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4. 踏尋北伐的腳印


2005/08/25

  午後四點到廣州。

  晚上桑兵教授請吃晚餐,夫人關曉紅教授與桑兵教授同事作陪,連我加起來有8個人,坐一桌了。關曉紅教授是廣州人,點的都是純廣州菜,細緻精巧,量不多,爽口,水中蝦蟹魚均人菜,有些菜以水果相配,頗有巧思。桑兵教授不能飲,卻帶了「酒鬼」相待,喝得我微醺。

2005/08/26

  早上到學而優書店找書,約買20多本書,書錢645元(結帳時關曉紅教授的學生適巧來送珠江夜遊的票,有貴賓卡,打九折,原書價約700餘元人民幣),郵費150元。其中有幾本與中山大學校史有關的資料,是我研究的主題,頗有收獲。本來想重買一次陳寅恪先生文集,計13種,後來決定到北京再買。

  下午到按摩店做腳底按摩,從香港到深圳,從深圳到廣州,我背著沈重的行李走了約五──六公里,兩隻腳有點酸痛,按摩完,覺得好像兩隻腳輕了好幾公斤。

  傍晚五點提早到珠江邊,享受難得的悠閒,我因為學術田野調查的行程排得不好,兩個禮拜得走四個地方,頗為緊湊,有時遇到周末又得停擺兩天,日程移動起來卡得很緊,這樣的黃昏倒是難得忙裡偷閒。

  江邊有人在賣水果,買了水蜜桃、紅毛丹、山竹,紅毛丹和山竹一斤6元,不算太便宜。倒是賣水蜜桃的婦人很有趣,開始說3顆10元,我說買一顆,她說2元,我買了以後,已經咬著吃了,她又說,4顆10元。如果要買,我當然一顆一顆買,10元可以買5顆呢!我想那婦人大概不會除法,所以只會賣3顆10元或4顆10元,買一顆反而變成2元。

  關曉紅教授為我買的珠江夜遊票是高級票,附西式自助餐的晚餐,6: 30上船,8: 00下船,船上的自助餐菜式普普,反倒不如提供廣州當地菜吸引人,西式自助餐弄得有點不倫不類。

  珠江夜景甚美,兩岸新建的大樓均做燈光造景,望去一片金碧輝煌。比較吸引我的是冼星海音樂廳,造型如一架平臺鋼琴,當年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曾在抗戰時期鼓舞了許多人心士氣,是中國當代具歷史地位的作曲家。其餘建築大抵為經濟發展之產物,導遊小姐賣力介紹,我卻是興趣缺缺,溜到船頭抽菸,那兒視野更寬廣,夜景更美。

  珠江夜遊歸來,本來想去唱歌,找不到店,只好作罷,回旅店打點行裝,次日飛往上海。

2005/8/27

  早上起來,在中山大學西門附近的學校附設餐廳吃過飲茶式的早餐,隨意逛了一下校園。回住處整理行裝,11: 30退房,與桑兵教授、關曉紅教授約好共進午餐。

  關曉紅教授點了水煮蝦、辣椒魚頭、百合炒白果、鹽水雞,均甚爽口下飯。

  pm.1: 40搭計程車往白雲機場,約2: 40抵達,飛機4: 00起飛,友人Didi在電話裡告訴我肯定會延遲,說得我心裡毛毛的。在候機室了杯冰咖啡,抽了兩根菸,廣播說我搭乘的航班開始登機,我打電話告訴Didi,Did頻說怎麼可能,但我仍準時上了飛機。

  扣好安全帶,空服員廣播說因跑道擁擠,延遲10分鐘起飛。結果是延遲約20分鐘起飛,但仍算幸運。約6: 30抵浦東機場,Didi派他公司的東南地區經理駱春華來接機。提領行李耗時約30分鐘,以境內航班而言,算是慢的。

  Didi訂的旅店創業大酒店在外灘附近,方便到城隍廟觀光商業城、外灘、南京西路百貨街。抵達旅店已近九點,擱下行李,隨即到雲南南路吃晚餐。

  這裡是夜市小吃,隨意點了鹽水雞、紅燒魚、燉豬手、毛豆,喝了瓶Heiniken啤酒,就吃將起來。有走唱者來,點了首《愛你一萬年》,小費20元。

  創業大酒店是一棟老房子改的飯店,設備中等,每日260元,頗為實惠。而且設有寬頻網路,一天20元人民幣,過了三天沒有網路的生活,總算可以和臺灣再度聯絡上。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借網路線。

2005/8/28

  今天是星期天,沒有特定行程,早上到旅店附近買了兩個包子,邊走邊吃,買了一個小鎖頭,因為旅行袋的鎖在到上海的行李搬運過程弄丟了,得補買一個,費3元。

  回到旅店借了網路線上網,進入信箱讀信,354封,有用的僅6封,其餘均為廣告信。這些寄發廣告信者真的是在降低臺灣的生產力,但好像到目前為止一點辦法也沒有。

  在MSN遇Didi,聊了一下上海的重要的景點和吃食,Didi建議我去小紹興和老上海飯店吃上海菜。

  上音響網站MYAV,出門前的筆戰結束了,我上去回了月童和Chinchin的留言,說明人在上海。近午出門覓食,走路到城隍廟觀光商業城,甫進商業城即見到Didi說的小紹興,直接走進去。點了絲瓜鱔貝、金針排骨、烤麩,口感均甚佳。

  飯後逛城隍廟觀光商業城,因為是周日,人山人海,手工藝品琳瑯滿目,各式吃食櫛比鱗次,本來想進城隍廟看看,因正在整修,且須門票10元,遂作罷。湖心亭旁是小刀會起事的豫園,門票30元,可偷得浮生半日閒,因上回來上海已參觀過,亦作罷論。便在附近隨意逛逛,吃了蟹黃包子,先用吸管吮湯汁,再用筷子吃,味道稍鹹。

  沿城隍廟觀光商業城往外灘行,約3: 45 抵渡輪口,乘渡輪至浦東,步行往浦東公園,Starbucks, 一點紅咖啡均在此處。在一點紅咖啡選了個室外樹下斜坡的位置坐將下來,點了杯冰卡布其諾咖啡,享受悠閒的午後。

