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5. 好男人與小男人


  常常看到我的助理們為情愛所苦,有的是女友要求東要求西,不免疲於奔命。有的是根本不知道女友想要做什麼,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忽爾說要共創未來,忽爾說想要一個人。搞得我的助理們無心工作,一個個成了為愛情煩惱的維特。

  女生最愛互相比較,譬如同事(同學)的男友來接伊下班,伊的男友不來接伊;朋友的男友和朋友去吃情人節大餐,伊的男友抵死不從。零零種種,凡能比較的無不比較,不能比較的也要比較。搞得男生人仰馬翻,還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我常常想,社會風氣好像錯把小男人當成好男人了,其實好男人應當有別的好,而不只是這些細碎瑣事。

  除非生在豪門之家,一般人總必須經過許多奮鬥和努力,才可能有些許成就。如果年少時把時間都用在男女情事的應對上,想要成功恐怕會有點困難。女人總希望男友事事體貼,有事沒事來個溫馨接送情。體貼的小男人當然受女人歡迎,但男人歲月中年以後,如何有本事與人比勁道、較力氣,又是另一回事。好男人可能是小男人,小男人未必是好男人。至於那些殺豬,則和所謂好男人或小男人都沒什麼關係。

  最近友人間津津樂道的是,一場新郎新娘加起來超過一百歲的婚禮,男的五十五歲,女的五十一歲,相戀十年,終於決心走向地毯的那一端。男方老爸不肯出面為兒子辦婚禮,說要結婚自己辦,這個年紀該主持孫子的婚禮才對,怎麼還來為兒子辦婚禮?這位老爸講得確實滿有幾分道理。

  一位年過四十的未婚女性友人,有一回慨嘆怎麼好男人都不見了。同座的一位老兄回伊:「好男人不是已經結婚,就是結了兩次,否則大概就是同志。」不知是否真有其事,但這位老兄確實結了兩次婚,在座亦有同志友人,想來有幾分道理。

  有位同事最羡幕的是「上帝之鞭」阿提拉,史書記載他六十歲時,娶了一位十八歲的新娘,結果死在新婚之夜的床上。我想歐洲人大概很感謝這位新娘,因為她使歐洲免於再遭受上帝之鞭的屠戮。

  大提琴家卡薩爾斯(Pablo Casals)八十八歲時,娶了他二十五歲的學生做妻子,傳為樂壇佳話。八十二歲的華裔諾貝爾物理獎得主楊振寧,與二十八歲的翁帆結婚,是二○○四年底人們茶餘飯後的熱鬧話題。男人發願有為者亦若是,女人則慨嘆不只要與自己的同輩競爭,還得與孫女輩競爭。

  我當然不敢妄想自己是阿提拉、卡薩爾斯或楊振寧,對這樣的人類奇葩,哪有幾人能夠。我也不羡慕袁枚寫的「老尚風流是壽徵」,凡夫俗子自有凡夫俗子的喜樂,平穩安適,大概是我生命情調的抉擇。既然當不了好男人,亦無心做小男人,只好乖乖做一個凡夫俗子,日升月落,開心過生活。至於成為人人髮指的殺豬,我大概也是沒本事的。

                             2005/03/26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