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9. 生活的樣式


  生活的樣式人人不同,有人歌聲舞影、醇酒美人,猶自煩惱憂心;有人簞食瓢飲,不改其樂。

  我自己的生活倒是平凡安適,反正沒有什麼大志向,不太羡慕別人,生活也沒有太高遠的目標,只是一逕兒生活在自己的天地裡。

  每天從家裡出發到學校,我習慣性地從後山進入校園。路在車輪下展開,右邊的大葉油加利樹,不論春夏秋冬,總是展現墨綠葉片;左邊的青楓隨著季節展現不同的語態;春日新芽,嫩綠的葉片在晨風裡向上生長;夏日翠綠,與道路右邊的大葉油加利樹相互輝映;秋日蕭索,楓葉轉紅,把大地點綴得美麗起來;冬日枯寂,由枝椏間望去,景美溪蜿蜒而過。從學生時代到乞食講堂,在這所依山傍水的大學待了二十幾年,生活似乎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習慣了生活的步調,節奏固定,有如四四拍子的慢板,一路平穩行去,連休止符亦是精心安排。沒有波濤與驚奇,竟連如歌的行板也未曾出現。也許我太專注於思維上的事,生活乃單純得有些枯索起來。每天讀書四小時,聽音樂三小時,每週打三次網球,寫三千字講義或論文,像在設定好的跑道上慢跑。這本來就是我企求的生活節奏,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甚麼改變,也似乎沒有改變的可能。

  朋友們問我在哪裡,我總是套著廣告詞說:我不是在家,就是在研究室或網球場,不然就是在三者之間的路上。也許我太耽溺於自己的思維世界,很少注意外間發生了什麼事。年少時亦曾意氣風發,懷抱澄清天下之志,想做一個社會良心的知識分子。後來發現自己本分都做不好,就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天地,讀史學文,偶爾執筆屬文,亦不過是生活瑣事,雜思冥想。一個打了十年網球,聽了二十年音樂,讀了三十年書的研究工作者,大概也沒什麼豪情壯志了。沒有豪情壯志也好,至少不會傷害別人。平凡人有平凡人的生活樣式,本毋須遙望天邊的彩虹,卻遺忘身邊的玫瑰。

  前些時候在常上的一個音響網站,看到這樣的簽名檔:

   生活就像是被強姦,你要嘛反抗,要嘛就享受。
   工作就像是在賣春,如果你不行,就換另外一個人來做。
   社會就像是手淫,全部的事情都要靠著自己的雙手去解決。
   發薪水就像是月經,一個月不來那麼一次總覺得不能安心。

  雖然文字有點腥膻,卻真實道出現代人上班族的無奈,讀來令人心酸。所幸我的生活沒有這般無奈,至少在沒課的時候,不必看別人的臉色。

  沒有絢麗,只有平淡。也許就是追求這一分自在吧!乞食講堂總還有幾分獨立的人格,除了每星期必須上幾堂課,大部分時間我還是自在的。雖然有點鴕鳥,亦不失為安身立命之道。

                              2004/7/25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