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4. 上海的餐廳


  在上海時,曾到南京西路百貨街的老上海餐廳吃飯。老上海餐廳是一九三二年華僑所建十九層永安百貨公司所附設的餐廳,當年曾獨領風騷,而今風采依舊。

  約七點十分抵達老上海餐廳,與七重天賓館是同一棟大樓,領檯的小姐極高瘦,著改良式旗袍,趨前告知暫時沒有位置,須等待收拾碗盤。和朋友聊坐十分鐘,沒人從餐廳出來也沒有人被領進去,旗袍姑娘晃盪晃盪過來說了聲八點半即結束營業時間,並問是否要用餐,想想還有一個多小時,於是決定繼續等,旗袍姑娘優雅地轉身離去,沒有多言。約莫再等了十分鐘,正在納悶這桌子收拾到底何等規模,需要二十來分鐘,旗袍姑娘適時晃了過來領我們坐在個靠窗的位置。

  進入餐廳放眼一看,外邊約十張桌子,五張有人坐,四張桌子被用過的碗盤占住。有三兩位同樣高挑極瘦的服務員,點餐時嘟著嘴,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點了紅燒肚襠、蟹粉獅子頭、?扒海蔘、桂花糖藕、蘿蔔排骨湯。

  飯店裡的服務人員,感覺上悠忽悠忽的,動作極慢,好像做什麼都事不關己。隔壁桌正在收拾,我點完餐後觀察他們收拾的動作,發現負責點餐的小姐是不負責收拾餐桌的,收拾餐桌另有其他服務生。一張桌子約莫收拾了十五分鐘,連檯布都還沒有換好,動作之慢,令人嘖嘖稱奇。

  上菜速度甚慢,除了涼菜桂花糖藕,在點完餐後約五分鐘即送上來,在吃桂花糖藕時向跑堂的要飯,等桂花糖藕吃完,飯還沒送到。約莫又過了五分鐘飯才送來,又過了約十分鐘才上第一道熱菜?扒海蔘,其他的菜還好,接連著上。等菜上完,點餐小姐走過來問菜吃不吃得慣。我說很好,點餐小姐說,上海菜有點甜,很多人吃不慣的。我說很好呀!吃得慣的。問她城隍廟那兒是不是還有一家上海老飯店,是不是同一家?她說,不一樣的,那家是一般飯館,這裡是賓館菜。我說,這裡的菜比較細緻吧!點餐小姐說,不一定的,上海老飯店比較老,菜比較細緻。

  我心裡頭想,這位點餐小姐不知是上海老餐廳的員工,還是城隍廟上海老飯店的員工?這麼不幫老闆講話。但幾位服務小姐的口音都軟軟的,你也不會對她生氣,好像講話就該那個樣子,而且好像她講的是真的,沒有騙你。

  不過這家上海老餐聽的菜做得真好,紅燒肚襠的肉質極?,吃起來口感甚佳,?扒海蔘味道也很好,只有蟹粉獅子頭肉稍乾。蘿蔔排骨湯的蘿蔔切成絲,排骨燉得極爛,湯極清,吃起來有幸福的感覺。

  吃完飯約八點二十分,看我到還有客人進來,問服務小姐,不是說八點半就結束營業嗎?她說裡面是訂位的,可以吃到十二點。我說那如果我們沒吃完,可以移座去裡面吃嗎?她說,可以的,只要以前結帳,可以繼續吃的,吃到九點半。九點半以後呢?可以移座裡面繼續吃。我心裡想,怎麼會有這樣的員工,彷彿不喜歡客人進門似的,領檯的如此,點餐的如此,跑堂的也如此,如果我是老闆真會氣死。但這家飯店的菜做得真好,格調品味亦高,價格亦平實(我點了三個熱菜,一個涼菜,結帳時才人民幣一百零七元),如果不趕時間,倒不妨學上海人悠忽悠忽的心情,到這裡來好好吃頓飯。

                             2005/07/12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