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 西北紀行


遠行

如果思念是一顆種籽
遠行的心情是年少飛揚
中歲以後,居家
是日常功課
遲遲艾艾的腳步
我是那無心漂泊的游子
天涯在左
歷史在右
奔越一場歷史京城之旅
陽光燦然
沒有斑駁
現代行者沒有歷史的痕跡
踏上旅程,孤獨是
注定的旋律
該是舒伯特冬之旅踽踽獨行的旅人
還是流浪者之歌的悉達多
也許
只是一場無傷大雅的
平凡旅程

1999. 7. 14 桃園中正機場

  提早到達機場,2: 40的飛機、12: 40就到。早上check in,坐在機場大廳,看著人來人往。本來以為暑假熱季,出國的人會很多,看來還好。

  我不是太常出國的人,而且這幾年變得有點像居家動物,喜歡待在家裡。出國前倒擔心掛意了幾天,加上昨天才趕完個人網路的信之五:〈尋找心靈的故鄉或南下牧馬〉,行李雖然陸續準備了幾天,卻一直沒有專心,直到昨晚才大致就緒。早上去繳了汽車牌照稅,買了感冒藥和胃腸藥,平常我是不用這些東西的,但遇到的人都說備而不用,所以還是買了。這是第一次遠行帶藥,自己亦覺好笑。也許真的年紀大了,變得小心起來。

  還要一小時才上飛機,身邊只帶了西安的旅遊手冊,隨意翻著,亦無法完整規畫西安的旅程。一到兩天的學術考察,剩下五天到處走走看看,反正行程未定,可以自由一些。

  這次出國一切都顯倉促,雖然計畫了很久,但六、七月實在太忙,無法用心於行程安排,但也只能這樣了,一切順其自然。

1999. 7. 14 星期三 香港啟德機場

  由於到西安的飛機延遲,必須在啟德機場待3個小時半。坐在啟德機場的餐廳,看著人來人往。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機場,有80個登機門,算得上是交通要道。

  機場面對維多利亞港,是填海建造的機場,天氣晴朗,海面波光粼粼,如果不是擔心行程,風景倒是頗為怡人。

  因飛機延遲近個半小時,抵西安時可能已過十二時,不知來接機的賈麥明先生是否方便。待會兒先打個電話通知,免得他到得太早了,待在機場亦是白等。

  紅日將落,環海的機場別有一番景致。旅客的腳步似乎也不那麼匆忙。南來北往,都是過客,似乎亦不必斤斤在意。

  逆旅孤寂,聽Emil Giles彈奏Brahms piano concert NO.1第二樂章,有幾分淒美深邃的感傷,在歲月裡流轉。

1999. 7. 14往西安的飛機上

  由於航班耽誤的緣故,現在是晚上9:00,正在飛往西安的旅途上。本來以為香港到西安是國際航線,沒想到九七以後,對大陸而言,西安和香港已是國內。但令人不解的是上機時卻需要台胞證。如屬國內線,憑證應在香港完成即可。

  原訂6:00的wld 204班機,delay到7:30起飛,預計10點抵達西安。我通知賈麥明接機的時間是10點半,在香港時又打電話說會延遲1個半小時,希望他不會12點才來。前幾天太忙,把20:25看成是晚上10點25分,應該是8點25分才對,現在反倒有點忐忑不安了。也許賈麥明會聰明的問好時間才來吧!

  空服員講話的腔調很字正腔圓,太標準了,反而覺得有點怪,但也證明大陸的普話教學是成功的。

1997. 7. 15 早上

  昨晚十點抵達咸陽機場,我把時間估錯了,結果賈麥明九點多到了一趟機場,十點半再來一次,接到我時已是十一點四十分。在機場和航警聊天,略可感覺此間的氣氛較認知開放,談及中央政治人物亦未特別緊張,或任何顧忌。倒是一位女計程車司機一直想拉我的生意,還好賈麥明來接,不然我可能真的坐她車。抵達西安已經12點半,我問是否有夜市,賈麥明帶我到回民街(坊上)吃烤羊肉串和涮牛肚,喝陜西產的啤酒,烤羊肉串口感甚佳,涮牛肚沾芝麻醬吃,味道像豆腐乳醬,感覺不錯。回民街的吃食此間稱坊上,回民亦稱坊上人。

