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孩子的天地


  兒子今年要上大學了,五月時選擇推甄入學,考上中國醫藥大學醫事技術系生物科技組和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我們共同決定讓他去東海念書,除了因為我自己是東海畢業的,有著無以名之的大度山情結之外,我和孩子的媽咪亦覺得那是一所比較像樣的大學。

  其實我一直不太管孩子的事;從小到大,孩子的聯絡簿,我只簽過一次名,大部分時候是媽咪簽的。並非我不關心孩子,而是覺得應該給孩子一個獨立思考的空間。孩子的考卷我好像也只簽過一次,我是完全讓小孩自主的。

  常常看到一些父母,讓孩子學東學西,從畫畫、下棋、音樂到各種運動,英文、數學、作文,林林總總,不一而足。有一回看到隔壁家的小孩每天輪著上各種才藝班,以為大概他的父母才華洋溢,試問之下,始知父母什麼都不會,所以要求孩子什麼都學,以彌補自己的缺憾。

  近年來,許多人怪罪教改,認為愈改愈糟。我倒有另一種看法,如果我們的父母不改變心態,教育怎麼改大概都沒有用。試想一個臺北的國中畢業生,能進建中或北一女的比例不會超過百分之三,換句話說就是有百分之九十七的家長不滿。而每個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進第一志願,於是罵教改的聲浪就永無寧日了。所以,真正有問題的不是教育制度,也不是孩子,而是家長。在家長的觀念未改變前,教育怎麼改都是沒有用的。

  我可以接受小孩不上名星高中,我不在意小孩是否上國立大學,只要孩子讀得開心,念哪兒都一樣。當然我仍有小小的私心,就是希望孩子念一所稍稍像樣的大學。我所謂像樣的大學,指的是文理工商平均,校園寥廓,而非公私立或排名高低。

  孩子是否能快樂成長,是我比較關心的。記得孩子在小學五年級時,我和媽咪送了他一部電腦,並且讓他獲得房門反鎖權;主要就是讓他有自己的世界,大人不要太去干涉他。國中一年級時,我們送他一套音響,他聽的音樂和我完全不同,也和媽咪不同;我從不打開孩子電腦看他的Email,也沒偷看過他的手機留言,甚或青青邊愁似有若無的情書。家裡的天條是:每個人都是獨立而完整的個體。

  未來我也完全不打算依靠孩子,因為每個人照顧自己,上帝照大家。平常我身上帶著器官捐贈卡,發生意外時能用的東西都會被拿去用;我也簽了大體解剖同意書,蒙主寵召時遺體將送給醫學院做解剖教學之用。然後請最親蜜的親友領回骨灰,在不影響環保的情況下,隨意找個地方,挖個洞,撒下骨灰,罈子還可以回收利用。

  孩子有自己的天地,讀書不是唯的選擇,甚至孩子推甄上大學後,告訴我他第一件想做的事是想組個Band,我也覺得很好。反正只要不殺人放火,能好好照顧自己,其他的事實無須斤斤掛意。

                             2005/08/1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