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6. 廣告信,殺無赦


  如果您像我一樣每天使用電子信箱,相信您一定也會和我一樣火冒三丈。

  自從政府推行e化以來,各政府機構與民間單位,莫不馬不停蹄,急於趕上資訊時代的腳步。於是乎黃口小兒學電腦,八十歲的阿公也學電腦,說起來是似乎是一樁好事,可以和世界同步。尤其一九九○年代以後,電腦軟、硬體的進步一日千里,硬體從早期的Apple II,XT PC,到AT PC,以及廿一世紀的Pentium 4,其運算速度早已超越早年的微電腦(Mini Computer)。而多樣的軟體,方便的使用方式,人性的介面,一隻滑鼠在手,天涯若比鄰。友朋間的電子郵件往來,取代了傳統的書牘函札;從事學術工作者,滑鼠一按,該有的資料瞬間在螢幕上出現;說來真是方便省事。

  但真是如此嗎?恐亦未必盡然。

  現代人的生活,幾乎離不開電腦。曾幾何時,網路耽溺症已悄悄來到。在美國,掛網路耽溺症門診者有日益增加之勢。在臺灣,大學生每天上網者,比例之高,令人咋舌。這些都是電腦化所帶來的後遺症。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真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使用電腦書寫,我亦算得上是急先鋒。在四年級的OG桑中,我是較早使用電腦書寫的,十幾年來用電腦寫了不下數百萬字學術論文和文學創作,早已取代紙筆成為我生活裡的親密伴侶。但邁向廿一世紀以後,我對電腦有漸覺厭煩之感。雖然對電腦的方便性,我仍多所倚峙,但對電腦帶來的困擾,似亦束手無策。

  如果您和我一樣,每天有使用電子信箱的習慣,相信您會和我有同樣的感受。常常為了在信箱裡找三封信,每天得殺掉最少一百封信。那些寄廣告信者,壓根兒是亂槍打鳥,只要獲得網路公司提供的電子信箱地址,按一個鍵可以寄出上百萬封電子廣告信,不論有用無用,反正寄了再說。這種寄廣告信的方式,和從前透過郵件比起來,真是方便、快速太多,也比派報社的速度快多了。於是寄廣告信者只要花十秒鐘,極可能造成收信者數十萬小時的浪費,所耗費的社會成本,甚至大到無法評估。

  雖然有軟體可防堵廣告信,但亦只是標上註記,信箱主人仍要自己動手去刪。縱使將寄發廣告信者列為黑名單,發信者只要將地址隨便改個字就無效了。於是廣告信依舊每天如潮水般湧進電子信箱,每殺一封廣告信,我心裡就暗罵一聲,「發廣告信者,殺無赦」。可是說歸說,做歸做,電子信箱裡永遠躺著一封封的廣告信,猶似蝗蟲過境,舖天蓋地而來。

  孔老夫子曾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我真的很想說:「寄廣告信者,其無後乎!」

  然而縱使我用最惡毒的字眼咀咒,明天打開電子信箱時,信箱裡仍躺著上百封的廣告信等著我大開殺戒。無奈的時代,無奈的電腦使用者,只能在心底暗暗咒罵「廣告信,殺無赦」。

                             2005/04/28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