  浦東地區為上海新發展之都會,著名建築如東方之珠、金茂大廈,均以線條取勝。另一驕人之處為高度,先是東方之珠,後為金茂大廈,代表中國內陸最高之建築。

  約五點一刻起身往陸家嘴地鐵站,乘地鐵至中山公園,出站,往南京西路百貨街,行至徒步區,看到老上海餐廳,決定在這裡吃晚餐。

  老上海餐廳位於南京西路湖南路口,感覺頗為高檔,看菜單發現與一般飯館訂價差不太多。點了煙燻?魚、紅燒豬手、?油餅、桂花糖藕,紅燒豬手和桂花糖藕味甚佳。

  返回旅店,打電詢問和平飯店的老人爵士樂團演奏時間,8: 00開始,於是匆匆出門趕往和平飯店,因為訂票須80元,直接去50元,服務人員說9: 00以後可能就沒位子了。抵達時才發現訂票可以坐在樂團正對面,未訂票者坐在測面,反正只是來聽點爵士樂,也就無所謂。8: 00- 11點是正宗老人樂團,為6人團,鼓手、小喇叭手、鋼琴手、Double Bass手、高音Saxophone手、低音Saxophone手。鼓手怕不有70歲了,演奏節拍總慢約幾十分之一秒,很有趣。小喇叭手很愛秀,每曲結束都會向聽眾揮揮手。有趣的是老人樂團很會找時間休息,樂曲和樂曲之間休息時間頗長,節奏也因此拉得很慢。

  11點開始另一個比較年輕的老人爵士樂團,演奏非常棒,比前一個樂團高出不只一皮,我本來11點準備離開了,結果聽到12點多,享受了氛圍很棒的爵士樂演奏。

  如果有人想去和平飯店聽老人爵士樂團演奏,建議9: 30去,聽到1點,前半場熱場,後半場享受。

  聽完爵士樂,徒步往外灘,感受上海年輕人談戀愛的聖地──外灘。黃浦江邊情侶擁吻的鏡頭是上海一奇,幾乎每一個欄干彎處均有情侶相擁而吻,感受一下上海人的浪漫氛圍。

  外灘是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上海洋行的集中地,建築形式以巴洛克式為主,圓柱小窗,建物巨大,今日為銀行集中地。

2005/8/29

  早上到復旦大學,中午與陳雁、馮筱才在紹酒香共進午餐,菜式包括:江南糟三白、江南小脆、百合南瓜、紹興醉魚、蟹粉豆腐、灌湯蝦球、多寶魚,其中百合南瓜、紹興醉魚、蟹粉豆腐味頗佳。

  飯後到復旦大學歷史系資料室找浙江大學史地系教授於1953年院系調整時轉到復旦大學歷史系任教的學者資料。找到兩本校志、一冊歷史系志和一冊教職員錄,兩本校志和教職員錄應可購得,歷史系志記下要用的頁數,請馮筱才幫忙影印寄到臺灣給我。約四點完成工作,返回旅店。

  晚上七時許Didi和駱春華來,帶我到半島酒店吃上海菜,點了醉蟹、獅子頭、馬蘭頭、紅燒肉、烤羊排、烤麩、上湯娃娃菜,Didi是吃家,點的菜均極道地。

  飯後Didi帶往上海新天地,那裡是上海白領階級紙醉金迷的金窟。各式酒館、精品店林立,是上海的新消費區,頗有歐洲風情。昨天去外灘和浦東,今天訪上海新天地,略可代表近百年來西方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建築風貌。

  上海新天地乃港商購得舊建築,改裝內部,將店面分租,頗有歐洲風情,略可為新資本主義入侵上海之代表,建築頗有年代,古色古香,內部以現代裝潢,有類今日歐洲城市風貌。窄巷保留舊時風情,頗有可觀。友人Didi告以全上海的辣妹均在此處出沒,惜未能進入小酒館釣得辣妹歸,不免有憾。

  中共成立之初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即在此區某棟建築召開,此樓保留原樣,為紀念館。若亦改為酒館,坐在裡面喝酒,就更帥了。

  可惜我對建築實為門外漢,所見殆屬浮光掠影,不值一哂。

2005/8/30

  晨起,早餐吃雞湯小籠包和大餛飩,大餛飩真大,比水餃還大顆,有點狗肥過豬肥的意味。

  往上海車站北廣場搭乘汽車住杭州,約十點抵車站,車班為10: 40,車程約兩個半小時。

  沿途住家建築均為四面形,屋瓦為綠色、黃色,屋頂樹一金屬形彫花圓柱,不知作用為何。

  約1: 10抵杭州,買好7: 07分的回程車票,隨意在車站附近吃了盤炒飯,一片鹽水雞、一片鹹草魚,當作午餐。

  1: 40搭計車往西湖,約2: 00抵西湖新天地的Starbucks,費20元。方抵西湖即飄雨,頗有白蛇傳之意味。點了杯焦糖馬奇朵冰咖啡,坐在湖畔的桌子寫稿,把幾天來因行程匆促未能書寫行程錄做一個整理。

  微雨的西湖,煙雨濛濛,絲絲垂柳,我努力敲打鍵盤,把幾天來的行程記完成。面對著如此好景敲打鍵盤,不知是否有焚琴煮鶴之譏。費時約兩個半小時,總算告一段落。

  雨霽天未晴,西湖兀自蒼茫,我得起身逛西湖了。

  從黃金湧行往柳浪聞鶯,西湖一樣美麗。因為1999年曾來此一行,各個景點均走過一遭,此番不想再訪,只是信步以行。雨霧裡的西湖,別有一番嫵媚。

  友人介紹兩家餐廳,一家是張生記,名菜有:老鴨煲、東坡肉、寧式鱔絲(爛糊鱔絲)、?菜湯;另一家是紅泥砂鍋,名菜有:老鴨煲、東坡肉、叫化雞、龍井蝦仁(水晶蝦仁)、萬年青、醉蝦、醉雞、鐵板鱸魚、西湖醋魚、酸菜魚;於是選擇到紅泥砂鍋,點了醉蝦、東坡肉、白切雞、?菜湯;味均甚佳,醉蝦味道與半島酒店的醉蟹各有特色,醉蝦稍帶酸;東坡肉與半島酒店的紅燒肉,味道略近。?菜湯是此行第一次吃,感覺不錯。

  因行程匆促,未能細品叫化雞、西湖醋魚和宋嫂魚?,不免有憾;還好上回來時,除叫化雞外,西湖醋魚和宋嫂魚?均已品嚐。

  返抵上海,買西瓜一個,兩顆水蜜桃,費20元;味道頗甜。

  回旅店,與南京大學陳謙平教授聯絡,明天走訪南京大學,蒐集中央大學和金陵大學轉任南京大學的學者資料。

2005/08/31

  晨七時許起床,到旅店對面的正芳麵館吃素包、肉包各一,豆漿一杯,以及一籠雞汁小籠包,雞汁小籠包一籠八個,極入味。然後趕往火車站,趕得及搭乘08: 44的火車往南京,特快軟座,票價79元。