  啤酒名干斯,採賈麥明云最好的是漢斯2000,因賣完故喝一般干斯啤酒,酒精純度3.5%,口味和台灣啤酒接近。

1999. 7. 15. 11:40 史念海的談話

  隴海鐵路每年下降十幾公尺,是因為漢唐的曹渠古道。 大陸改變很多,陜北的同安城,五胡十六國,當年水草甚多。20年前去時,滿眼黃沙,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只有兩家人,在河谷種地。現在種樹,養得很好。城是灰的,土是黃的,樹是綠的,彩色照片。

  黃土高原變化最大。

  黃河變化很大,每年都怕氾濫,修堤,春冬無水,變成很大問題。

  西安城變化很大,唐代西安可以乘船,現今早已無水。取暖靠南山木炭,用船運。現在吃水困難(缺水)。原本可以行船,何以現在無水?

  香積寺挖出一條船,可見昔往行舟之事實。

  中南山森林破壞的結果。中南山森林要恢復。

  這些都是經世之學。

  幾千年來,黃土高原變化極大,「茅」的形成。四周無土,一圓脊如立。

  夏商周都在黃河流域,現在人材都出在嶺南,黃河流域現在經濟不行,文化也不行了。

  蘇州一條街出十八個狀元,關中清代只出一個狀元。

  經濟不好,怎麼讀書?

  陜北小孩上學不要錢,但是還得幫忙家裡,故無法上學。

  陜北人很勤勞,九里山,找人引路,2層44階梯田(各22),仍無法養活家人。如此勤快,仍無法討生活。

  歷史地理應為當代經世之用,歷史地理學是一門有用的學科,甚盼當代學人共同努力,使其發揮歷史的功用。 史念海 1999.7.15

  通俗讀物,用字不能超過三百字,超過者均換過。

  婁敬傳:傳很容易寫,換字麻煩透了。讀者看了要查字典的字都不能用。

  白壽彝說:我是伊斯蘭教人,難道中國不要我。

  教書:北師大

  讀書:河南大學畢業 燕京國學研究所

  梁效:兩校(北京、清華)周一良是此筆名的重要領導人。

  1950年代用傳孟真的資料就被詢問,現在開放多了。

1999. 7. 15 下午4:00 訪李之勤

  軍中地理考查。

  文物普查。

  各地出版文物普查的書。以及各地的博物館。

  文革的宣傳品在地攤上還可以找到。包括語錄本等等。宣傳畫、繡章,均可找到。

  西北文物研究室併入西北大學,原本準備成立西北文物館。1940年代。

  北平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天津北洋工學院,併為西安臨時大學,後遷漢中,為西北聯合大學。西北大學和國民政府矛盾較多,因此戰後並未復原,留在西安,成為今日之西北大學。

  史念海47-48年到西北大學,師範學院成立時任史地系主任。

  史惟志是徐中舒的學生。童書業給史惟志寫信談到候外盧的中國思想通史學術上有問題。

  四川大學特別照顧徐中幹。

1995. 7. 15 星期四 西北大學賓館

  今天見到了史念海,因為陜西師範大學校園正在進行多項工程,繞了許久還未找到歷史地理研究所,後來賈麥明聯絡到史念海,就直接去看他。

  史念海當年輔仁大學畢業後,到禹貢學會跟隨顧頡剛工作,是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專家,今年高齡88,算前輩學者了。1993年譚其驤過世,史念海是大陸學者最最資深的歷史地理學專家。

  約十一點半抵達,我送史念海我的專書《歷史地理學與現代中國史學》,並進行簡單的晤談。史先生對黃土高原有深厚的研究,他認為黃土高原的森林遭受破壞,使黃土高原區的水系遭受破壞。原本在漢唐時代可以行船的長安,現在居然缺水,這種生態上的破壞,影響黃土平原的作物、人民的生活,現在最重要的是恢復中南山的森林。

