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結愛


一、 本書介紹

  本書收錄作者1980-1984年間的生活小品。

二、 目次


卷一:菟絲

千里煙波
泛黃的書籤
有所思
青梅.童年
那一年夏天
宜其室家
上學的路像郊遊
溫柔的母老虎
客來
快樂
晚餐後的約會
小鳥的故事

三年

卷二:女蘿

驚喜
吉普賽之家
惜福
黃曆記事

待嫁女兒
牧場的天空
春到料羅
山緣

卷三:遠松

在我們的時代
街景一九八五
瓦釜雷鳴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儒雅吾師
那一棚蒼老的大鄧伯花
大隱──鍾肇政印象
春城無處不飛花
椅子
閒情


三、 自序

  一九八四年十月六日。

  臺北地方法院公證結婚禮堂。

  結婚進行曲的悠揚樂聲堙A十二對新人挽著手聆聽公證人的祝福:

  「願你們彼此相愛,共同創造美好的新家庭。」

  翎君穿看銀白色旗袍,轉頭看了我一眼,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此時,翎君二十一歲,剛剛大學畢業,我二十四歲,研究所碩士班二年級;兩個人學業未成,更別提事業了。但我們卻勇敢邁出人生的第一個大步,所秉持的理念是:先求安身再求立命。

  婚後兩人都忙,一方面研究所課業繁重,另一方面且要為柴米油鹽奔波。我們的生活可說是極為清苦,就靠看教育部每月所發的獎助學金,以及偶而筆耕之所得貼補家用。縱使如此,我們的生活仍然過得豐富而多采。在不斷與古人心靈對話的讀史道路上,翎君與我擁有最親切的情分。

  三年歲月倏忽即逝,翎君與我於一九八七年六月同獲碩士學位,更巧合的是兩人畢業典禮在同一天舉行,算是誰也不吃虧。當亮麗的陽光照滿校園,杜鵑和鳳尾草都開了花,翎君大腹便便穿上碩士服,覺得真是收成豐碩了呢!

  八月,翎君於陽明醫院產下一子,取名彭博,乃諧音「蓬勃」之義,希望這個孩子將來蓬勃發展,壯碩健康。

  孩子出生以後,家塈馦K歡聲笑語。小彭博果不負所望。長得方頭大耳,壯碩無比,頗有乃父之風。並且,婚前子後最是人生得意,十一月,翎君坐完月子,進入籌備中的《歷史月刊》擔任主編,於是這個家開始邁向平穩之道,我們多年的期盼於焉落實。

  收集在這本書的三十四篇散文,記錄了翎君與我生活堛甄I點滴滴,寫作的時間前後將近五年,內容則是相識十六年來的紀事本末。翎君常說:「夫妻都是上輩子相欠債,這一生來還。」我想,這樣子的「相欠債」,倒也還得心甘情願。

  書分三卷,卷一「菟絲」所記,泰半關乎翎君,自小到大。愛情與婚姻,頗取法於《浮生六記》;而是書正乃翎君所愛。卷二「女蘿」則以我為主,殆屬生活札記之屬,小道閒情,聊供茶餘飯後之談助。卷三「遠松」所錄,對時代多所感懷,宜歸內心之思索,而所記師友情誼,山高水長。

  在這些年堙A翎君與我領受最多的,是師長的疼愛,戴玄之、閻沁恆、張玉法、林能士與張哲郎老師等,於治學處世之引領,使我們一路安穩地走了過來。師母們則待翎君與我有如子女,噓寒問暖,在在都是感心。

  在日常生活堙A有幾位朋友對我們的鼓勵與相惜,一直是銘感於心的。他們是梧桐、秀美夫婦,汎森、文芳夫婦,展良、璦玲夫婦,明洵、玥秀夫婦;這些年歲相若的朋友,有如同行於人生之大道,實難能而可貴。

  我們同樣感謝《聯合文學》發行人張寶琴女士的縱容與照顧,使我和翎君能順利完成學業,以及對小彭博的疼愛,猶若子弟家人。而圓神出版社負責人簡志忠兄的盛情雅意,使本書能順利付梓刊行,在此一併致謝。

  《詩經》有句曰:野人食芹而甘,敢奉君子。宜為本書之最佳寫照。




◎《結愛》
台北:圓神出版公司
1988
207pp+vi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