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 舉頭三尺有神明:中和地區的寺廟與聚落發展


一、本書介紹

  寺廟的建立與聚落發展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纏的關係,對於像台灣這樣以漢人為主的移墾社會而言,寺廟的建立,往往代表拓墾已經到達一定的開發程度,而當寺廟由土造茅屋或石板小廟,發展到地區性共同祭祀的大廟,又加強了地區住民的向心力,這種寺廟與聚落互動的現象,略可說明台灣移墾社會的形成過程。

  本書以祭祀圈與信仰圈為基本解釋架構,勾勒中和地區移民拓墾的歷史發展面貌,論析寺廟在聚落發展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其主要型態有三:1.族群與邊區型,2.從私廟到公廟,3.津渡與平原型;基本上中和地區的寺廟與民間信仰,係伴隨移墾社會的成立而逐步形成。而民間信仰所型塑的崇拜體──神明,也反映了漢人移民們的“神明觀”,呈顯出台灣地區民間信仰與社會結構的特色。

二、關鍵詞

中和、民間信仰、寺廟、信仰圈、神明、祭祀圈、移墾、聚落

三、目次

引論 
第1章 披荊度莽,誰闢草萊?中和在台北平野開發史上的位置 11
第2章 政治與宗教的拔河(1895-1945):行政區畫的變革與寺廟整理 43
第3章 文獻有徵,故老相傳:中和地區現存寺廟史的整理 67
第4章 寺廟、祭祀圈與聚落發展 107
第5章 移墾社會的形成與寺廟 127
第6章 人間社會與神明譜系:從寺廟主神看民間信仰的神明觀 157
結論 229
資料篇 237
徵引書目 263

四、自序

  台灣的民間信仰,與人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寺廟與聚落的形成,亦為並蒂雙生的命運共同體。寺廟的構築,往往代表聚落的芻形已然建立;聚落的擴張與發展,又往往使寺廟更具規模,這種現象顯示了寺廟與聚落間依違相生的特性。

  在台灣成長的孩子,童年時代很少有不陪父母上寺廟進香的,古舊的寺廟,繚繞的香煙,成為童年經驗的美好記憶。

  小時候,我因身體孱弱多病,幾至不養;母親背著我南北求醫,甚而有一日奔赴八處的記錄。藥石罔效之餘,村夫村婦求神問卜,勢所難免,在這種情形下,於是母親將我送給佛祖爺當“契子”,每年佛祖生日這一天,要到大廟上香換“圈”。“圈”是一枚清朝的制錢,外圓內方,紅色的棉線穿過方孔掛在頸脖上,祈求佛祖爺的庇佑。打從有記憶開始,每年的大事就是母親手上提了素果帶我到大廟換圈。

  村子裡的大廟名碧蓮寺,有時村人也稱之為“神社”,想係日據時代寺廟整理所遺留下來的舊稱,因為我所居住的豐田村,是日治時期花蓮地區的三個重要移民村之一。而將舊寺廟改稱神社,正是日治時期移民村的慣例。豐田村的日本移民,也在廟裡留下了他們的足跡,諸如參拜大道前的鳥居,距離寺廟有200公尺之遠;寺門的守護者並非獅子,而是l犬;以及矗立參拜大道上的石燈籠等等。在日治時期,即非移民村,也有將舊寺廟名稱改為神社者。不過,豐田村的碧蓮寺應為舊名,留存至今。

  碧蓮寺雖名為寺,寺中所奉神明卻是諸教並存,正中為佛祖(釋迦牟尼佛),其右為五榖先帝,左為社神(一座黑色的神像,不知其名),右廂為媽祖,左廂為王母娘娘;佛祖座前陪祀關帝爺,頗具台灣民間信仰三教合一之風。村裡的年節祭祀,神佛誕辰,碧蓮寺總也是香煙繚繞,善男信女焚香禮敬;若逢演戲酬神,大戲(歌仔戲)、小戲(布袋戲),鑼鼓喧天,萬頭鑽動,好不熱鬧。