  在火車上打了個盹,車子已經到達蘇州,看了會錢鍾書《寫在人生邊上》,睡睡醒醒,車上有一女人極呱噪,常在睡夢中被吵醒,但南京終於到了。

  在南京西站下車,先買返程車票,20: 26的火車,特快軟座,票價76元。搭計程車往南京大學漢口路校門,費17元,抵達時陳謙平教授已先我而在。陳謙平教授帶我到南苑餐廳午餐,2004年帶研究生到南京大學參加兩岸三地研究生論文發表會時,住在南苑招待所,亦曾在南苑餐廳用餐。陳謙平教授點了剁椒魚頭、菊葉蛋湯、銀魚漲蛋、金陵鹽水鴨、蜜什豬頭肉、乾菜烤黃豆、糖醋藕片;剁椒魚頭與在廣州吃的辣椒魚頭接近,糖醋藕片與桂花糖藕接近,較桂花糖藕酸。菊葉蛋湯、銀魚漲蛋、金陵鹽水鴨均南京本幫菜,各具特色。

  下午到南京大學資料室找陳恭祿、王繩祖、韓儒林、蔣孟引、王栻等人的資料,所獲無多,幸好在書店找到幾本當代江蘇學人叢書,王繩祖、韓儒林亦在其中,張憲文教授送我《民國南京學術人物傳》,極為有用。

  晚餐陳謙平教授帶我到獅子橋夜市,這裡是南京夫子廟之外新興的小吃街,水準高於夫子廟。選了南京大排檔吃晚餐,這家店有一百多桌,規模甚是龐大。我因為對小吃有濃厚興趣,因此陳謙平教授點了一桌子小吃,包括素什錦、臭干、蜜汁桂花糯米藕、桂花糖芋苖、十三香龍蝦、麻辣鴨血、豆腐腦、回滷干、活珠子、臭豆腐、東坡肉;蜜汁桂花糯米藕、桂花糖芋苖、十三香龍蝦味道甚佳。十三香龍蝦與我在西安所吃黃河龍蝦做法接近,但吃法不同,先剝開蝦頭吃膏,再折尾取出腸子丟棄,用筷子由尾部穿過蝦肚取出蝦肉,沾醬而食。桂花糖芋苖是湯,帶甜,口感甚佳。蜜汁桂花糯米藕與糖醋藕片、桂花糖藕做法接近,口感亦差不多。

  搭20 :26的火車返上海,誤點,抵上海已經23: 40。

2005/9/1

  這次到大陸做田野調查,主要的是做南方學派的學術人物,但人生於地,乃大地之所茲養,因此去看看江南古鎮,亦不失為田野工作的一種方式。

  早上處理完一些細碎瑣事,近午時分到旅店附近的五芳麵館吃早午餐,點了麵筋冷麵、爆魚熱麵、雞汁小籠包、白切雞。此店的白切雞甚佳,故雞汁小籠包亦佳,倒是麵筋冷麵、爆魚熱麵平平,無甚特色。

  飯後搭地鐵到徐家匯上海旅遊集散中心,抵達徐家匯才知道上海旅遊集散中心是在上海八萬人體育館,只好改搭計車前往。

  到上海旅遊集散中心始知已經沒有往烏鎮的車,下午兩點有往周庄的旅遊車,於是改變行程,不去烏鎮,改去周庄和同里,車票120元,三牛花園酒店的住宿200元。

  上了旅遊大巴士才知道整部車只有司機、車掌小姐和我們,像包車一般。司機要抽菸,連我亦可以吞雲吐霧,一路上心情舒爽!

  四點十分抵周庄,先住進三牛花園酒店,建築頗新,設備亦尚佳。然後輕裝前往周庄。車票的120元包括周庄參觀卷,以及周庄的幾個重要景點。

  周庄是一個水鄉,整個庄子為水道環繞,水道邊植柳樹,抵達時已是黃昏,清風徐來,頗有悠閒雅致。

  周庄是幾個江南水鄉古鎮中開發比較早的,亦較商業化,有些人不喜歡旅遊之地太商業化,但另一個問題是如果不商業化,我們又如何知曉這些風景?因此人有時候是很矛盾的。

2005/9/3

  前兩天到周庄和同里,大部分靠雙腳走,行程有點累,今天先輕鬆一下,不排行程,並且得寫兩岸三地研究生論文發表會的評論稿。

  晏起,直接到旅店附近的南海酒店吃大排檔;點了宮爆雞丁、回鍋肉、香菇青菜、烤麩。香菇青菜和烤麩口味還不錯,回鍋肉附了麵皮,可以包肉吃,以前沒有這樣吃過,倒是頗為別致。

  午餐後想到附近的水果灘子買些水果,品相不佳,遂作罷。

  下午留在旅店寫〈三篇婦女史論文的評論〉,評馮國華〈清代宗室婚姻對象的轉變──以弘字輩至溥字輩女孫為例〉、紀麗芳〈跨出傳統,邁向現代:晚清至五四運動期間中國婦女女性意識的發展〉、王心美〈破繭而出:台灣知識婦女的想望與追尋──從《婦女雜誌》(The Woman)(1968-1994)談起〉,完成王美〈破繭而出:台灣知識婦女的想望與追尋──從《婦女雜誌》(The Woman)(1968-1994)談起〉部分。

  傍晚6: 30步行往南京西路百貨街,到老上海餐廳吃飯。老上海餐廳是1932年華僑高姓兄弟所建十九層永安百貨公司所附設的餐廳,當年曾獨領風騷,而今風采依舊。

  約7: 10抵達老上海餐廳,與七重天賓館是同一棟大樓,領檯的小姐著改良式旗袍,身高約170公分,極瘦,約45公斤,趨前告知暫時沒有位置須等待收拾碗盤。和朋友聊坐十分鐘,沒人從餐廳出來也沒有人被領進去,旗袍姑娘晃盪晃盪過來說了聲8: 30即結束營業時間並問是否要用餐,想想還有一個多小時決定繼續等,旗袍姑娘優雅地轉身離去沒有多言。約莫再等了十分鐘,正在納悶這桌子收拾到底何等規模需要二十來分鐘,旗袍姑娘適時晃了過來領我坐在個靠窗的位置。

  進入餐廳放眼一看,外邊約十張桌子,五張有人坐,四張桌子被用過碗盤佔住。有三兩位高挑同樣極瘦的服務員,更裡面大概有十幾張桌子,負責點餐的小姐同樣極瘦,約160公分,約45公斤,點餐時嘟著嘴,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點了紅燒肚襠、蟹粉獅子頭、?扒海蔘、桂花糖藕、蘿蔔排骨湯。

