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6. 晚清的經世史學


一、本書介紹

  本書論析晚清經世史學的諸種面向,論題包括從元史研究到邊疆史地的轉折、經今文學運動與變法論、經世思想與史學動向、外國史地引介、改編國史運動與歷史教育等內容。

  作者從複音音樂的角度論析晚清史學,說明晚清經世史學的多旋律線,代表學者們探問經史以求新索的方式各出機杼;在論述過程中,作者指出經世思想為晚清史學的主題動機,並以民族主義為基調,而其對位主題則是追求富強。晚清的經世史學就是在這種時代變局與學術內部需求中,一步一步發展出來的。

  本書為晚清的經世史學提出新解,論據堅實,觀點新穎,文字流暢雅潔,論析深入淺出,允為史學論著之佳構。

二、關鍵詞

  晚清、經世、史學、今文經、公羊學、變法論、邊疆史地、外國史地、改編國史

三、目次

序 I
第1章 導論 1
第2章 從元史研究到邊疆史地 27
第3章 今文學的復興及其變奏 63
第4章 探問經史以求新索 113
第5章 開眼看世界:外國史地引介 189
第6章 譯介外國史地與改編國史運動 231
第7章 結論 281
附錄 從沿革地理到歷史地理學 297
徵引書目 337
索引 361

四、自序

  音響傳來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的《郭德堡變奏曲》(Goldberg variations, BWV 988),加拿大鋼琴家葛林.顧爾德(Glenn Gould, 1932-1982) 1981年演奏的版本,速度比他1955年的首張錄音慢許多。這是一首典型的複音音樂主題與變奏作品,是我在苦思如何解釋晚清經世史學時,啟發我靈感的一首曲子。或許冥冥中自有天意,這兩年不知甚麼緣故,好像特別喜歡聽巴赫的音樂,尤其是一些器樂曲和宗教作品,帶給我極大的感動。在此之前朋友們都知道我是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的忠實擁護者,認為生命是永遠的奮鬥和學習。昔往每當我感到灰心沮喪的時候,貝多芬的《第9號交響曲.合唱》(Symphony No. 9 in D min, Choral),總會帶給我向上的力量;但這兩年似乎聽巴赫的時間特別多,也因此在複音音樂找到解釋晚清經世史學的可能線索。

  在西方古典音樂的發展過程中,16世紀的教堂音樂,如葛利果里聖歌(Gregorian Chant)那種由單一旋律孤衍行進的樂曲,純淨易懂,音樂史上稱為單音音樂(monophonic music);17世紀以後,主音音樂(homophonic music)興起,音樂的生命變得更多采多姿起來;這類作品除了主旋律外,同時加上複雜多變化的和聲與和絃伴奏,較單音音樂富於表情,也動人得多。到了18-19世紀,複音音樂(polyphonic music)登場,常常兩三個主題、旋律同時進行,和聲與配器變得空前繁複,其美艷深邃的表現能力,使西方古典音樂達到藝術的最高境界,巴洛克時期(Baroque Age)的主要曲式即為複音音樂。聆聽複音音樂的樂趣與困難,在於能否辨認樂曲中的明示與暗示,正反兩面的寓意,因此聽眾本身可以說也在參與創作。

  過去有關晚清史學的研究論著,大抵以主音音樂的方式進行,諸如樸學考據為經世思想所取代,從元史研究到邊疆史地,從經今文學到變法論,其間呈現明顯的時間序列。此類解釋在很長一段時間成為討論晚清學術思想的主流,我個人在探討相關論題時也曾採取類似方式,在《歷史地理學與現代中國史學》中,我就用考據與經世的雙主題變奏來解釋清代史學 ,並且以時間序列為相互取代的變奏過程,即考據取代經世或經世取代考據;這種解釋方式固觸及清代學術內部發展的一部分線索,但卻不免忽略當學術思想向經世傾斜的同時,樸學考據這條旋律線並未消失。以複音音樂來加以解釋,或許比較容易瞭解;當經世成為晚清思想主旋律的同時,樸學考據這條旋律線仍然繼續存在,只是較隱而不顯;就像清代中期的學術思想,不論經學或史學都向樸學考據傾斜,但亦出現章學誠這類強調史學經世觀點的學者。想通這一點以後,我對清中葉以後學術思想出現的多旋律現象,方始找到個人認為的可能解釋,雖然這個解釋並不一定至當歸一,但至少解決了我長久以來苦苦思索的難題。