  史先生的氣色、體力看起來均佳,除了因戴心律調整器無法戴助聽器,使耳朵有點沈之外,閱讀、書寫、談話都沒問題。尤其現在只指導博士生,沒什麼課,每天就在家裡寫作,而且寫的是長篇論著,我看到他的手稿乾淨、整齊,有一篇40頁的文章刊在《中國歷史地理叢刊》。25k的刊物,40頁,撰寫月餘即完成,寫作速度真是驚人。史先生不僅身體硬朗,且帶幾分霸氣,可能是長期擔任行政主管的緣故,很有架勢。且因為是博士生導師,88歲了還未退休,真是老當益壯。

  中午吃羊肉麵,陜北的吃食,一大碗羊肉倒進麵片裡,麵片用手略?後用撕的,缺口不齊整,和一般山西刀削麵用切的作法不同。麵碗中剝蒜頭佐食,頗有北方人之豪氣。此地吃食大體結實,很耐飽。

  下午去看李之勤,西北大學地理學的退休教授,年紀約75歲,因妻子中風,自稱在家照顧老伴當褓母。談話中略覺李先生已脫離學術研究,據云1988年即退休,少有新著。

  自李家出來,路上均為退休教授,一群老人在散步,亦有在退職員工活動中心打撞球或桌球者,退休教員宿舍區整體感覺極老化,據云老人問題在大陸亦造成許多壓力,看來銀髮族是各地共通的問題。

  在陜西師範大學看到學生打室外桌球,球桌以水泥沏成,頗為特殊。中午吃完麵,見有人在街角擺了桌打麻將,街道上車來人往,麻將照打,麻將牌甚薄。這種現象可能只有在大陸看得到。

  晚上到同盛祥吃羊肉泡饃,泡饃以半發麵製成,頗硬,食前用手掰成玉米粒般大小,兩個泡饃掰約半小時,交服務生,送廚房泡羊肉湯,據云羊肉湯先煮一次,把湯倒掉,用第二次煮的湯,去油且味醇。因泡饃為半發麵,結實,吃起來很有飽足感,兩個泡饃一大碗,吃得我撐極了。

  同盛祥在鐘樓與鼓樓間,前有極大之廣場,廣場下為百貨公司,賣場頗大,為開放式賣場,類台灣之遠企百貨,相當先進的賣場型式。

  鐘鼓樓前為西大街,植槐樹,探云此為唐長安之路樹,目前為西安市樹。惟今日在街路所見,以梧桐樹居多,西北大學校園亦以梧桐居多。市容綠化成果甚佳。

  1999.7.16早上9:00補記

1999.7.16

  早上到秦俑博物館,距西安約65公里,行車一小時,票價5元。沿途可以看見柳樹,使我吃一驚,羌笛何須怨楊柳,在黃土高原上可以植柳,可見綠化工作做得不錯。而且此間亦可見竹子,這些或許可以作為桃花源可能在北方的佐證。

  兵馬俑有三號坑,一號最大,是主力作戰兵群,占地約三個足球場。二號坑正在挖掘,修復的不及十分之一;一號坑亦有許多尚未挖掘,有些部分似乎不挖了,已挖者約為1/24。三號坑是參謀指揮部,挖出來的兵馬俑最殘缺,雖然在製作上最細緻。

  在兵馬俑買了一套的幻燈片和一套明信片,各費人民幣50元。在博物館外滿了一套小兵馬俑,四尊人俑加一匹馬,費8元,另買兩個最小號的人俑,費2元。

  由秦俑博物館乘車約15分鐘,抵華清池。前有大池,以前誤為華清池,1986年始挖出原池,其上有五間廳,為西安事變時蔣介石所居之地。往山上行,有兵諫亭(原名捉蔣亭)。

  在華清池下的華清池下的村莊午餐,吃涼拌麵皮,麻什,均辣,屬地方小吃。

  華清池返西安,遇堵車,費時一小時半,往賈麥明老婆所開之建築鋼管租賃公司,公司不大,主要是租鋼管,鋼模給建築公司蓋房子。

  晚上吃賈三灌湯包子,皮極薄,中灌高湯,有羊肉、牛肉、三鮮、素菜四種口味。以羊肉和素菜口感較佳。賈三灌湯包子在坊上(回民街),鐘樓轉角的巷子。昨晚吃羊肉泡饃的同盛祥則在鐘樓前廣場邊上,都近西大街,是西安最繁華之地。