  飯店裡的服務人員,感覺上悠忽悠忽的,動作極慢,好像做什麼都事不關己。隔壁桌正在收拾,我點完餐後觀察他們收拾的動作,發現負責點餐的小姐是不負責收拾餐桌的,收拾餐桌另有其他服務生。一張桌子約莫收拾了十五分鐘,連檯布都還沒有換好,動作之慢,令人嘖嘖稱奇。

  上菜速度甚慢,除了涼菜桂花糖藕在點完餐後約五分鐘即送上來,在吃桂花糖藕時向跑堂的要飯,等桂花糖藕吃完,飯還沒送到。約莫又過了五分鐘飯才送來,又過了約十分鐘才上第一道熱菜?扒海蔘,其他的菜還好,接連著上。等菜上完,點餐小姐走過來問菜吃不吃得慣。我說很好,點餐小姐說,上海菜有點甜,很多人吃不慣的。我說很好呀!吃得慣的。問她城隍廟那兒是不是還有一家上海老飯店,是不是同一家?她說,不一樣的,那家是一般飯館,這裡是賓館菜。我說,這裡的菜比較細緻吧!點餐小姐說,不一定的,上海老飯店比較老,菜比較細緻。

  我心裡頭想,這位點餐小姐不知是上海老飯店的員工,還是城隍廟上海老飯店的員工?這麼不幫老闆講話的。但幾位服務小姐的口音都軟軟的,你也不會對她生氣,好像講話就該那個樣子,而且好像她講的是真的,沒有騙你。

  不過這家上海老餐聽的菜做得真好,紅燒肚襠的肉質極?,吃起來口感甚佳,?扒海蔘味道也很好,只有蟹粉獅子頭肉稍乾,不如Didi那天帶我去吃的半島酒店。蘿蔔排骨湯的蘿蔔切成絲,排骨燉得極爛,湯極清,吃起來有幸福的感覺。

  吃完飯約8: 20,看我到還有客人進來,問服務小姐,不是說8: 30就結束營業嗎?她說裡面是訂位的,可以吃到十二點。我說那如果沒吃完,可以移座去裡面吃嗎?她說,可以的,只要8: 30以前結帳,可以繼續吃的,吃到9: 30。9: 30以後呢?可以移座裡面繼續吃。我心裡想,怎麼會有這樣的員工,彷彿不喜歡客人進門似的,領檯的如此,點餐的如此,跑堂的也如此,如果我是老闆真會氣死。但這家飯店的菜做得真好,格調品味亦高,價格亦平實(我點了三個熱菜,一個涼菜,結帳時才107元),如果不趕時間,倒不妨學上海人悠忽悠忽的心情,到這裡來好好吃頓飯。

  餐後到南京西路散步,人群來來去去,感覺似乎沒有什麼人進店,只是一逕兒地在徒步區晃來晃去。

  廣場有上海退職幹部的抗戰歌曲合唱演出,頗為熱鬧。找了廣場對面的一咖啡館,喝一杯咖啡,享受一下夜上海的氛圍。

  約十點回到旅店。

  今天農曆八月一日,關鬼門,歲時入秋。

2005/09/04

  晚上要搭夜車到北京,白天行程減到最低,只到上海人民廣場走走。

  早上悠悠忽忽地起床,收拾行李,退房,將輜重託飯店保管,背著簡單的雙肩背包往人民廣場行去。Didi替我訂的酒店位於上海老街區,地理位置極佳,到哪兒都不太遠。本來想搭地鐵到人民廣場,在路邊看到有公交車到那兒,就改搭公交車,車費二元。

  在人民廣場下車,逕往上海美術館行去。噴水池還沒有開始噴水,有些小孩在裡面玩,整個廣場這裡那裡地都是人,或坐或站,人在其中顯得渺小起來。

  背向上海美術館,左前方是上海歌劇院,正前方是上海人民政府,右前方是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整個視野極其開廓。

  上回來上海時參觀過美術館,下午時分歌劇院亦無節目,所以今天主要的目的是參觀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

  穿過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到一家小飯館吃飯,點了水煎包、小黃魚、炒芥蘭、油燜雞;水煎包其實是從隔壁店叫來的,四個一塊二,比一般臺習見的水煎包略小,口感甚佳。小黃魚兩條,約半個手掌大,16元,肉質極嫩,和一般習見的大黃魚不同。炒芥蘭和油燜雞並不出色,即尋常小店所做,平平而已。

  飯後參觀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一樓為上海手表廠五十年展,將上海手表廠的發展依時序展出,頗有可觀。其中有一只周恩來的表,令我印象深刻。周恩來是中共領導人中,我個人比較欣賞,而且爭議較少的第一代領導者。念中學時因領導天津反日貨運動,被南開大學開除,校長張伯苓支助他用勤工儉學的方式赴法國留學。當年勤工儉學運動,是中國少年學會所發起的。周恩來、鄧小平留法,毛澤東未出國,辭北大圖書館工作返回湖南從事中共組織發展工作,其後均成為中共的重要領導人。王光祈留德,成為中國首位音樂博士,惜英年早逝,對中國音樂的貢獻不若蕭友梅、黃自等人,亦不如蕭友梅的學生洗星海。

  展示館二樓為俄羅斯現實主義繪畫大展,呈現二十世紀俄羅斯繪畫藝術的風貌,展件極多,無法細看。三樓為上海市的模型,整層樓為按比例尺製作的上海市模型,規模甚大,但有點大而無當。周圍是各個主題的展示,如古建築、舊街、外灘今昔。四樓為時空展示間,有360度上海市的現在與未來,各種3D電腦模擬,我的興趣不是太高。

  五樓為各種上海市發展的虛擬實境和咖啡館,匆匆走馬,未得細看。

  下午四時許回酒店收拾行李,準備搭乘19: 16分的火車到北京。

  六點抵火車站,進入軟座候車室等車。大陸是一個最資本主義的國家,連候車都分等級,友人批評大陸的現況是:所有社會主義的優點全部沒有,所有資本主義的缺點一樣不缺。我覺得是極貼切的評論,其實大陸真的比臺灣還要資本主義化。

  約六點五十分上車,坐定之後,和上舖的一位中年女性乘客聊天,後來才知道是北京市的女公安,覺得安心許多。女公安在我的簽名本上留下了姓名和手機號碼,我說到北京時約她吃飯。