  除了給佛祖爺當契子,母親也將我送給阿木伯母家供奉的王母娘娘當契子,每年王母娘娘誕辰這一天,母親會帶我到阿木伯母家換“符”。符畫在一張黃色符紙上,摺成八卦形,裝在紅色的布袋裡,用紅棉線掛在頸子上,一般是帶十天。因此,我既是佛祖爺的契子,也是王母娘娘的契子,神佛同佑,倒真是平安健康地長大。

  “圈”和“符”一直戴到16歲,也就是台灣俗稱的“轉大人”(成人),然後在這一年的佛祖誕辰“脫圈”,王母娘娘誕辰“脫符”,算是成為台灣習俗上的“大人”。不過,香火卻戴在身上,一直到我退伍,那已是1983年的事了。

  童年經驗帶給我豐富的信仰之旅,我深信台灣俗諺所謂的“舉頭三尺有神明”,亦隱隱覺著“人在做,天在看”;我想,這也是一般台灣人子弟的成長經驗罷!

  1994年春天,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黃清連兄主編台北縣立文化中心“鄉土與社會”叢書,希望我參與這套書的編撰,我提出以民間信仰為主題的構想,獲得編審單位的首懇,於是開始蒐集相關資料,並將論題訂為《舉頭三尺有神明:中和地區的寺廟與聚落發展》。

  研究計畫草擬初始,在檢索了相關文獻資料後,選擇以中和地區的民間寺廟為論述主體,再配合台北平野開發史交錯分析,以呈顯寺廟與聚落發展間的關係。

  在撰寫過程中,畢業自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班,現任元智工學院講師的柳書琴、許佩賢;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班研究生李文良、鄭天凱;協助整理文獻資料及田野訪查,獻力甚多,他們工作認真,為這本小書奠定了良好的文獻資料基礎與論述架構;尤其田野訪查備極辛苦,有時往訪整日猶無所獲,幸經數次田野工作之後,所獲尚豐,足彌文獻不足之憾。

  在進行田野訪查時,承蒙各寺廟管理委員會及廟公之協助,得以順利進行口述訪問,特別是竟南宮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呂坤木先生、福和宮管理委員會(與廣濟宮為同一管理委員會)林先生、陳先生、許先生,以及海山宮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呂清進先生等,熱心鼎助,在此申致謝悃。

  本書撰寫與修訂完稿過程中,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班研究生周維朋、古文君;歷史系學生陳怡伶、姚怡香、簡怡萍、李清瑞同學,協助電腦校改工作,他們任勞任怨,將我改得像鬼畫符般的初稿一字一字敲進電腦,使我能專心寫作,而不須費心處理電腦問題。本書圖表出自歷史系學生陳怡伶之手,她心細如絲,電腦繪圖功力深厚,使本書圖表能以清新典雅的面貌呈現。

  蔣偉群、羅光協助攝影工作,使這本小書能夠有圖為證,增色不少。主編黃清連兄寬容撰寫期限,並時相督促,讓有點慢郎中性子的我得以順利完成這本小書;審查人政治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廖風德博士提供寶貴的審查意見,使本書能有較健全的架構與理論基礎;台北縣立文化中心劉峰松主任,台北縣立文化中心季刊主編倪曉容小姐,在行政上鼎力相助,免除了寫作過程中的後顧之憂;美術設計石朝旭兄在封面與內頁版面構成費心盡力,使本書能以典雅的面貌站在書架上。

  當這本小書出版之際,我要感謝閻沁恆老師十年來的悉心指導,他溫厚的情懷,有如一盞明燈照亮著我;林能士老師的提攜與關心,使我有前行的勇氣;張哲郎老師的開朗豁達,使我相信人生的至樂是雨過天青雲破時;如果戴玄之老師還在人間,我想他會很高興看到我寫了一本有關民間宗教的書。

  康樂、簡惠美夫婦,周惠民、林富士兄,時相砥礪,使我不敢懈怠;妻翎君的諒解與縱容,小兒彭博的乖巧,在在都使我感受到人世的好情義。

  一本小書的完成,正是修訂的開始,願祈海內外方家不吝賜正。

                      彭明輝 謹識 1995年4月11日於指南山下





◎《舉頭三尺有神明:中和地區的寺廟與聚落發展》
台北:台北縣立文化中心
1995
271pp+ix
ISBN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