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6. 冬日即景


  我的心情不想佇留冬天,欲向人間借早春。

  幾番寒流來襲,天氣驟地冷寒起來。裹著厚厚的毛衣,頸脖繫上絲巾,披上風衣,大剌剌地走在校園裡。學生看了說帥氣,希望我常常這樣穿。想想不免好笑。都已年近半百了,還有什麼可帥氣的,不過就是禦寒罷咧!倒有點像半百老翁沐猴而冠。沐猴而冠就沐猴而冠罷!在冬日裡讓自己開心一些也是好的。

  從後山進入校園,靠近景美溪那排楓樹,歷經幾番寒流,葉子已泛紅,從山上往堤岸望去,有一種蒼茫之感。我一直很喜歡忍冬裡的蒼涼,在這冷寒的季節裡,別有一番悲壯。路邊的狗兒慵懶地躺在地上曬太陽,難得的好天氣,看牠們舒展著身子,舒服地享受冬陽的溫暖,令我不禁既羡且妒。我常羡慕校園裡的流浪狗,因為沒有主人,愛怎麼躺就怎麼躺,想怎麼跑就怎麼跑,閒步也好,蹲坐也罷,總是這般自由自在。不像那些被豢養的寵物狗,主人總要剪剪毛,甚或套上鈴鐺,穿上背心什麼的,看起來不免有點礙眼。崇尚自由如我者,最不喜拘束,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一位在我研究室工讀的學生講了個妙論,他說狗比人自由,躺在地上曬太陽的姿勢,怎麼舒服怎麼躺,沒有人會去干涉牠雅不雅。人就沒這麼簡單了,各種文明的束縛,你喜歡的全不合社會規範,只好乖乖的任人宰割,甚至什麼都不做。我聽了只能莞爾一笑,既然是人就不會是狗,除了羡慕,大概也沒什麼別的好辦法。而校園的流浪狗因為有學生保護,校方不敢找人來抓,一群群山上山下自由來去,神氣得很。有時上課上到一半,狗兒走進來趴在地上聽課,你也不能趕牠走,倒顯得這所學校還有點自由氛圍。

  校園裡的女學生們,上身裹著厚厚的大衣,下身穿一條紅綠相間的蘇格蘭裙,腳上著一雙長統皮靴,看起來俏皮而帥氣,感覺年節的氣氛濃郁了起來。圍著長圍巾的男生女生,吐氣成霧;遠方傳來聖誕歌聲,冬日已深;告別舊歲,新春將至,冷冬倒成了喧鬧的季節。

  適時紅了葉子的楓樹,把風景渲染得歡愉起來。我喜愛這樣的季節,當草木林樹塗上溫暖的色彩,猶似造物主拿了彩筆這裡那裡的畫將起來。落葉的留白,紅葉的喧鬧,把大地塗抹得斑斕燦爛,讓人忘記冬日的冷寒,倒似早春已悄悄登場。

  冷寒的天氣,多彩的顏色,把冬日渲染得熱鬧起來。林樹脈脈,狗兒閒步,高反差的對比,四時迭替在自然裡輪迴。雪萊的詩句:「冬天盡了,春天還會遠嗎?」望著眼前的冬日即景,期待春暖花開,枯枝勃發新綠,迎向大地的春和景明。


                             2003/12/20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