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7. 框框


  我們活在一個到處是框框的時代,上身穿襯衫,下身穿褲子/裙子,是符合社會標準的穿法。如果把褲子或裙子穿在上半身,襯衫套在腿上,總不免招來異樣的眼光。正常的情形是襪子穿在鞋子裡面,如果襪子穿在鞋子外面,大概會被認為不正常。

  但真的是這樣嗎?所有事情都得按規矩來嗎?不按規矩會怎樣?我們有沒有勇氣打破框框,做一點率性的事。

  性愛可以做不可以說,直至今日衛道者仍三緘其口,但我們卻很少去想孔子也有後代。我有一位念生物科技的朋友,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電視上播出動物交配的鏡頭,美其名為科學;播出人類性愛的鏡頭,就是公然猥褻。所以,看Discovery節目是高尚的,看情色錄影帶則是低級的。

  參加康梁變法,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在《仁學》中曾對性有突發奇想的論述。譚嗣同《仁學》云:設若淫器生於額上,君臣相見則淫器相交,則淫何穢之有。當年我讀到這段的時候,真是嚇壞了。不過,想要衝決一切網羅的譚嗣同卻令我有點失望,他在入獄前偽造父親與他脫離父子關係的信,以保全父親之令譽與身家。讓大聲疾呼要衝決一切網羅的譚嗣同,留下連親情之網羅都無法衝決的文獻,遭致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之譏評。

  社會上總有些無法突破的框框,這些框框有時是文化的,有時是傳統的,對錯之間殊為難言。借用宋代理學家的話來說,這些框框實非「至當歸一,精義無二」。譬如時尚專家會告訴我們穿什麼配什麼是對的,穿什麼配什麼是不對的,這些框框對自認有教養者,固為金科玉律,我卻老想要小小的反叛一下。

  有一回在友人的家庭聚會中,遇到一位美麗時髦的女士,打扮得光鮮亮麗,自然成為那天聚會的焦點。在隨意交談時,這位女士說了一段令我有點不快的話:「奇怪,好男人都跑哪裡去了?我只不過要找一個講話不帶臺灣國語,穿黑皮鞋不會穿白襪子的男生,怎麼這麼難呢?」

  對這位女士而言,臺灣國語代表粗俗,穿黑皮鞋配白襪子則是沒有教養。但真是這樣嗎?臺灣國語猶如美國有南腔北調,曾在美國念書的這位女士難道不知道嗎?一口南方腔的歌手包勃.狄倫(Bob Dylan),他為反越戰所寫的歌曲,迄今仍膾炙人口,有誰會取笑他的南方腔美語呢?何況這位女士喜愛爵士樂,總該看過路易斯.阿姆斯壯(Louis Armstrong)老愛穿著黑皮鞋白襪子照像,以示對白人社會的抗議。因為白人社會的上流人士不會穿黑皮鞋配白襪子,他們認為那是沒有教養的穿法。可是,難道白人上流社會是一切的標準嗎?否則紐奧良爵士公園那尊最大、最醒目的彫像,就不會是具有抗議精神的路易斯.阿姆斯壯。

  在我們生活周遭,有多少這類黑皮鞋配白襪子的框框呢?這些框框還要繼續下去嗎?

                             2005/04/28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