7月17日星期六 晴

  早上往大雁塔,塔高七層。歸僧侶所管,塔前建大雄寶殿,遊客上香者眾,反遮掩了大雁塔的風采,氣勢、格局亦遭破壞。未登塔。參觀大雁塔費10元人民幣。

  陜西歷史博物館收藏甚豐,從史前到明清,各式生活及葬品,均為陜西所挖掘者,因西安十一次為都,文物豐富,非他地所能及。

  下午往小雁塔,高13層,登塔遠眺,視野極佳。

  購手染絲斤一條,費人民幣90元,原標價230元。

  晚餐吃河蝦,大小若拇指,頭大,肉無多,一斤16元,有紅燒、五香、腐乳,口感無多大差別,蝦肉有點像小龍蝦,但肉較小。

  晚餐後登西安城牆,明代所修,底寬20米,城上道寬18米,城高18米,長17.5公里,為大陸保存最佳之城牆。有98城垛,有跑馬道,上可馳馬;今有遊城車行其上,但僅白天。城門可通車,其旁有舞場,門票1.5元。由城上觀舞者,舞步甚大,速度亦快,有三步、四步,但四步亦快,舞曲為中國歌曲,高亢,節奏快。

  明天行程為乾陵、茂陵、咸陽。

7月18日 星期日 晴

  晴朗的好天氣,走訪茂陵、昭陵和乾陵。

  賈麥明今天有事,找了一部朋友的車載我,VW的Jata,出行於秦川八百里平原,視野極開闊。一望無際,平原之廣,令人心曠神怡。

  先到茂陵,漢武帝的寢陵,因正在修路,走了許多黃土路始達。博物館在霍去病墓,有許多巨型石刻,以「馬踏匈奴」寓意最為深遠。

  昭陵為唐太宗陵寢,碑林收藏甚多唐代名碑,本欲購遲敬德拓片,索價600人民幣,偏高。售賣者云台灣淡江大學何永成購一幅,乃其好友云云。但墓碑裱框置家中,略嫌晦氣,作罷。

  乾陵為唐太宗與武則天合葬寢陵,司馬道上有10對翁仲,極高大,氣勢甚佳。乾陵頭枕梁山,足踩渭河,雙乳山其間,形勢壯闊。由乾陵下望,風景優美,頗有景觀。

  今天幾乎是陵墓之旅,早上八點出發,五點半歸來。乾陵最遠,距西安80公里。來回一日。

  晚上將搭夜車往往延安,10:40火車,睡車上。

7月18日晚上11:20

  坐在往延安的火車上,窗外一片漆黑,偶或有幾點車燈閃過,風涼涼地吹著。

  這是我第一次乘坐臥舖夜車,硬床,床分三層,賈麥明睡在最上層,我睡下舖。車上有許多男人打赤膊,天氣的緣故。不過,火車行駛中,晚風甚涼,大概內地之人在公共場合打赤膊可能習以為常。

  西安車站頗亂,來往旅客甚多,車站感覺有點髒,管理可能不太好。

  坐火車的感覺更像旅行些。如果現在是白天,當可看到整個黃土高原的風貌,希望到北京時可以有幾小時陽光,看看黃土高原的景致。

  列車員拉下窗簾,準備熄燈了。每節車廂都有一列車員,感覺似乎還算安全,希望這是一次豐富的延安之旅。

  

  寫於火車上 往延安的路上

7月19日 星期一 晴

  近六時醒來,車聲隆隆,夜間數醒數睡,均淺眠。醒來時天色濛濛亮,天氣極佳,陜北的窯洞處處可見。約六點四十五分抵延安,出車站,公園有人跳晨舞,用周華健〈朋友〉為舞曲,公園流民甚多。

  早上吃豆花、豆漿、油條,豆花加辣油,豆漿甚稀,油條胖而鬆,不若台灣之可口,稍粗糙。

  搭一路公車往棗園,中共在延安的晚期基地,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的故居甚寬敞,可見革命時期仍有特權存在。劉少奇、朱德等人故居亦在,惟不見林彪住所,可見有意掩滅證據。棗園甚陰涼,有民間藝人打安塞腰鼓,唱陝北民歌,有許多是革命歌曲,亦有舞,高亢熱鬧。

