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 疑古思想與現代中國史學的發展


一、本書介紹

  在現代中國史學的發展過程中,古史辨運動無疑具有相當程度的爭議性。擁護者認為是擂醒現代中國新史學的鼓角,反對者認為是破壞傳統文化的罪魁禍首,而緊咬住“大禹是蜥蜴類”的論題不放。以今日吾人的後見之明來看,古史辨運動無疑是現代中國史學發展過程中的重要環結,在五四與後五四時期所造成的狂風巨浪,影響深遠,迄今未衰。現代中國史學的上古史研究,基本上就是從古史辨運動鳴槍出發的;從事中國上古史研究者,不論贊成或反對古史辨運動,均不能不注意此一運動所造成史學觀念的轉變,特別是對儒學經典的重新定位,有助於研究工作者以現代眼光來看待原本不容置疑的“六經”,重新審定史料的可信度,這是中國上古史研究的一個重要轉折。

  1923年4月27日,顧頡剛寫了一封信給錢玄同,信中引述許慎的《說文解字》,說大禹「以蟲而有足蹂地,大約是蜥蜴之類」,就是這段話點燃了古史辨運動的火藥線。本書探討古史辨運動在現代中國史學所扮演的腳色,著重清代樸學考據對古史辨運動的影響,以及民俗戲曲在古史討論時的彼此相互為用,為古史辨運動的形成及其影響,奠定初階的研究基礎。

二、關鍵詞

北大、古史辨運動、南高、層累造成說、顧頡剛

三、目次

第1章 引論
第2章 儒學體系的疑古思想
第3章 超越儒學的疑古思想
第4章 民俗學研究與古史辨運動
第5章 疑古思想與現代史學的發展
第6章 結論

四、自序

  本書能夠順利出版,要特別感謝業師閻沁恆教授的耳提面命,他曾不祇一次直言這個論題的爭議性及研究的種種困難,但在顛躓迭宕的撰寫過程中,仍給予最大的精神支持,以及生活上的照顧。我也要感謝戴玄之師的厚愛與縱容,使我勇於提出自己的見解。多年師弟情誼,玄之師實待我如子,春風化雨,永銘於心。可惜在本書出版之前,玄之師已然大去,相信他在天國看到本書的出畈,也會感到欣慰的罷!這幾年求學、工作的歷程,種種轉折,林能士師如父如兄般地隨時指點迷津,使我勇於面對一切,並執著於史學之路,思想上的啟發,生活上的照應,惠我最多,非筆墨所能形容於萬一。妻子翎君奔走於書房與廚房之間,最是辛苦,一面忙著自己的研究和工作,一面還要照顧我這個歷史學徒,委實不易。如今交出這本小書,希望不太令她失望。

  本書修訂完竣後,我仍繼續在史學園地媞N索,下一個論題是歷史地理學與現代中國史學的發展。這並不是說古史辨運動的研究已經完成,而是希望自己能拓展研究的視野,冀期對現代中國史學的研究有所獻力。事實上,本書中的論點還有許多需要斟酌之處,但修訂亦不勝修訂,而且,我相信一本書的出版,正是它修訂的開始,尚祈海內外方家不吝賜正。

                彭明輝謹識 一九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於政大歷史研究所






◎《疑古思想與現代中國史學的發展》
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
1991
262pp+I
ISBN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