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5. 歷史解釋


  讀史者都知道一將成名萬骨枯的道理,偉人往往踩著平凡者的血跡前進。檢視晚清以來歷史教科書所形塑的民族英雄系譜,我發現歷史課本的民族英雄,不是亡國之臣,就是欺壓邊疆民族的君王將領,讀來不免令人掩卷太息。

  臺灣地區的歷史教科書,源自抗戰時期;抗戰時期的歷史教科書又來自晚清。晚清的歷史教科書,因為書寫年代正逢中國遭逢數千年來未有之巨變(李鴻章奏摺語),因而往往過度強調民族主義的重要性。

  這時期所編撰的歷史教科書,呈顯出鮮明的民族主義意涵,隸屬變法陣營的今文學派學者夏曾佑(名作家夏元瑜尊翁),所撰《中學歷史教科書》(抗戰時期商務印書館改名為《中國古代史》,列為大學叢書),形塑以孔子為中心的文化民族主義;隸屬革命陣營的古文學派學者曾鯤化和劉師培,則在中學歷史教科書中,意圖透過對中國歷史的認知振興國魂,以發揚民族精神,並彰顯以黃帝血緣論為中心的民族主義,以建構其革命論述。晚清的文化論民族主義與血緣論民族主義到對日抗戰時期合而為一,即今日臺灣歷史教科書所述黃帝是中華民族的共同祖先,以及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一脈相承的道統。

  以歷史做為民族、國家、族群或地區認同的基礎由來已久,西方自文藝復興(Renaissance)時期的方言(國語)文學,到啟蒙時代(Enlightenment)近代國家觀念的興起,歷史是形塑國家意識的重要工具,因而西歐國家以歷史為國民基礎教育的重要環節,在學校教育中加入「歷史學科」,「歷史」的地位始逐漸突顯。

  歷史教育是形塑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的重要手段,任何一個國家在形塑其民族認同與國家認同時,歷史教育與歷史教科書所扮演的角色,都是無可取代的。臺灣因為現實政治、特殊的時空背景與歷史經驗,在歷史教育與歷史教科書的編寫上,特別強調民族精神教育與國家立場的主體性,應該是可以被理解的。

  但當歷史課本寫著腐敗的滿清時,我們可能忽略了課堂上正好有滿族後裔讀著這本教科書,而這些同學正是課本所謂腐敗的滿清,試問其情何以堪?

  有一回我因研究工作的需要,赴中國西北地區做田野調查,在西安遇到的一位老穆斯林,修正了我對近代史上左宗棠平回亂的觀點。這位老穆斯林說他們的歷史教科書是這樣寫的:「左宗棠率大軍進駐天山南北路,造成我族重大傷亡。」聽完老人家的話,我對近代中國歷史教育充滿過多的民族主義,不免感到憂心。

  我們所讀的歷史,其中大部分是經過加工的歷史解釋,而非所謂歷史事實,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歷史解釋;不同的史學工作者,同樣亦有不同的歷史解釋。那麼,歷史究竟有沒有真象?答案在茫茫的風裡。

                              2004/8/24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