  在紀念品販售處夠得一套兩張CD的陜北民歌,費人民幣6元,另購毛澤東時代歌曲兩張,費人民幣16元。賈麥名購大腰鼓一,費20元。

  楊家嶺為中共延安中期據點,第七次中共全代會即在此召開,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亦在此。楊家嶺?洞較棗園具代表性,真正鑿山壁而居,?洞後有密道,可供危險時逃走。

  王家坪為中共革命博物館所在,佔地甚廣,收藏亦豐。參觀時有乞童要錢,未理會。

  出博物館,有人拍婚紗照,婚紗極舊,新郎新娘均娃兒,看起來年紀甚輕。

  購燕麥煎餅佐食,皮軟滑,餡為豆干。另購李子,味近台灣之李,並不甜。又在楊家嶺食甜瓜,味近香瓜,但甜度未若。

  上清涼山,千佛洞乃宋代雕刻,有許多已風化。新佛像居室之中央,掩去舊石刻之美,破壞頗嚴重。其上之文藝博物館,為新華社舊址,頗破舊。保存不佳,與王家嶺博物館相較,直如雲泥。

  繞過小徑,見村民打麻將,13張推倒和,莊家勝負皆付一元,閒家五角。麻將牌甚大,質輕,洗牌稍滯,乃坐下玩幾把。初上桌老不和,賈麥明上,和兩把,換我上,手氣轉佳,頻和牌,再換賈麥明上,亦和。臨去留下所贏之錢,好玩而已。

  到市場吃紅豆稀飯、洋蔥叉叉,洋蔥叉叉為洋蔥拌麵粉炒,洋蔥皮為紫色,肉為青白色,佐料甚豐,食之頗有飽足感。

  飯後訪鳳凰山路革命紀念地,為中共初到延安住所,即在路邊,極簡陋,並非真的?洞,有類台灣眷村。可能因固守不易,故遷楊家嶺,再遷棗園。三者相較,楊家嶺最為隱密,山溝多,逃逸最便。棗園最涼快,地勢亦佳,可能因延安晚期較安定故。

  匆匆走訪延安,除棗園外,餘皆窮山惡水,中共於此壯大,實乃過客,延安雖為中共革命聖地,都市發展卻極有限,迄今仍為窮市,街頭流民甚多,住民生活亦苦,水準甚低,其發展仍有俟諸日。

7月20日 星期二 晴

  晨六時起床,搭腳踏三輪車至汽車站,於路邊吃早餐,內容為豆花、豆漿、油條,豆花加調味料甚多,酸、鹹、辣俱全。

  乘中型巴士往洛川,上車時人少,坐在駕駛座旁的座位,視野極佳。延安多植白楊,路旁尤多,筆直向天,煞是好看。未出延安,見牧人將羊群趕至公路上,頗為有趣。延安地脊人貧,街頭遊民甚多,具云民性刁悍,治理不易。

  車延洛河而行,河與高原間植玉米,高矮不等,大部分已發穗,連綿數十里,甚是壯觀。部分玉米為食,但大多數送酒廠製酒。但實在種得太多,玉米價格想必低廉。車行所經即為黃土高原,高原上長草及矮樹,無法種植,山腰上有許多?洞,為民居。據云秋日一片枯萎,黃草、黃土,極為壯觀。

  至洛川,乘蹦蹦車(摩托三輪車)至洛川博物館,為一民俗博物館,藏品大多有關民俗,收藏不豐。有一社會生活陳列室,陳列方式與陝西省立博物館類近,將古代至明清的人民生活器物按年代陳列,惟藏品與省立博物館相去甚遠。洛川民藝以麻掛(麻線繡)最著名,用麻袋織以毛線,圖案以民俗生活為主題。另有?鼓,大小如臉盆,擊之聲震咚咚,邊打邊跳,乃戰鼓轉為民藝者,由照片上來看,聲勢頗為驚人。尤其在黃土地上擊鼓,滿面黃沙飛起,頗有震撼之感。

