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4. 歷史教育的思維


  教育部二○○年十二月公布《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暫行綱要》以後,引起社會各界的諸多討論;部分國中老師為課程將採取協同教學或個人教學多有疑慮,甚至用歷史老師教地理,公民老師教歷史之類的論述,質疑「九年一貫課程」的可行性,有些歷史學者和國中歷史老師認為歷史課併入社會學習領域將對歷史教育造成傷害,我不想在這裡討論此類問題,因為在我們尚未解決過去五十年來歷史教育的正確性以前,很難有一個至當歸一的說法。

  過去五十年來臺灣的歷史教育,基本上建構在歷史會給我們教訓這個假設上;而在我們核對歷史的功用時,往往最先想到的是鑑往知來。鑑往知來固為歷史的重要功能之一,我們相信任何一位史學工作者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侯,最先想到的一定是這個解答。太史公自序說《史記》之作,是「述往事,知來者」,《舊唐書.魏徵傳》也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都說明了這個意思。這些都是歷史教育之所以存在的重要理論,也是歷史學者和歷史教師耳熟能詳的說法。在傳統中國史學中,「鑑戒」可能是在討論歷史功用時最重要的一項,特別是政治上的鑑戒功能。

  但在強調歷史教訓的同時,我們發現臺灣歷史教科書上出現的民族英雄,大部分是失敗的英雄;他們不是在亡國時表現忠烈之義,就是在兩國對峙時失敗的一方;少數的成功者則是對征伐邊疆民族做出貢獻;這些型塑民族主義精神的教材充斥在我們的教科書中,在現代史學來看其實是有點負面意義的。

  從文化多元和民族平等的角度來看,過去太過強調漢文化民族主義的思維,確有修正的必要;諸如左宗棠平回亂、福康安平定林爽文之亂等等說法,都已不符時代思潮;在我們的時代,歷史教育太過強調形塑民族主義的意涵,而忽略了歷史做為眾學科之母的通識意涵,以及如何呈現人類生活的實體面。在未來的歷史教學中,社會生活史應該成為重心,過度強調政治軍事史,過度強調民族主義的歷史教學,是到了該修正的時候了。如果能夠做到這樣,社會學習領域的合科、分科之爭,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