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3. 那羅文學屋


  都是因為陳銘磻的緣故,我第三次來到那羅。

  那羅是陳銘磻的文學原鄉,我尋夢而來,一路哼著歌,彎腰摘了一束迷迭香。

  一九七○年秋天,陳銘磻帶著新竹教育局的一紙派令,隻身來到尖石鄉那羅部落的錦屏國小任教,從此結下與那羅的不解之緣。二○○五年一月十五日,陳銘磻所規劃的那羅文學屋落成,同時出版了他有關尖石的第十本書《花心那羅》。

  卅五年完成一個夢,那羅文學屋是陳銘磻的美麗夢土。

  二○○五年一月十五日,我隨著作家們從台北分乘兩輛遊覽車來到那羅;同行者有陳若曦、管管、愛亞、丘秀芷、林錫嘉、曹又方、丘秀芷、楊小雲、郜瑩、李宜涯和林文義等老少作家友人。寒流來襲,吐氣成霧,山上的氣溫很低,但文友們和原住民的心,卻像盛開的櫻花般沸騰了起來。

  那羅文學屋的構想,始於二○○四年六月,中國青年創業協會總會成員到尖石旅遊,陳銘磻向該會提及建造文學屋的構想,明暐紙器機械公司董事長劉明創當即允諾捐款一百萬元協助建造。青年創業協會總會另一名會員信義房屋仲介公司董事長周俊吉認捐三十萬元。隨後的幾天,創意人吳念真、導演梁修身、作家白靈、蔡文章、青創總會會長唐雅君、極品軒餐廳董事長陳力榮、青創楷模聯誼會總會長羅清屏等人,陸續慷慨捐款贊助,那羅文學屋的夢想一步一步實現。

  二○○五年元月十五日下午兩點吉時,泰雅勇士站在靈鳥文學風車瞭望台上,以傳統的自製火銃,朝天鳴槍三響,歌手范俊逸創作的〈看見音樂在草原上飛〉在空氣裡迴盪,那羅文學屋宣告正式開幕。泰雅族部落以辦喜事的心情迎接文學屋,在會場殺豬,藉以彰顯文學屋的神聖,並趕走邪靈,帶來好運。

  而在文學屋之前,陳銘磻於二○○二年協同吳念真、劉克襄等多位作家在那羅設立文學步道,奠立那羅文學園區的雛形。二○○四年年夏天,艾利颱風來襲,那羅文學步道毀於砂石,回到現場的陳銘磻不禁淚下沾襟。但他並不灰心,繼續尋求各界支持,另覓新址構築那羅文學屋。

  那羅文學屋以玻璃概念設計,看板記載著作家們的手跡,羅門、朱炎、季季、胡耀恆、愛亞、白靈、林文義、路寒袖等人均親筆留言。文學風景區展示描寫尖石和那羅部落的篇章,文學草堂舉辦部落自然生態、文學創作與戶外教學研習活動,文學舞台每周六由部落歌手演唱泰雅歌謠。

  屋外文學步道上有愛亞、管管等人的作品,緊鄰的民宿主人謝金祥(香兒)設立陳銘磻文學屋與石番洞書院。對那羅情有獨鍾的作家則有專屬園地,如愛亞小徑、寒袖香草園(路寒袖)、白靈生態池、秀芷花廊,這些將是第二期工程的重點。

  這間台灣首座的部落文學屋,不僅是原住民的文學教室,亦將不定期舉辦各種藝文活動。

  如果你到那羅來,別忘了到文學屋走走,融入這裡的山水情懷與部落文學之美

  卅五年前的一場邂逅,陳銘磻完成了他的夢。我尋夢而來,走進陳銘磻打造的文學夢土。

                             2005/02/03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