  我因為有兩次搭乘軟臥的經驗,並不特別擔心,反正到時候睡覺就是了。火車咕咚咕咚地啟動,我和女公安聊著天,談得頗為愉快,約十時許就寢。

2005/09/05

  約六點半,車上的服務人員敲門,告知進北京站前10分鐘將關閉廁所,要旅客趕快漱洗。我到盥洗室旁抽了根菸,匆匆上了廁所,回到臥舖收拾行李。

  下車時,走出車站,人海像螞蟻般湧出,女公安的同事來接她,說要順便送我一程,因為人潮實在太多,叫不到計程車,於是搭警車到紅十字培訓中心,即大陸紅十字總會賓館。

  紅十字總會賓館在北京東單北大街干面胡同,靠近王府井大街,是胡同區,一條一條的胡同,連本地人都不熟悉胡同的名稱。

  住進飯店後,到飯店附屬的餐廳吃早餐,稍事休息,然後步行到王府井街吃飯。胡同路邊有人賣水蜜桃,一顆人民幣一塊半,比礦泉水還便宜,買來當水吃。

  因為對北京不熟,隨意找了家保羅美食天地,有點類似臺灣百貨公司屬的美食街,我點了一盤混合炒飯,有菜飯、炒飯、醬汁泡飯,無以名之,估且稱之為三合一雜飯,先填飽肚子再說。

  飯後搭公交車到雍和宮,票價一元。這裡是雍正皇帝的潛邸,乾隆時改為喇嘛廟,據云寺中佛像均經開光,頗為靈驗。我因不信鬼神,只是去看一看,其中有一尊白檀木彫刻的十六尺佛像,是雍和宮的鎮寺之寶,我亦唯徒手禮敬。

  從雍和宮到天壇亦搭乘公車,票價二元。因祈年殿正在整修,所以買了最便宜的票,人民幣15年,但不能參觀迴音壁和南坵。走進占地寥廓的天壇,林樹深深,頗為清幽。才這樣想的當兒,當年擺祭品的長廊傳來唱京戲的聲音,走近一看,一堆人這裡那裡圍聚著打牌,主要是樸克牌,也有用象棋玩九仔星的,好不熱鬧。

  來參觀的老外很多,京戲團唱得可起勁。另一團感覺像星宿派的,以打擊樂器為主,加上Saxophone或violin(兩種樂器演奏者為同一人),看到老外來了就急忙演奏一番,真是典型的崇洋媚外。另外有一組兩男一女的組合,一個男的吹笛子,一個拉椰胡(當高胡拉),女的拉南胡兼主唱,演奏國語老歌,技術甚差,聽來卻頗有韻味。整個長廊鬧哄哄的,熱鬧得緊。

  由長廊往南門行去,繞過正在整修的祈年殿,皇帝前往祭天的步道極寬敞,走行其間,頗有君臨天下之感。因為沒有購買迴音壁和南坵的票,於是坐在老樹下休息,看著天色漸次暗將下來。

  起身出園時,已是華燈初上。本來想在體育館附近吃烤鴨,走進餐廳發現客人稀少,於是作罷,搭公車回米市大街,在買水蜜桃時,問小販附近的餐廳,小販指引胡同口的老北京餐廳吃爆肚和羊羯子火?。羊羯子指的是羊脊骨,內容豐富,頗見豪氣。爆肚是用開水燙一下牛肚或羊肚,沾醬料吃。這兩樣都算北方吃食,店是穆斯林開的,只售牛羊肉,不賣豬肉。

  我另外要了米飯,吃得肚子圓鼓鼓的。

  20: 30- 21: 20看中央電視臺音樂臺《經典》,《鋼琴三百年》(七),介紹受貝多芬影響的歐洲鋼琴家,從巴克豪斯、Edwin Fisher、帕德羅夫斯基到肯普夫,訪問鋼琴家或鋼琴家的朋友,並將各鋼琴家的名曲切片播出,內容相當精采。

  明天將播出俄羅斯學派。

2005/09/06

  中午社科院近史所的蔣大椿教授請吃飯,作陪的主要是蔣大椿教授的同事,包括馬勇、左玉河、呂長莉、榮維木和楊群;馬勇、左玉河、呂長莉主要是做學術思想史和文化史的,和我的研究接近,蔣大椿教授特別找來作陪的;榮維木是榮孟源的兒子,榮孟源是批孔揚奏的大將之一;楊群是楊榮國的兒子,楊榮國亦為批孔揚秦的大將之一。

  因為人多,菜自然點的比我平常多,而且是行家點的,餐廳是北京桂福林食府,在王府井大飯店附近。熱菜有:香芋扣肉(28)、翠竹飄香(28)、啤酒桂魚(78)、干鍋雞(18)、百果芥蘭(30)、有味南瓜(16);涼菜有:小?(放油,12)、涼瓜(12)、老醋蟄頭(38)、大豐收(20);湯是百果老鴨湯煲(68);算是一頓很講究的席菜了(括弧內是價錢)。

  香芋扣肉是一片扣肉配一片香芋吃,口感極佳,尤其香芋是用烤的,令人齒頰留香。翠竹飄香是蝦和豆干之屬,置於竹筒中蒸,有竹子的味道;桂魚是淡水魚,產於廣西,是我在大陸吃到最貴的魚,肉質頗細,啤酒桂魚是用啤酒加了醬油和薑絲蒸,口味甚佳。

  干鍋雞是把雞放在砂鍋裡加醬油燜,有點乾,像烤雞。百果芥蘭為廣東菜,桑兵夫人曾請我吃過。有味南瓜是用蒸的,加了糖,有點甜。老醋蟄頭是將螃蟹的螯加醋和醬油炒,放冷了當涼菜吃。大豐收是米食拼盤,屬江浙菜。百果老鴨湯煲是用整隻鴨加了百果燉,燉到整個鴨變白色,大概要燉好幾個小時,湯極鮮美。是我到大陸以來,喝到最棒的湯。

  蔣大椿教授在臺灣客座講學時,與我對飲四次,均大醉而歸,這番有備而來,找了五位好手(呂長莉不善飲),加上蔣教授自己,群毆相待,我反正準備醉的,酒膽十足十,一頓飯喝掉三瓶瀘州老窖,我自己大概就喝掉一瓶多。雖尚未轉酒,亦已不勝酒力。

  飯後馬勇和楊群帶我去做足浴,小姐捏不到幾下我就睡著了。

  回到旅店,在附設餐廳吃了十個水餃,回房間一睡不醒。直到八點多回來才起來洗澡,可真是醉了。

2005/09/07

  今天到頤和園,花一元坐電車到動物園轉車,又花了一元坐電車到頤和園,在頤和園門口的餐廳點了十五個水餃,並不覺得特別好吃。昨天在旅店附設餐廳吃的水餃亦普通,看來北方麵食並未有獨到之處。

