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7. 我們在這裡分手


一、 本書介紹

  本書收錄作者1988-1991年間的散文創作。

二、 目次


卷一:芋仔番薯

打斷手骨顛倒勇
我們在這裡分手
芋仔番薯
赤腳走在大地上
走過生命的困境
星垂平野
容忍與諒解
菩提樹
陽光和小雨
驛站

卷二:與子偕老

上山買茶去
不知道是習慣還是愛
牛筋草
孩子,我在前面的路上等你
帶你到海邊
野菌
悲涼之秋
積木排高高

攜手同行


三、 自序

  重新整理文稿時,內心有著幾許的感懷。

  一九九一年夏天,博士班的課程告一段落,我忙著撰寫論文,長路漫漫,生也有涯,知也無涯,真不知那些路是怎麼走過來的?從東海岸的田間人家走出,遨遊於浩瀚的史學之海,偶然間的執筆屬文,竟已是千山萬水。

  也許這些文字都算不上是什麼文學作品罷!在生命成長的過程中,我是這樣的躑躅,讀史學文的追尋,逸樂與苦行的交次迭錯,我也曾猶豫徬徨,如果不是最後的堅持,我是否已淹沒於茫茫天地間?

  這座美麗島嶼,我是如此地深戀著,彼邊山,彼條溪水,永遠包著我的夢。花蓮海邊的白燈塔,是我生命裡永遠的風景;大度山蔥鬱的林樹,是我青春浪莽的夢土;太武山的碉堡,錘鍊我不屈的意志;指南山下的小桃源,是我求道的靈山;生命的種種歷練,造就今天的我。如果沒有這些,我祗不過是一片空空的白。而做了過河卒子,祗有拚命向前。

  在這本小書即將付梓時,要感謝的人真是太多了。首先要感謝的是聯合文學發行人張寶琴女士,她在未曾識荊的情況下給了我第一分工作,並且對我以及我的家人時時縈懷於心,本書既在我所曾任職的聯合文學出版,寶琴女士且慨允賜序,盛情雅意,誠摰感人。

  多年來,閻沁恆老師於研究上之指導,待人處世之啟示,使我每在困頓之時,思及老師的溫厚情懷,便覺有一盞明燈照亮未來的道路;閻師母於生活上之照顧,安頓我羈旅城市的漂泊無定,乃能用心於讀史學文。林能士老師的提攜與關心,使我在現實與理想間找到平衡的座標;林師母的好手藝則在師生共歡相聚時,常讓我們口頰生香。張哲郎老師時時勉以用心向學,使我相信雖然長路漫漫,終將抵達。齊邦媛老師每在我將停筆之際便注以強心劑,使我鼓起勇氣重拾筆耕心緒。蔡文甫先生提攜後進不遺餘力,使我常常覺得耕耘便是收穫。老友陳家帶引領我進入古典音樂的世界,使我在研究、寫作之餘,找到生命的寄情,雖然我常常為了樂曲或演奏詮釋觀點的差異與他唇槍舌劍。莊裕安的文學創作和愛樂之旅,與我最是相契,正好彌補了彼此外貌與心靈的缺憾。許綺文的金耳朵,使我瞭解原來弦樂不是乾淨甜美就好,還要有雜音才真實。孫瑋芒對文學的執著,常是激勵我繼續寫作的動力。游麗香每次到家裡來都帶了大包小包,好像救濟難民。師友的關心和鼓勵,一直是趨動我前行的最大力量。

  值此出書之際,要感謝的人真是太多了,在這裡無法一一列出名字,但我相信知交好友一定懂得我的心意。

                          1991年10月10日 寫於指南山下



◎《我們在這裡分手》
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
1992
182pp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