  在解決晚清學術思想的多旋律現象之後,我開始重新整理過去幾年所寫的相關論文,以便讓這本小書能夠在比較和諧的調子上完成。

  本書在文本(Text)撰寫上嘗試採取中縱深、中廣度的論述方式,因為各章所討論的主題,學者們已經做過許多窄而深的相關研究,因此本書並未採取巨細靡遺的論述方式,而是藉由主題軸的方式將相關討論加以統整。在文字風格上我也選擇比較統一的語調,避免過多引文造成閱讀上的障礙。昔往臺灣地區的歷史學寫作訓練,常在論文中夾雜長段引文,形成結構上類似“城垛式”的論文,容易造成閱讀障礙和理解上的困難。我個人認為這種文本書寫方式或許可以略加改善,以避免讀者迷失於引文叢林中,不易掌握作者所要表達的主旨;而作者似乎也可以多費些心力於文本書寫,以提高學術著作的可讀性。站在知識傳播的角度思考,如何讓讀者較易掌握論著主旨,應是作者可以思考的方向。歷史工作者不能只要求讀者讀懂他的論著,同時也要思考讀者如何進入他的世界;文本是作者和讀者溝通的橋梁,如何提高學術作品的可讀性,應是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否則歷史學很可能愈來愈不為社會大眾所關心。我個人認為新形式的歷史學著作,應該是一種互動文本,是讀者和歷史工作者對話的媒介。杜維運老師在《中國史學史》第1冊〈凡例〉中特別提到文本書寫的重要性:「追求崇高的學術性,亦期其具有可讀性,故正文力求保持雅潔,技術性的問題,乃不能不刻意講求。」 這段話對我近年撰寫學術論文有極大的啟發,每當執筆屬文時,杜老師典雅優美的文字就在我腦海浮現。杜老師是引領我進入中國史學史研究領域的老師,淵博儒雅有若乾嘉諸子,希望有一天我的史學著作在文字風格上能稍稍向老師靠近,雖然我知道自己的文字功力和老師距離實在太遠,但筆下雖不能至,心猶嚮往之。我一直認為歷史工作者有責任寫出一般讀者和專家都能閱讀的著作,這本小書的正文部分經過多次改寫,試圖以較典雅、流暢的文字形式呈現,方便一般讀者閱讀,注腳部分才是為專家而寫,希望這個嘗試對喚起讀者閱讀歷史的興趣能略盡棉薄。

  本書初稿在國科會專題研究計畫的支持下完成 ,在此謹向負責審查國科會專題計畫的女士、先生致謝,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同時我也要謝謝國科會人文社會處歷史學門的承辦人羅曼真女士,每次向國科會申請研究計畫填寫表格資料有所疏漏時,她總是細心地提醒我。在撰寫過程中,本書部分章節曾以單篇論文的形式刊載於《國立政治大學歷史系學報》,部分章節曾在學術會議中發表,部分章節為國科會研究專題計畫的結案報告 ;惟在修訂過程中皆經相當幅度的改寫,俾使本書在結構和解釋上稍較完整。

  在求學過程中,我要特別感謝閻沁恆老師多年來的提攜與引領,使我有機會繼續在史學的園地裡耕耘。猶憶1984年的一個春日午後,在那棟政治大學唯一略具造形之美的弧形建築二樓,我坐在“史學理論與研究實習”課堂聆聽閻老師講述英國史學家柯靈吾(R. G. Collingwood, 1889-1943)的歷史哲學,緩慢的語調,深刻的分析,窗外偶或傳來啁啾鳥鳴;秋天以後我請閻老師擔任碩士論文指導教授,老師的溫柔敦厚使我長沐春風;1991年秋天老師再度指導我撰寫博士論文,使我完成學位後得以在1993年秋天返回母系任教;18年的春風化雨,青春浪莽的年少邁向朗廓青壯,老師仍一如初識時的儒雅,引領我邁向史學之路。師母林瑞炳女士待我如子,使我在失去恃怙之後猶能擁有家的溫馨。今年適逢閻老師七十大壽,他的生日是舊曆七月十五日,本書幸能在老師生日前出版,謹將這本小書獻給我摰愛的閻沁恆老師,並附上我所有的崇敬和永遠的感謝。

  就讀研究所碩士班和博士班時,逯耀東老師引領我進入中國近、現代史學的研究領域;逯老師才華洋溢,論析問題機鋒高明,本書選題最初即受逯老師之啟發。

  猶憶1983年秋天選修戴玄之老師的“中國社會史研究”,戴老師穿得一身肅爽,講課時帶有一種令人信服的誠懇語調,他對史學工作的熱愛,誨人不倦的精神,是我生命裡永遠的燈塔。我希望自己年老的時候,能略具戴老師涵養之些微。1990年戴老師遽爾大去,師母薛慧珍女士、公子戴崇倫師哥對我和我的家庭照顧良多,一如戴老師生前,使我恆銘感於心。

