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3. 網路與閱讀


  自從一九九○年代電腦成為人們的日常生活用品以後,對文化所造成的衝激,實難以估計;特別是網路的風行,各種問題隨之浮現。舉其大者而言,網路耽溺症成為醫院要面對的新課題,校園裡流行的BBS文化,出現各種通與不通的次語言,對文字書寫造成嚴重衝擊。

  因為乞食大學講堂的緣故,我常上網與學生溝通,學生在BBS板上貼的Post,是我了解學生的重要管道。最常看到的情形是:一位學生在板上寫了一長段陽明山花季之美的記事,其他同學看到這篇Post,所寫的回應常常令人啼笑皆非。這些回應往往只是幾個字,諸如「好棒喔」、「啪啪啪」、「我也要去」;想想看,寫「好棒喔」、「啪啪啪」、「我也要去」的人,怎麼寫得出一篇像樣的文字,而網路上最常出現的,就是這類回應。

  上網占去學生許多時間,非僅如此,一般人上網的時間亦極為可觀,當政府、學校與民間都在大力鼓吹E化時,很少人想到上網時間增多,閱讀傳統文本的時間自然就減少了,而我認為這是很可怕的事。

  在每學期開學的第一堂課,我習慣性地會先交代該課的基本要求和成績計算方式,講完相關的課程契約之後,我會另外告訴學生,從第一節上課開始到學期結束,任何一位學生只要能做到每天閱讀兩小時,學期結束時可以來找我,我會給他任何我可以給的分數。但我所謂的閱讀兩小時,係指是用碼表計時,開始看書時啟動碼表,喝茶、接電話、到冰箱拿食物等細碎動作,均關上碼表,繼續閱讀時才又重新啟動。自從我乞食講堂十年來,只有一位學生來找過我,說他每天讀書兩小時,而我給了他一個他想要的分數。

  從學生的例子可以略推今日臺灣的閱讀風氣,我相信在成人當中,每天閱讀超過兩小時者,應是寥寥可數。但每天上網兩小時的人,應多如過江之鯽。

  我因為乞食大學講堂和從事研究工作,幾乎必須天天上網,花在網路和敲打電腦的時間亦不在少,但我總是警告自己不可患上網路耽溺症,眼睛死盯電腦,右手握著滑鼠,宛如一日不可無此君。當我們努力推動E化的同時,各種問題已陸續浮現。我同意E化是一種進步,但進步不一定好事。每一種人類的進步,都會帶來一些負面的效應。天底下鮮有惟見其利不見其害的事,我們常常是扶得東來又西倒。

  每天找一段時間切斷網路,關掉電視,關掉電腦,打開書來看看,也許會發現,原來我們冷落了我們的好朋友,冷落了知識的泉源。雖然我同意網路亦可以是一種閱讀,但我更相信閱讀傳統出版形式的書籍,更能使我們沈靜思想,進入書中世界。尤其經典的閱讀,是生命不可或缺的一環。而我相信網路的泛泛流覽,絕對不如傳統出版形式的經典著作。如果有一天,我們的上班族,我們的家庭主婦菜籃族,都能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那時我們才可以說臺灣是一個書香社會。

                              2004/3/29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