  頤和園樹多,建築在山間起伏,曲徑通幽變化多,比紫禁城好玩多了。在乾隆和慈禧兩個貪玩的帝后聯手打造之下,是個有生命力的宮殿,沒有憂國憂民,只有好大喜功。

  從東宮門進入頤和園,迎是仁壽殿,乃皇帝辦公所在。未向左參觀文昌院,往右行參觀德和園,這裡主要是戲臺,包括慈禧暫憩之地,觀戲之宮殿等。繼續前行,至諧趣園,滿灣詭子荷花,垂柳相印成趣。澹寧堂前後兩椽,未有可觀。蘇州園仿蘇州城所建,格局不大,且才到過蘇州,實不可同日而語。

  由蘇州園往智慧海是艱難的一段路,逛頤和園沒有體力還真不行。站在智慧海往四周望去,美景盡收眼底,倒是個登高望遠的好所在。由智慧海往佛香園、排雲殿,到長廊處小憩,乘船過昆明湖,我不禁想起自沈於此的王國維,遺書云「五十之年唯欠一死,經此事變,義無再辱」,學者們言人人殊,我信服陳寅恪先生〈王觀堂先生記念碑記〉所說的「自由之思想與獨立之精神」。

  在南湖島下船,走十七孔橋,走柳堤返壽殿,出東宮門,結束三小時許的頤和園之行。

  五點搭公車返市區,與火車上遇到的女公安約共進晚餐全聚德烤鴨。遇到下班尖峰時段的大塞車,未到動物園即轉計程車,路上仍塞,抵王府井大街時已是六點五十分。趕往全聚德烤鴨,女公安已等許久。

  全聚德本店的烤鴨居然有編號,我們吃的是115,081,911隻烤鴨,還發了張卡片證明,真是會做生意。但價格實在貴得離譜,一隻鴨子168元人民幣。我是第三次吃全聚德本店的烤鴨,知道烤鴨油且甜,另外點的菜以素為主,包括:蛋黃鴨卷(30)、松子香菇(18)、濃汁板栗菜心(36)。

  蛋黃鴨卷和濃汁板栗菜心口味尚佳,松子香菇平平,還不如陽明山或木柵貓空吃生炒香菇,大概我是個粗人。

  坦白說,相較之下,我還喜歡臺北宋廚的烤鴨多些,至少皮不會這麼油,肉也不會這麼乾。本來臺北宋廚亦名全聚德,因北京本店派人試吃後,覺得很道地,邀老闆加盟,老闆不肯,於是改名宋廚。宋廚在捷運線板南線市政府站的邊上,靠近基隆路的一條巷子裡,臺北的朋友不妨一試。

  全聚德本店的烤鴨我不覺得特別好吃,反正是吃名氣的,就開心吃吧!據說北京人反而喜歡金百万的烤鴨,下次有機會應該試試看。倒是全聚德本店的鴨湯很棒,不輸昨天蔣大椿請我吃的百果老鴨湯煲。

  因為女公安搶著付帳,而且小姐也不收我的錢,只好讓她請。然後請女公安去喝咖啡,Didi說大陸最好的咖啡就是星巴克,只好從俗,請女公安在王府井大街的地下街喝了杯星巴克咖啡。

  回到旅店已是晚上九點半,整理行李,明天得和我的學生會合,參加兩岸三地研究生學術論文研討會。

2005/09/08

  坐計程車到老舍茶館(肯塔基炸雞)和學生會合,昨天學生已經到達北京,由劉老師和李助教帶隊,平安抵達,今天主要是參觀故宮。

  我們由天安門廣場進入,許多人排隊參觀毛主席紀念館,參觀者需將背包放進置物桶,我們決定放棄,直接往人民英雄紀念碑行去。

  中國大陸的紀念碑和雕塑受當年蘇聯影響甚大,都是在空曠之地置大型紀念碑或雕塑,各地所見均類同,令人頗有壓迫感。

  天安門廣場是世界最大的廣場,比俄羅斯的紅場還要大。穿過天安門廣場走向天安門,左邊正在整修,右邊掛著毛澤東的油畫像,一如前兩次我來的場景。

  穿過天安門是正陽門,然後進入故宮。故宮大部分建築正在整修,油漆的顏色選了俗氣的朱紅(顏色很像臺灣整修廟宇用的,並非正朱紅)。從乾清宮、交泰殿、坤寧宮、一路到地安門、出神武門,約走兩個半小時。因故宮所藏精品均已運往臺灣,本來就沒什麼看頭,加上展廳均在整修,只能看看建築。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安全的考量,故宮一棵樹都沒有,種樹的地方反而是後宮和側殿部分,隆冬之際,大臣大朝不知該有多冷,難怪有卯酒之說,即上朝前大臣們先喝一盅酒驅寒,方始上朝。而萬曆皇帝甚至幾十年不上朝,不知是否與皇宮無林樹,冬天太冷有關。清代皇帝倒是勤政的,至少和明代帝比起來是如此。

  出神武門,上景山,即當年崇禎皇帝自縊之煤山。由南門上山,出東門,東門附近有一株槐樹,即崇禎皇帝自縊處,唯槐樹的歪脖子已被砍斷,看不出可以上吊的樣子,倒是有一幅1920年代拍的照片,還可以看到槐樹的歪脖子。

  出景山公園,花十塊錢買了四顆水蜜桃,到盥洗室洗一洗就吃將起來,甜且多汁。

  上車開往荷花市場,到孔乙己飯店吃飯,帶路的北大同學繞錯邊,本來左轉約十分鐘可至,結果右轉走了四十分鐘,大夥兒都飢腸轆轆。

  坐了兩桌,點了西湖醋魚、叫化雞、烤麩、糯米藕、茴香豆、東坡肉,叫化雞、烤麩、老鴨煲、主要都是江浙菜,因為魯迅是紹興人,孔乙己是魯迅小說裡的人物,當然吃江浙菜。其中叫化雞極道地,每日限量供應,蓋燒烤費時之故;西湖醋魚真的很酸,清胃最好;糯米藕即桂花糖藕,這裡倒稱糯米藕。老鴨煲燉得夠久,湯呈白色,味道極鮮美,與北京桂福林的百果老鴨湯煲在伯仲之間。

