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0. 學習聆聽


  人吃五穀雜糧不能無病,病則求醫;醫生望聞問切,開出葯方,葯到病除或葯到命除,有時得靠運氣。

  打從小學起我就是學校各式球類代表隊,從小學的躲避球、手球、棒球到桌球,國中的桌球、排球、籃球,高中的排球、籃球,大學的籃球、英式橄欖球,到教書以後的網球;因為常運動的緣故,一向少病。不意年過四十,身上的零件開始老化,有時不免出現各種病痛;初時殊難調適,久之乃漸能接受,就像教我聽音樂的師父吳心柳先生,晚年罹患癌症時所說的:「我是鈑金完好的勞斯萊斯,不過裡面的零件都壞了。」我的命沒有吳心柳師父貴氣,只能說是一部鈑金完好的小貨車,不過裡面的零件亦開始壞了。

  汽車零件開始壞就得進廠保養,身體零件開始抗議就得看醫生;託全民健保之福,看病大抵尚稱方便,我住處附近即有一家教學醫院,雖然學校同事對這家醫院頗有微詞,因貪圖路近,我乃就近看病。年過四十,舉凡心臟血管、泌尿系統、坐骨神經,現代人該有的各種毛病,陸續登場。

  可看病的時候得有好脾氣,否則雖非重病亦氣掉半條命。話說有一回我因腋下出現囊腫,須將膿血抽出,於是到醫院動外科手術,醫生在囊腫處切開一個缺口,用針筒將膿血抽出。過程很簡單,抽出膿血,敷上葯布,等傷口復原即可。但過了一個禮拜,我仍覺腋下傷口極為疼痛,洗澡時照鏡子才發現原來痛的原因不是傷口,而是醫生換葯撕美容膠布時,把我的皮給整片撕下來了;再去換葯時,我責問醫師何以如此,醫師始訕然致歉。

  最近因血尿到醫院檢查,醫師做了各種檢查,包括超音波、顯影X光攝影,均未查出原因,最後只好做內視鏡檢查。在整個過程中,醫師幾乎不理會我的敘述,完全用其專業判斷做各式檢查,所謂望聞問切,僅得一個切字,根本不理會望聞問。直到最後做完內視鏡檢查,才發現方向完全錯誤,而我已歷經一個月的折騰,不僅身體受罪,耽誤教學與研究,尤為難以彌補的損失。

  後來我查閱家庭醫學百科全書,發現如果醫師肯聆聽我的敘述,應該很容易判斷診治方向,卻因知識的傲慢,不肯聆聽病人的敘述,而導致我多受許多不必要的罪。

  在臺灣,因為社會風氣的緣故,許多最優秀的高中學生都以醫學院為第一志願,醫師們亦常自居為第一等人,視病人為二等公民,這種知識的傲慢,造成超過百分之五十的誤診率,嚴格地說實在非常要不得。

  而在平常生活中,我們是否也犯了同樣的錯誤,急於表達意見而沒有耐心聆聽?現代社會過度強調表達而遺忘聆聽的藝術,殊不知聆聽是學習的重要方式,一個人老是展現自己,怎麼懂得謙虛的美德?尤其關乎生死交關的醫師,學會聆聽可能是看診的首要功課,至少讓病人稍稍受到一點尊重,不要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而非像現在這樣惴惴然走進醫院,猶如走進屠宰場,只有任人宰割的分。

                             2004/10/24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