  這些年來我的生活一脈淡然,每日裡不是授課教學,就是埋首書幄(在家或在研究室),音樂、運動和閱讀是我生活的基調,每個禮拜為自己買一束花,上山打三次網球,以及聽很多的音樂,尤其音樂帶給我最多的快樂和喜悅。我要特別感謝康樂和惠美夫婦,他們總是在我感到灰心沮喪的時候,給我最多的鼓勵和支持,康樂甚至將他留學美國攜回的LP唱盤和唱片全部送給我,讓我有機會進入類比音樂的美好世界;在一次偶然的聚會中,黃進興教授聽到我因買不起新唱片而成為二手唱片專家,慨然將他多年來的收藏送給我,其中有許多著名的演奏錄音;同事兼好友周惠民兄將他從德國帶回來的唱片悉數送我,其中有許多我深愛的德奧音樂;主修大提琴的余濟倫兄,對古典音樂的版本、演奏和錄音極為熟稔,引導我認識巴赫與華格納(Richard Wagner, 1813-1883)音樂之美;在他南北奔波的忙碌教學中,仍為我找尋《郭德堡變奏曲》樂譜做為本書的插圖;在此敬致謝悃。

  撰寫過程中潘光哲與陳熙遠兄惠借相關書籍或資料,省卻我許多奔波之苦,尤其因為他們研究的範圍和我極為相近,所惠借的資料均切中所需;潘光哲兄慨然提供他所整理的《小方壺齋輿地叢鈔》統計資料,協助我解決相關討論的計量問題;特此致謝。

  這本小書寫作的時間長達數年,是我所有著作中最難產的一本(包括文學創作和學術論著),在這段期間陪我工作的助理們極是辛苦,我甚至無法清楚記憶誰協助本書中的專題計畫,誰在我做其他研究時來研究室幫忙,他們有的已經完成學業,有的繼續在臺灣或國外念研究所,我把他們的名字寫在這裡:簡怡萍、姚怡香、陳怡伶、陳玉潔、徐慶敏、李清瑞、林果顯、烏惟揚、蔡惠如、胡其瑞,並致上我誠摰的感謝。

  本書寫作的最後階段因長期過度使用電腦,眼睛時感不適,甚至眼皮偶爾會出現顫抖現象,一位老友來訪,看到書桌上使用了8年多的電腦螢幕,頻頻搖頭,決定送我一個LCD螢幕。新螢幕接上電腦後,多年未碰觸硬體的我,遽然驚覺原來電腦硬體進步得這麼快,LCD螢幕做得如此細緻又漂亮,使我能在舒適的電腦環境寫作,心情上亦愉快許多。我要在這裡特別謝謝這位不願我寫出名字的老友,我想他一定不知道這樣一個電腦螢幕對我的寫作心情影響有多大。

  本書樣稿自電腦輸出後,摰友劉季倫兄與愛妻吳翎君女士曾分別校閱一過,減少書中的許多錯誤,在此謹致謝悃;我在這裡也要特別向翎君致意,因為我是一個非常容易耽溺的人,常常沈浸在自己的嗜好而不自覺,婚後幾不曾為這個家盡過些微心力,感謝長久以來翎君對家庭的照顧,使我無後顧之憂;我們的孩子彭博在本書出版時將進入花蓮中學就讀,身裁高壯健康,性格風趣幽默,皆翎君教養之功;而她對我的縱容,也讓我能夠依自己喜歡的樣式生活,如果沒有她的體恤與縱容,我將不是現在的我。盧建榮兄在一次偶然造訪時看到電腦螢幕上正在修訂的書稿,慨允將本書收入他所主編的“歷史與文化叢書”,盛情雅意可感,在此特致謝悃;麥田編輯部鄧立言兄費心處理編輯出版事宜,使本書能以典雅的面貌出現在讀者面前;且緣於前一本書《臺灣史學的中國纏結》亦由立言兄處理出版編務,相識結為樂友,在本書撰寫、出版過程中平添幾許論樂之樂,亦是生命中難得的情分。

  我一直覺得自己在學術工作上是一個小水塘,要非常努力才能積存涓滴之水,有時小小的一杓子就把水舀光了,然後又得花很大的力氣再努力儲存。本書就是小水塘裡的一點點積水,積了8年才這麼一點點,私心自忖不免覺得汗赧。雖然在這期間曾出版幾本殊乏新義的著作,但相較之下本書顯然花費我最多的時間與力氣。在出版事業如此蓬勃的年代,出版一本卑之無甚高論的小書,實在是一樁不起眼的事。可能因為這本小書寫作的時間太長,過程亦備極辛苦,使我特別感到珍惜。

                        彭明輝 謹識 2002年5月21日 指南山下






◎《晚清的經世史學》
台北:麥田出版社
2002
388pp+xiv;256,956字
ISBN 986-7895-59-2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