  由洛川乘蹦蹦車至斷橋頭,步行至另一端搭車往黃陵。斷橋數月前為洪水沖斷,據云乃新修之土橋,舊土橋為洪水沖斷,新土橋又沖斷,正在築水泥橋。此土橋原為全世界最大之土橋。

  十二點二十分抵橋頭,等西安及沃爾沃來車接駁。至一點半,車未至,搭計程車往黃陵。於橋頭等車時以饃夾酸菜為食,並吃西瓜。

  橋頭至黃陵約40公里乘車約50分鐘。

  賈麥明有學生在黃陵工作,而且持教委某要人之介紹信,免費進入黃陵。入口處有一黃帝手植古柏,樹齡約5000年,根部18米,上半部12米,絲葉蔥鬱,令人發思古幽情。賈麥明學生找來兩部摩托車載我們由黃帝廟上黃地陵。

  黃帝陵植柏8萬棵,部分為宋代所植,間距齊整,倉柏蔥鬱,涼風襲來,心曠神怡。

  再乘摩托車下皇帝廟,廟中藏品甚多,只有一些碑,明清為主。部分為新建築,如一般廟宇。

  四點出廟,乘中型巴士往西安,前半段為黃土高原,銅川以後為關中黃土高原,即俗稱八百里秦川。賈麥明云,關中有兩千萬懶漢,地沃人懶,仍窮。

  到北京的火車票尚未買到,明天不知能否走得成。

7月21日 星期二 晴

  晨起,服務台云火車票尚未購得,是否有票要十點以後方知。賈麥明來,去吃肉加饃早餐,風味極佳,號稱百年老店。

  往返大清真寺,寺旁為古董街,物皆貴,未選購。清真寺極大,有小穆斯林習回文回語。禮拜堂大殿可容5000人,寬約30公尺,深近40公尺,寬廓無桌椅,禮拜時想係站立或伏地而坐。寺中有一誠心亭,慈禧曾佇足,地上有九龍石,欄杆圍起。

  十一時許歸西北大學賓館,火車票仍未購得,賈麥明另行託人,云明後天一定有票,早則明日(22)之票,晚則23日,只好在西安多待一些時候。

  到賈麥明家午餐,吃?麵,即台灣一般俗稱麵片者,伴以肉、蔬菜,結實而有飽實感。

  午後至中國銀行換旅行支票,900美元,手續費7.5美元。銀行下午兩點半始上班。

  三點到碑林博物館,所藏精品甚多,以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柳公權玄秘塔,顏真卿顏氏廟堂碑,懷素集王羲之聖教序,幾乎書法史上的重要名碑均藏於此。部分國寶級名碑加上玻璃框,無法拓印。文物商店所賣碑拓,即新刻碑石拓印者。本欲購王羲之聖教序,拓印裝成冊頁,索價人民幣480元,賈麥明云20元即可購得,勸我莫購,從之。

  碑林恐怕為全世界蒐藏最豐富者,幸因火車票未購得,乃有眼福得見。

  因背包背帶脫落,送至市場車縫,索價人民幣1元。至西北大學市場吃砂鍋,三鮮口味,一人分,4元。並吃烤羊肉串20串,4元。味尚佳,不若平娃所烤。至另一家店,吃涮牛肚,10串2元,烤羊肉串10串2元,喝生啤酒,1.5元。

  火車票尚未確定,要明天才知道。希望明天傍晚能成行,前往北京。

  於市場購水蜜桃,2斤2兩,5元5角,一斤2.5元。果甚大,核小,計5顆,價約台灣1/20。又購1/4個西瓜,1.2元,甚甜。

  逆旅悠悠,聽蕭邦鋼琴協奏曲1,2號,幾許愁意。

7月22日星期四 晴 西安往北經的火車上
  西安往東,車行半小時,黃土包,住民耕為梯田。

  傍晚5:02分發車,6:40抵華山,車行於黃土高原與平原之間,軟臥,甚舒適,前後巡行一趟,前四車廂為硬座,椅子左三右二,計五排,5車為餐車,6、7車為軟臥,8車以後為硬臥。車行平穩,車速不快,為空調車。特快車,同行者云,過鄭州以後車行速度將提高。

  8: 15抵三門峽西站,火車停約10分鐘,加水,換火車頭。8:30開車。

  三門峽附近約8:10天黑。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