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彷彿看到年少的自己


  接到你的卡片時,教師節已經過了,但我仍為你卡片上寫的文字深深感動著。

  二○○三年天,赤熱的南臺灣,天氣蒸騰得什麼似的。我剛剛結束學校的暑期班課程匆匆趕來,主辦單位說你是我的輔導員。我看了一下名字,在心裡默念幾次,亦記得不是很真切。接下來的三天活動時間,你從頭到尾陪著學員們,我則因為每節課要接待來授課的老師,有時又得自己粉墨登場,以及批改學員習作,忙得不可開交。緣於這個文藝營初創時我剛到主辦單位上班,沒想到一晃眼就是十九年,比王寶釧苦守寒窯還要多一年。因為不曾中斷,所以每年暑假我都到這個營隊來帶班,曾經合作過的輔導員亦不下十位,而你的盡責和細心,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後來看到學員貼在網路上的照片,我才發現原來結業典禮時,我們竟不捨地相擁而泣。

  你在卡片上寫著:總是不自禁地會想起那天向晚的結業典禮,眼淚嘩啦啦地洩盡了我心底的秘密。但我實在非常享受那樣的哭泣,長大了常要想著如何得體、如何安排,有時怕自己逐漸失去了年輕的敏感、愛哭、多愁及其他。反而常讓心情少了迴環停泊的餘地。能哭,是件幸福的事!尤其看了當天的照片,雖然對自己醜陋的哭泣感到羞赧,但是一見到身邊老師燦爛的笑容及溫暖的臂彎,便讓我對著照片回味再三。同樣是哭與笑的對比,但我仍可以清楚感受到兩種外在表情的內在質地是如此的相同。那天我的淚水裡滿是感激與幸福,我也該學習老師用燦爛的笑容面對。

  讀著你的文字,我彷彿看見年少的自己,那樣的易感與脆弱。似有若無地在劄記本上寫著:當蒲公英的種籽向天空飄散,那正象徵著想念的瀰天漫地。如果你知道我多麼想和你交換所扮演的腳色,你就知道自己有多麼幸福。就像我很喜歡的一則咖啡廣告(雖然我從來不喝罐裝咖啡),「想笑,就大聲的笑;能接吻,就不忙著說話;穿上最漂亮的鞋跳支舞,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是的,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而我卻常常把生命浪費在許多無聊的事物上,還要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我想,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會大聲的笑,盡情的哭。但你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在許多時候我不能大聲的笑,更不敢盡情的哭,一個中古OG桑如我者,表現出來的樣子總也是不溫不火,沒有激情也沒有傷悲。雖然我很喜歡四十歲以後的自己,但如果能回到少年十五二十時,我相信自己會活得更痛快些。

  謝謝你的卡片,謝謝你卡片上的文字,讓我彷彿看到年少的自己,如此易感與脆弱;而此刻的我,多麼希望再擁有一次盡情揮灑的年少,理直氣壯的悲傷和感動。而楊喚詩裡白色小馬般的年紀的你,當然可以想笑就大聲的笑,想哭就盡情的哭,因為年輕只有一次,豈可讓生命留白。


                             2003/10/0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