大學了,又希望念排名高的大學;不僅如此,還要求是排名高的大學的熱門科系。層層期望,無窮心願,最好是進全世界Top 10的學校,加上熱門科系前三名的博士學位,纔於願已足。但要請問的是:縱使這樣又能如何?是不是就當總統或排名世界富豪前一百名?又或者得諾貝爾獎?人生的事難以逆料,讀什麼科系和成就高低不一定成正比,套一句俗話就是熱門科系也有濫學生,冷門科系也有好學生;最好的學校、最好的科系畢業,不一定找到最好的工作;世俗眼中最冷門的科系說不定也有好機會,端看自己的努力與機運如何。

  孩子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系就讀,選擇自己有興趣的工作就業,成為一個社會上有用的人,這就夠了,不是嗎?父母的期望值和孩子的興趣能夠吻合當然最好,孩子也不必過於執著與父母起拗。「人生過後猶存悔,知識增時轉益疑」,知識的追求,生命向度的追求,纔是最重要的。父母在這件事上扮演的祇是一個啦啦隊員,而不是裁判,讓孩子選擇自己的未來,可能還是最好的方式。

                             1994. 01. 19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