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中文報業王國的興起:王惕吾與聯合報系


一、本書介紹

  本書由戰後台灣總體歷史的發展脈絡,論析聯合報系的形成,及王惕吾在聯合報系形成過程中所扮演的腳色,並探討1951-1995年間,聯合報系在台灣大眾傳播事業發展過程中的指標性意義。

  探討聯合報系的發展,是掌握台灣報業史的重要課題。藉由此一課題的討論,當有助於瞭解戰後台灣傳播媒體的動向。聯合報系是戰後台灣特殊政經環境下的產物,一方面它對台灣的意見表達自由有所抗爭,另一方面卻也是報禁政策下的受益者,且因其與台灣黨國體制關係密切,聯合報系本身亦成為部分政治反對運動人士抗爭的對象。聯合報系一方面做為輿論公器反映民意,另一方面則在民主浪潮下成為衝擊的對象;因此聯合報系的成長與發展,是戰後台灣報業史上一個值得探討的現象。本書由戰後台灣總體歷史的發展脈絡切入,將聯合報系的發展置於歷史時空條件下,論析戰後台灣社會、經濟、政治與媒體之間的互動關係。

  本書運用諸多一手史料,探討王惕吾與聯合報系的形成。史料翔實,論析客觀公正,允台灣報業史研究之佳構。

二、關鍵詞

王惕吾、聯合報、台灣、傳播媒體、報業史、新聞史、戰後台灣、戰後

三、目次

引論 1
第1章 王惕吾的新聞理念 7
第2章 經營理念與薪酬策略 57
第3章 新聞政策與戰後台灣報業的發展 77
第4章 台灣政經發展與媒體環境的互動 99
第5章 對重大政治事件的立場與觀點:以《聯合報》為中心 127
第6章 從政經發展論改版與編輯特色 193
第7章 經營管理與市場機能運作 207
結論 225
徵引書目

四、自序

  這本小書是在國科會專題研究計畫〈王惕吾與聯合報系的形成〉(NSC 83-0501-H-004-002-F3)基礎下寫成的,該研究計畫屬“近四十年來中華民國傳播事業發展史”的子計畫之一,計畫主持人為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吳圳義教授,受國科會委託規畫“近四十年來中華民國傳播事業發展史”整合型計畫(國科會研究計畫編號:NSC 83-0301-H-004-033)。規畫案完成之後,參與者以個別計畫的名義申請專題研究案,本書即此項計畫的局部研究成果。

  在吳圳義教授主持規畫“近四十年來中華民國傳播事業發展史”整合型計畫期間,每周開會進行相關討論,參與者主要是政治大學歷史系和新聞系的教授們,經常參加討論的包括新聞系鄭瑞城、陳世敏、鍾蔚文教授,歷史系閻沁恆、吳圳義教授和我。當時我甫返校擔任教職,能和前輩們一起開會共同討論,向前輩們請益,是相當難得的機會。這段期間我常沈浸在前輩的學術風範中努力學習,獲益良多。

  規畫案告一段落後,擬訂個人的研究計畫,由於我曾任職於聯合報系,因此即以我所熟悉的聯合報系為研究對象,向國科會提出個人的專題研究計畫〈王惕吾與聯合報系的形成〉

  身為聯合報系的創辦人,王惕吾無疑具有相當關鍵的影響力,但在過去的相關著作中,有關台灣報業發展之研究,雖間或有著作提及,然鮮有以其人其事為主體之研究;而聯合報系所出版的著作,如《聯合報四十年》、《一同走過來時路》 ,雖均以《聯合報》的發展為內容,惟在敘述上不免報喜不報憂,客觀性略有不足;王惕吾本人所撰《我與新聞事業》和王麗美《報人王惕吾:聯合報的故事》 ,雖保存了許多當事人的一手資料,但亦不免主觀,難為研究工作者所能盡信。

  當時我的構想是利用《聯合報》已刊行的100冊縮印本(1951年9月16日-1980年10月31日),1980年11月至1993年12月之《聯合報》,以及內部刊物《聯合報系刊》第1-469期,為分析之主體材料,並以台灣的政經發展為脈絡,對聯合報系的形成做一全面之探討。

