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33. 為歷史做見證:邱上林、陳玉珍《不朽的約定》序


  一九八四年過農曆年的時候,我暫時告別負笈的指南山下,回到我的故鄉花蓮。順著老屋前的牛車路望去,海岸山脈蜿蜒而過,碧蓮寺再過去就是一片蒼茫的支亞干溪,這是我熟悉的風景,我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我用力地吸了一口氣,牛糞的青草味自風中傳來。

  大年初二,一對年輕的夫妻來訪,男的溫厚樸實,女的秀麗端莊,自我介紹說是在政大的研究生通訊錄上找到我的地址,特為來訪。這對鶼鰈情深的夫妻就是本書的作者邱上林、陳玉珍夫婦。彼時他們倆都在花蓮高工教書,假日則悠遊於山巔水湄,走訪隱士奇人,並發而為文。我個人因為偶爾舞文弄墨,彼此心儀,卻是初識。繼而透過上林兄和玉珍姊的介紹得識陳黎、林宜澐二兄,亦皆我花蓮中學的老學長,陳黎以詩名,宜澐兄寫小說,上林兄和玉珍姊則有心於報導文學。

  其後在報紙、期刊上陸續拜讀到上林兄和玉珍姊的大作,率皆有關花蓮風土及人物之報導,而在文字之外配以精采照片,有如古人的「有詩為證」,現今則是「有圖為證」,更重要的是,不論史料或圖片之考證均極詳確,加上文字優美,可以說是相當典型的深度報導。又因所寫大抵為我所熟悉的人物或場景,讀來倍覺親切,心中深願這些報導文字能結集成書,以為花蓮留一可靠之史料。

  八年後,此一馨香禱祝之事終得實踐,一則為上林兄和玉珍姊喜,再則也為這些報導得以完整面貌呈現而感到欣慰,畢竟文中所記,有些已漸在時間的河流中消逝,再過些時候恐怕就更難為人所熟知了。

  《不朽的約定》蒐錄了二十篇報導,其中七篇關乎風物,十三篇描寫人物,而寫風物者不純是寫景,也還寫人,寫人物者不獨寫人,也還寫風景,而以時代為主軸加以貫穿。其中像〈用生命搭起來的橋〉,描述張箭老師和鄧玉瑛老師的感人故事,而這座箭瑛大橋的故事是每一位花蓮人所熟知的,在作者的筆下娓娓道來,更為感人,乃將不朽。〈哈鹿克那威的最後堡壘〉敘述泰雅族人的今昔,〈相撲在花蓮〉追溯了阿美族人生活的一個切片,都是極珍貴的記錄。其實同屬描述原住民的還有人物篇的〈烏茂腰上的那把番刀〉和〈從西林村來的馬拉松之王〉,前者介紹銅門的番刀,而花蓮人都知道來自銅門的雙A番刀是鋒利且耐用的,祗是不知道原來這把番刀還有這樣一個感人的故事。〈從西林村來的馬拉松之王〉寫的是長跑名將陳長明的奮鬥歷程,他那永不屈服的意志是泰雅族人的最佳寫照。

  如果不依作者的分類,其實蒐錄在本書中的篇章最重要的還是以人物為主線,縱使在寫風物的時候,作者念茲在茲的仍是生長在花蓮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永遠的海岸樂章〉將郭子究的音樂生涯做了相當完整的敘述。一個平凡的佃農之子如何創造出他的音樂王國,在物質艱苦的年代,如何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地寫下生命的樂章,讀來親切感人。此文的執筆者是玉珍姊,但受教於郭老師門下的其實是上林兄,可能因為學生寫老師有所不便的緣故,由另一半執筆反可暢所欲言。郭子究老師任教花蓮中學卅四年,培養了不少音樂方面的人才,縱使後來不習音樂者也在郭老師的指導下愛上音樂,而培養成愛樂人,像曾經擔任洪建全文教基金會視聽圖書館館長的林宜勝兄和寫詩的陳黎兄就是典型的例子。而每回花蓮中學老同學的聚會幾乎都會唱郭老師的〈回憶〉,但因為這首曲子太多人會唱了,我們判別是不是花蓮人的歌反而不是她,而是〈花蓮舞曲〉,會唱〈回憶〉的不一定是花蓮人,會唱〈花蓮舞曲〉的大概就八九不離十了。而蒐錄於《不朽的約定》書中的諸多篇章,以西方古典音樂為「典」者,大部分出自玉珍姊之手,受教於郭老師門下的上林兄反不以此見長,不知是何緣故,看來上林兄恐怕不是郭子究老師的好學生了。

  本書的人物篇最是作者用心所在,其中用來做為書名的本篇〈不朽的約定──王天送的魚貝考古生涯〉值得台灣的考古學界做參考,尤其有關瑞穗舞鶴台地上的掃叭石,其價值恐需重新加以評詁。而王天送對魚類貝類的研究也有足供參考者。幾篇寫藝術家的報導都極精采,如介紹花蓮的傳奇畫家三弟(許鎮權)與髮雕家許俊達的兩篇報導──〈向心靈深處探險〉和〈回到太古〉,把這一對熱愛藝術的父子寫得極傳神。〈詩思禪心共竹閒,任他流水向人間──樓永譽的芒雕與生活〉寫的是可以列入國寶級的芒雕大師,而樓永譽和許俊達可能是台灣現存僅有的芒雕藝術家,值得珍惜。樓永譽年過七十,作品愈覺珍貴,許俊達正當壯年,但願他的功德會幹部成員芒雕肖像能順利完成。兩位在荖溪河畔辛勤耕耘兒童文學的長者──平和國小的黃郁文校長和郭儀老師,帶領著每一個年級祗有一個班的平和國小小朋友從事兒童詩的創作,這批小小的筆耕隊伍已經出了好幾本書,創造了台灣兒童文學史上的奇蹟。企業界人物也是作者報導的對象,〈金石盟〉描寫游景發的石材機器,如何創下東南亞地區之最,〈壹號學生證的故事〉報導了邱煥堯的經營與人生哲學,皆有足供吾人參考之處。

  作者不僅關台面上人物,像以鑿井為生的楊天財老先生就是作者筆下栩栩如生的小人物,生動的描繪,寫活了隔壁家的老阿伯,如此的可親可愛。

  縱觀全書,作者的筆下人物極為鮮活,所記風物亦皆難得可貴,而在文字與攝影的圖文並茂下,更有其可讀性。稍覺有憾的是,本書並未能將花蓮所有的人物都納之筆下,如素人藝術家彭雲鶴,石雕家林聰惠、廖清雲,曾纂修花蓮縣志的耆宿駱香林,都有值得一記者,就我所知,上述人物,部分作者已完成採訪,部分且寫成文字,希望能再接再厲,為花蓮的風土人物更添佳話。

  整體而言,蒐錄於本書的二十篇報導和兩篇附錄,殊非狹義之報導文學所可含蓋,更是可貴的史料;這本記錄花蓮風土人物的書絕非浮光掠影之作,而是為歷史做見證。

                             1992/05/0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