  午飯後自由活動,分為三組,一組到天壇,一組到王府井大街逛書店,一組到逛老店街,我選擇到王府井大街逛書店。逛完書店,到王府井大街的小吃街吃北京小吃,炸灌腸、鹵煮火燒和羊雜湯。炸灌腸其實是紅薯粉做的,鹵煮火燒是腸子和豆腐混煮,口味均甚濁,吃不太習慣。因為晚上要帶學生去吃烤鴨,小吃只是嚐著好玩。

  烤鴨店在東直門,店名香滿樓,靠近漁陽飯店。我帶領六個學生從王府井大街搭地鐵到東直門,轉乘計程車前往。兩桌點了四隻烤鴨,另外點了七道青菜。烤鴨一隻80元,比全聚德便宜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覺得香滿樓的烤鴨,皮沒烤得那麼酥,肉質亦不那麼澀,反而比較合我的味口,學生們吃得高興極了。一桌吃下來才280元,管帳的同學直呼老師會點菜,因為經費並不充裕,能省錢就省點錢。

  搭車回北大附近的郵電療養院賓館,主辦單位安排我們住在這裡。回賓館後和助教討論明天到社科院簽約,拜訪已簽約的人民大學清史研究院。以及在北京的一些行程、帳目和研討會事宜。

2005/09/09

  早上和劉維開老師、李助教坐計程車到王府井大街東廠胡同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簽約,近代史研究所由步平所長和王建朗副所長主持。學術協定的內容主要是交換出版品、教授與研究人員互訪、研究生蒐集資料的接待等等,因為兩岸對彼此名稱的堅持,近史所和臺灣學術單位一直無法達成共識,故未與任何學術單位簽署學術交流協定,這次簽約是該所的第一次,步平所長和王建朗副所長非常高興。

  簽約後到社科院近史所附設餐廳吃飯,大概是因為所長請客,叫了一桌子十六道菜,十道熱菜,六道涼菜,只有八個人吃飯。熱菜是:什錦蝦球、清蒸大閘蟹、菊花桂魚、蟹黃獅子頭、鍋仔雞塊、蔥燒黃玉蔘、西芹墨魚、蒸鮮奶、太白豆腐、南瓜拼百合;涼菜有:香辣牛肉、紅油肚絲、炸腰果、松仁小肚、香油涼瓜、酸辣瓜條。色是南北和,但以南菜為主。有趣的是這次到北京,大部分吃的都是南菜,想來北方菜除了烤鴨和小吃,端不出什麼色來,我自己點菜時如此,北京友人請客亦然。

  清蒸大閘蟹其實是小蟹,非一般店中所吃那種半斤一斤的大閘蟹,我估約莫三四兩左右,肉不多,膏亦少,有點像吃好玩的。菊花桂魚用蒸的,口味比啤酒桂魚清淡;蟹黃獅子頭為瘦肉與蟹黃攪拌所製,肉質柔?,口感甚佳。

  蔥燒黃玉蔘為海蔘加蔥、醬油燜炒,甚入味;西芹墨魚即大芹菜炒墨魚,猜測是用大火炒,因為芹菜很脆。南瓜拼百合顧名思義就是蒸南瓜與炒百合拼在一起;香辣牛肉即鹵牛肉,用五香和辣椒;松仁小肚是豬肚加松仁煮熟,當冷菜吃。

  飯後由王府井大街計程車往中關村人民大學,訪清史研究院成崇德院長,送系裡的出版品、鳳梨酥與臺灣香菸一條。成院長回贈新編本《越縵堂日記》,這是截至目前我所見最好的《越縵堂日記》,近二十冊,算是重禮。另外送了一些清史研究院的出版品給系上,以及送劉老師、李助教和我各一套清史紀事本末。成院長並邀請我們三人明天到他家共進晚餐,盛情可感。

  五點回到郵電療養院賓館,略事休息,交通車載我們到北大勺園參加開幕式。

  開幕遇杜維運老師,他剛好乘到上海華東師大演講之便,訪問北大,知道有這個討論會,特別前來參加。杜老師是我研究所的老師,碩、博士班均上過他的課,並且是我博士論文答辯的口試委員,情誼彌深,因返加拿大定居,已有兩年未見,重逢有說出不出的喜悅。杜老師和師母很高興我接系務,希望我能帶領系上蒸蒸日上。

  開幕式請珠海書院胡春惠院長和我致詞,我引述鍾理和《原鄉人》的句子:「一灣淺淺的海峽,是我心底永遠的鄉愁。」說明帶研究生到北大參加研討會的心情,講詞極短,約僅三分鐘。我向不喜多言,尤其是大家等著吃飯之前。

  晚餐菜式琳瑯滿目,口味倒是尋常,大概因為是學校餐廳,做不出像樣的菜色。

  晚餐後回到郵電療養院賓館,北大系主任牛大勇來訪,主要是送他系裡贈送給他個人的禮物,和我帶來送他的木柵中火鐵觀音和麥園鳳綜合果酥。

  打電話給羅志田,說我到北京。羅志田笑我終於出現了。因為行前未帶他的電話,是向牛大勇要的,他老兄有點不高興,於是約到北大東門藍旗營附近的書園碰面,到書園樓上喝啤酒聊天。羅志田是我北大唯一有私誼的友人,這麼晚才打電話給他,實在該打屁股。同樣帶了木柵中火鐵觀音和麥園鳳綜合果酥,茶是給他的,麥園鳳綜合果酥給大嫂和小孩。約定明天中午與他共進午餐,找茅海建作陪,因為羅志田不喝酒,找會喝的茅海建陪我喝。

  返旅店已經十二點,借旅店的商務中心上網處理公務和私人瑣事。

2005/09/10

  早上到北京大學英杰交流中心二樓會議室主持近代中國與世界的變遷:第六屆兩岸三地歷史學研究生學術研討會第二場討論會,主題是「清末民初的對外關係」,發表論文如下:張凱(首都師大碩士生),〈晚清外國人入籍中國考〉;孫昉(華東師大博士生),〈晚清中國用條約?化中朝宗藩關係的努力(1876—1895)〉,任天豪(中興大學博士生),〈消極接受與積極擁抱:從胡惟德、王正廷對巴黎和會的參與看中國外交官世代觀念的差異〉,評論人是日本東京大學川島真教授。論文內容平平,並未有突破性的見解,倒是評論人川島真教授提出了一些值得思考的角度,與會的北京大學茅海建教授、政大唐啟華教授提出一些對論文發表人的建言,值得參考。