  專題研究計畫進行過程中,我的老長官《聯合文學》發行人張寶琴女士曾惠予許多必要的幫助,也透過寶琴發行人和王惕吾先生取得聯絡,並進行口述訪談。惕老知道我曾任職於聯合報系後,特別高興,叮囑秘書楊小姐隨時給予協助,我因此獲得了許多聯合報系內部發行的資料,其中包括最重要的《聯合報.經濟日報.民生報常務董事會會議記錄》和《聯合報.經濟日報.民生報.聯合晚報常務董事會會議記錄》(本書使用此文件時縮寫為《聯合報系常董會紀錄》)。這分珍貴的內部資料在研究過程助中幫助極大,使我能比較深入瞭解聯合報系的決策產生方式與運作模式。並且因為國科會核訂的購書經費不足以購買《聯合報》縮印本,而在研究上又須常常使用此分資料,惕老交代業務單位以國科會所核定的經費賣一套《聯合報》縮印本給我,並專程送到研究室來,使研究工作能順利進行。

  本書初稿完成後,部分章節曾以單篇論文的形式刊載於《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學報》 ,但因學報篇幅有限,所刊載的單篇論文皆經改寫、精簡,難窺全豹;一些從事新聞學研究或台灣新聞史教學的朋友,時有人向我要這分研究報告初稿,而我因新的研究案和其他工作接踵而來,加上教學授課繁忙,一直無暇顧及這分研究報告初稿,直到2001年春夏之交始下定決心將本書整理出版。

  2001年春夏之交決定整理這本小書時,驚聞網路原生報《明日報》停刊,而與聯合報系並稱台灣兩大報系的中國時報系,因結束中部與南部編輯中心引發勞資糾紛;4家無線電視台與有線電視台亦有裁員之舉;看到媒體的這些現象,我的心情不免有點沈重。1990年代末期與21世紀初,台灣傳播媒體進行激烈的市場纏鬥,新興電子媒體對傳統平面媒體的衝激方興未艾,速食式的電視新聞報導隨時在螢幕上出現,粗糙的SNG連線,比連續劇更灑狗血式的新聞內容;無聊的Call in節目,嗜血的記者,未經歷練的有線電視年輕主播,報導著未曾過濾的新聞,常常讓我無心打開電視。相較於電視新聞的速食和粗糙,報紙新聞顯然較深思熟慮,讓新聞稍稍冷卻,也讓閱聽人能有較多思考的空間,而不像電視新聞般咄咄逼人,層層擠壓得令閱聽人喘不過氣來。2001年9月,《聯合報》正忙著準備歡慶創刊50周年 (1951年9月16日 (《全民日報》、《民族報》、《經濟時報》發行聯合版,此日被視為《聯合報》創刊,即其社慶),中國時報系決定裁員500-1000人以維持競爭力;而因應政經環境與媒體生態的變化,聯合報系亦可能實施優退條例和裁員計畫。我不知道是否平面媒體獨領風騷的時代已隨風飄逝,或者媒體大戰將更劇烈。雖然這本小書的出版,不一定能突顯新興電子媒體與傳統平面媒體的激烈纏鬥現象,但我希望媒體工作者能稍稍靜下心來,多思考一些閱聽人到底需要什麼,而非一味的灑狗血、拼速食。

  這本小書初稿完成後,1996年3月11日王惕吾先生遽爾大去,未及對書中內容提出進一步的意見,使我深感遺憾。基本上,本書大體正面肯定王惕吾的企業經營與新聞理念,惟對其政治立場過度倚向執政當局有所評析。但我相信因時代不同,以及個人成長的背景因素,在政治理念上實難至當歸一。

  本書撰寫過程中,兩位研究助理工作極為認真,使本書初稿能順利完成,他們是當時就讀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博士班的林富美與就讀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班的潘光哲,值本書出版之際,特此申致謝悃。林富美在完成博士論文後,任教於世新大學;潘光哲取得博士學位後任職於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兩人的學術前途均至可期許。回想當日一起工作的美好時光,不免感嘆時光之飛逝。

                        彭明輝 謹識 2001年9月9日 景美溪畔





◎《中文報業王國的興起:王惕吾與聯合報系》
台北:稻鄉出版社
258pp+x;144,059字
2001
ISBN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