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3. 文化販子


  台灣的經濟起飛,帶動思想文化發展,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有怎樣的經濟型態,就有怎樣的文化思想。台灣為一島嶼,島國的經貿型態,自然也造就了島國的思想文化。

  自十九世紀中葉以降,中國受西方列強侵略,在經濟層面的是租界區、通商口岸與最惠國待遇等等,在文化方面則是西方學術思想的輸入,不論是「師夷長技以致夷」或「中體西用」論,都是此一思潮的產物。而在西方列強侵略中國的同時,出現了所謂的「買辦」階層。「買辦」在近代中國史上可以說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他一方面是中國人與外國人做生意的中介,並且在官商的往來中,亦有其關鍵性。這些買辦操著某口洋涇濱英語,往來於大賈巨商之室,出入於官宦章臺之際,成為極特殊的一個階層。由於近代中國的「買辦」階層,在各通商口案優遊行走,而有所謂「外國通」之美譽,與今日美國漢學界有所謂「中國通」者,乃異曲同工。

  然而,除了商業上的「買辦」之外,還有一類人,留過洋,喝過洋墨水的,挾洋以自重,回到中國來販售西方文化,此類人則姑以「文化買辦」稱之。研究近代中國學術思想史的中共學者,對這一類「文化買辦」最是痛加撻伐,諸如胡適者流,即被打入「西方帝國主義的走狗」一派,而對通商口案的買辦,更斥之為「資本主義的走狗」,「壓迫民族工業的劊子手」,這一類充滿情緒性字眼的論著,實不成其為謹嚴的學術研究,是筆者所不取。在中西文化交流的過程中,這類「文化買辦」固有可批評之處,但不要忘了,這些人亦有其貢獻。要反省的是:在輸入西方思想文化的同時,這些「文化買辦」是否曾用心思考,選擇那些對我們有用,那些無用,甚至有些是有害無益的。

  可惜近百年來,中國知識份子對西方思想文化的輸入,常常不免於是囫圇吞棗,照單全收,殊少審慎的選擇,而造成了今天全盤西化的局面。或許有人或說那是十九世紀中葉與二十世紀初期的事。但有心人當不難發現,時至今日,以台灣的地理環境,島國經濟的貿易型態,能不為買辦經濟者幾稀希?而伴隨買辦式經濟型態而來的便是「買辦文化」。我們需要大量的外語人才,大量的國貿人才,不管從事外銷貿易或進口貿易,仍不脫其買辦的本質。然而,經貿之買辦猶可說,文化思想之買辦則有需多反省者。我們看到所謂的學者專家們,發表專論也好,參加座談也好,動輒曰美國如何,歐洲先進國家如何。談政治不外是韓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開發中國家的政治參與》No Easy Choice書中所揭櫫的「穩定中的成長」,談社會科學當然是韋伯(Max Weber)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之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島國心情者傾向「依賴理論」,青年學者鑽進「新馬主義」的世界,文學界的朋友忙者「意識流」、「現代主義」、「魔幻寫實」與「後設小說」,就像當年胡適引進杜威(John Dewey)的實驗主義(Pragmatism),另一派學者引進馬克思主義,以及吳宓、梅光笛等人的獨樹一幟,引進白璧德(Irving Babbitt)的新人文主義(Neo-Humanism),造成五四時期整個學術思想界的混亂。筆者無意責備前賢,亦無意求全當代學者,惟提出此一文化現象,讓有心者重新思考;究竟一百年來我們的學術思想界進步了多少?或者是仍在原地踏步?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擷取西方長處固為近代中國海通以來之要務,尤其身處今日資訊如此發達的時代,對世界局勢的瞭解,世界思潮之接觸,學術文化之引進,以及經貿趨勢等等,都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但是,當我們反省近百年來學術思想界對西方文化的輸入,仍然處於「買辦」的層面,則不免心有所感。我們的學者仍然在到處販賣文化,歸國學人販賣的是西方文化;中國學者到西方販賣的是中國文化;有些比較能掌握行情的學者更是「出國賣土貨,回國賣洋貨」,真真成了「刀切豆腐 兩面光」。每年的暑假,每當歲末年初之際,海外學人高來高去,國是之諍言,徵文之評審,到處穿留著西裝革履的身影。賣賣西方文化,賣賣大陸文化(尤其在此大陸開放探親之際),儼然成為三方言論的領袖。但在這些高手過招中,究竟我們的學術界獲得了些甚麼?我們的文化界、文學界又擷取了甚麼?每天發開報紙,有一半的新聞是外電,雜誌成為外來文化思想的代言人,不僅歐美,甚且日本,我們還剩下多少屬於自己的東西?傳播媒體盡了多少責任?學術界、文化界又貢獻了多少心力? 經濟的發展固然可喜,亞洲四小龍的令譽方興未艾,但在邁向經濟強國的同時,如何成為文化強國,更是眼前的要務。希望我們的學術界不再止於做文化的販賣者,我們的文學藝術也不再讓西方牽著鼻子走,而能站在自己的土地上,用植基於傳統而突破傳統的文化思考,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來。

                           原載《新生副刊》 1988/02/02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