  中午羅志田教授請客,找茅海建教授作陪,我們先到藍旗營羅志田的新家,這批是北大和清華合蓋的教員宿舍,羅志田因北大特別從四川大學挖角過來的,給予北大最高待遇,用28萬人民幣買院士級的住房,市價為150萬人民幣,等於北大送了120萬給他老兄。房子是一樓,約四十幾坪,頗為清幽,草坪保養甚佳。因大陸教授是在家裡做研究,而非在學校研究室,因此住家也是研究室,書房、客廳均擺滿書架,初估約二萬冊之譜,藏書量算中上,至少比我多得多。

  午餐在紅辣子吃,是一家湖南館子。志田不善食,菜主要是茅海建教授點的:豆瓣回頭魚(50)、腐乳蒸五花肉(12)、芷江鴨(38)、水芹炒黃牛肉(26)、青菜?(12)、銀絲鯽魚湯(28)、蒜茸雞毛菜(12)。另外叫了一瓶酒仙(高粱系列白酒)。芷江鴨用蒜和醬油燜熟,味道相當不錯。豆瓣回頭魚即一般之豆瓣魚,用回頭魚,魚本身並不特殊,但做得極好,吃起來很入味。銀絲鯽魚湯清淡而味鮮美,酒後喝之,頗有醒酒之效。蒜茸雞毛菜即尋常人家吃的野菜,用蒜茸快炒,吃起來感覺還不錯。腐乳蒸五花肉、水芹炒黃牛肉、青菜?則是一般。

  喝完酒仙,茅海建教授另外點了兩小瓶的二鍋頭,即北京人俗稱的小二,是少數大陸白酒較無脂粉氣的,是我比較喜歡的一種庶民酒。喝完小二,已是下午四點,趕回郵電療養院賓館小憩,因為六點還要到中關村成崇德家作客。

  傍晚六點和劉維開老師、李助教搭程車到中關村成崇德院長家,約七點抵達。

  成院長的房子真大,約莫有六十幾坪,下午才看過羅志田的大房子,晚上再訪成院長的大房子,大陸學者的待這幾年真是好太多了。

  晚餐倒是簡單,吃羊肉火鍋,真的就是羊肉火鍋,沒有鍋底的那種,直接用白水煮,水開了以後,把羊肉丟進去,燙熟後沾醬吃。成院長邀了他的同事和學生做陪,其中楊雨青教授是楊天石的女兒,下個月要到系裡做交換學生,華林甫教授做歷史地理研究,寫博士論文時中正大學的廖幼華曾向我要了我的書給他,見面時華林甫教授高興,直說我的書對他幫助很大。魏堅教授是考古專家,在蒙古、新疆做了二十年考古,領有國家考古領隊執照,是博士生導師,人極豪邁,下個月要到逢甲大學擔任客座教授。

  我因為中午喝太多酒,晚上喝五糧液,居然喉嚨卡住了,不太喝得下去,大概這幾天實喝太多了。只好拼命吃羊肉,各個部位的羊肉,吃得過癮極了。在肉與肉間,亦置蔬菜於鍋中,但有趣的是肉歸肉,菜歸菜,與台灣吃法大不相同。

  吃完飯到陽台上喝咖啡,一口咖啡喝下去,我居然喉嚨不卡了,大概吃火鍋時正好是我喝酒的撞牆期,過了又是活龍一條,但亦只能喝喝啤酒了。

  回到郵電療養院賓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匆匆沐浴後,整理明天研討會的論稿。

2005/09/11

  早上8:30—10:20擔任第10場研討會「婚姻與性?史」的評論,主持人是北京大學王曉秋教授。

  中午近史所汪朝光請和劉維開老師、李助教和我吃飯,並請楊天石、金陵作陪。酒店位於中關村,是一家以南菜為主的店。有趣的是,這次到北京吃的館子,大部分是南菜。

  冷菜是:蛋黃鴨卷、素鴨、魚凍、糯米藕、萬年青、肴肉;熱菜為:獅子頭、炒鱔糊、魚米之鄉(青椒火腿、青松子)、芥蘭魚肚、蒜茸蜿頭尖、海鮮豆腐煲、清蒸桂魚、烏魚蛋湯、叫化雞;甜點是山藥糕。

  沒想到在南方沒吃到肴肉,卻到北京來吃,口味甚佳,與台北銀翼的肴肉在伯仲之間。其實台北很多吃食不錯的,去除老一代的祖國情結,我覺得台北的吃食比大陸好得多。蛋黃鴨卷、魚凍、糯米藕味道均其佳,尤其魚凍極入味,為其中之最。

  在杭州未吃炒鱔糊,跑到北京來吃,亦是有趣,與記憶中上海的炒鱔糊相較,似乎沒那麼甜。叫化雞相當道地,據云師父來自杭州,每日僅供應100隻,須先預訂。選嫩雞包裹燒烤,火將配料逼入雞身,吃起來肉質鮮?,極為入味。海鮮豆腐煲是廣州菜,清蒸桂魚是廣西菜,從南到北,當然名貴。魚米之鄉是青椒火腿、青松子和糯米糰的小拼盤,名稱頗為有趣,吃起來口清淡。芥蘭魚肚亦是少見,用快火炒,用來佐酒不錯。

  飯後返回北京大學英杰交流中心二樓會議室參加下午的研討會,第十六場「社會動員與控制」,以及最後一場各組總結與閉幕式。

  晚餐回芍園吃,菜色甚多,口味平平。冷菜有:冰鎮南瓜、醉魚、五香牛肉、薑汁蟹柳、酸辣瓜條、火腿腸;熱菜為:墨魚仔、揚州炒鱔糊、鮮菇炒肉片、炸豬排、溜丸子、蒜茸菜心、香辣薯角、油浸浣魚、菠菜蛋花湯。主食為雞蛋炒飯。冷菜的冰鎮南瓜和醉魚還不錯,其餘無甚可觀。熱菜僅墨魚仔和油浸浣魚口味尚可,其餘菜色頗粗,難入食前方丈。

  晚餐後返郵電療養院賓館的路上,在河岸轉角處,李助教買了二十串烤羊肉串,每串四毛,接近在西安所吃,味道甚佳,稍慰晚餐食物不佳之心情。一般北京街所賣烤羊肉串兩元一串,肉均太大塊,不夠道地,不意在郵電療養院賓館旁的河岸轉角處買到像樣的烤羊肉串。

2005/09/12

  清晨五點起床,坐計程車到首都機場,因前幾天未再確認機票,有點緊張,約六時抵達機場,找到國際航空劃位櫃臺,幸機位未被取消,Check in 後,找個地方休息,取出昨天買的水蜜桃當早餐。

  八點登機,十一點半抵香港。

  下午一點半登機,約三點半抵桃園中正機場,大陸之旅劃下句點。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