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9. 開心只屬於自己


  悲傷易引人同情,開心只屬於自己。

  在我們的時代,很少人真正為別人開心。大部分時候只是虛情假意一番,反正做的人臉不紅氣喘,受的人假裝心領神受,亦不必拒人於千里之外。話說回來,自古本即共患難易,同享福難。每個人都想當老大,有幾個人肯自居老二、老三?漢高祖奪得天下後,未遭屠戮之功臣幾希?宋太祖更直接,乾脆杯酒釋兵權。

  我常常想,到底該為自己開心?還是為世人悲傷?「憐我世人,憂患實多」。世間憂患之事已經太多了,我們何不讓自己開心一些?而現實人生裡卻常常是你愈悲情,同情者就愈多,彼此互吐苦水,相濡以沫。我實在搞不懂,悲傷者去安慰悲傷者,能獲得怎樣的結果?在許多時候,我是有點害怕這種情境的,用彼此的口水舔食傷口,豈不是愈舔傷口愈痛?這時如果其中忽然有一人找到快樂的理由,似乎很容易和原來的悲傷群體產生隔閡。於是找到快樂的人離開了,留下一群悲傷的自憐者,繼續用彼此的口水舔食傷口,相濡以沫。

  把快樂分給大家,將悲傷留給自己。一般人大概很難做到,只有馬戲團的小丑努力以赴。現實人生很難找到肯這樣做的人,大家每天忙著吐苦水,一個比一個悲慘,彷彿這樣可以得比較多的同情。

  有一回遇到因編撰高中歷史教科書課綱而遭受師友指責的史學前輩,他說了一句頗耐人尋味的話:「一條受傷的老狗,只能偷偷躲在角落舔食自己的傷口。」我完全可以理解這種心情,因為我亦曾因撰寫統編版國中教科書而遭師友批評。時過多年,午夜夢回時兀自撫著胸中的傷口,撿拾破碎的彈片,不知是誰扣的鈑機。

  媒體日日所報,總亦是憂多於喜,一小時的電視新聞,半小時八卦,二十分鐘負面新聞,十分鐘勉強算重要大事。弄得人心惶惶,彷彿整時代已病入膏肓。

  我們的社會不只是病了,而且病得有點怪。幾乎所有的自殺都歸結於憂鬱症,而且只要祭出這個法寶,一切都變得可以被原諒。然後開始罵政府、罵社會。都是政府和社會的錯,才會造成這麼多憂鬱症患者,而自己沒有任何錯。媒體天天這樣報,許多人也這樣相信,這真是很奇怪的邏輯。

  自怨自哀的人愈來愈多,愈自怨自哀就愈引來同情,於是各種廉價的同情,好像不要錢似的,隨時可以漫天拋撒。反而那些默默生活的,擔負起社會中堅力量的,成為無聲的一群。莫為死者流淚,請為生者悲傷。我更期待一種積極向上的人生,而非那些老低頭看自己肚臍眼的自戀症患者。

  可不可以有一種更積極的人生,更開心的生活。而非一步一步走向沒有光的世界。讓我們更相開心的活著,學習用微笑面對一切的困難,把日子過得陽光燦爛,而非陰雨??。

  讓悲傷躲在角落,將快樂與大家分享,也許日子會過得愜意一些。

                             2005/08/1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