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8. 東京物語(一)


  2006年10月13日 星期五 晴

  這裡是新宿。

  早上五點半到學校集合,五點五十分出發,七點半抵桃園機場。我們在第二航夏登機,華航CI100,八點二十五分。

  登機後,廣播說有一位旅客的行李已經上機,但人未上機,為了安全,必須將該旅客的行李缷下,要耽誤一些時間。雖廣播說大約十分鐘,不過我估計花了半小時左右。我因為前一天幾乎沒什麼睡,迷迷糊糊,上了飛機就在半睡半醒之間。十月二日始從維也納歸來,十月三、四日上課。隨即到醫院取腎結石,十月五日動手術,取出一0.7cm之結石,十月六日出院,十月七日接待一來自瑞士蘇黎世大學之教授,上貓空喝茶,共進晚餐。整理到維也納開會的報告,向國科會結案。十月十二日和教育部中綱計畫人文教育總辦公室主任討論1.專題研究中心計畫;2.經典研讀計畫。十月十三日又匆匆踏上東京之旅,生活有些失序,十月下旬就該回到平常的四四拍子了,這些時候變成四二拍子,有點像進行曲。

  在飛機上吃了豬肉飯,華航的餐點愈來選擇性愈少,菜色亦愈來愈差。反正我祇是吃飽了睡覺,亦不太計較。我因為剛動完手術,需要喝大量的水,於是向空服員要了蘇打水,一路喝著。

  近十二點抵達東京成田機場,通關甚慢,費時近一個半小時,我的行李被打開抽檢,幸好出門時打包尚佳,沒有把內衣褲露出來。出國這麼多次,還是第一回被打開行李檢查。出關時已近兩點,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所的服務同學來接機,搭乘巴士到新宿,抵達下榻的Washington Hotel已近四點。

  住進旅店後,我趕忙到旅店的一樓便利商店買三瓶水,一瓶2200CC的水費192日元,約為臺灣的2.5倍。

  七點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所村田雄二郎教授晚宴,2005年十月與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所學術交流時,我是主人,接待過他,這次是村田教授擔任主人,餐廳在旅店一樓,店名釣魚,以海產為主。客人可以到中庭的水池自己釣魚,我們倒是直接點餐,包括生魚片、水煮魚、蔬菜白煮蛋沙拉、烤鮪魚頭,味噌高麗菜湯、雜碎泡飯,分量甚足,和平日印象裡的日本料理不太一樣,我對村田教授開玩笑說,我本來以為是懷石料理,準備吃過飯後到便利商店買泡麵。村田教授說,日本人吃懷石料理也一樣,量少,時間又拖得長,吃完之後還到麵店叫一碗拉麵,否則吃不飽。有時異文化在互相不了解時,確實易引起誤會,而我們對異文化又常常是一知半解,瞎子摸象,每個人的經驗不同,都自以為摸到的是完整的,其實距離真象很遠。

  飯後和楊瑞松教授到附近的Tower Record買唱片,主要是瑞松兄想找些古典音樂的CD,我因為主要是聽LP,跟去看看,明天才要去找唱片。新宿的Tower Record頗具規模,我們祇在古典、爵士部逛,占地約八十坪,另有流行區,總計三層樓,這種規模的唱片店,在臺灣已經消失了。1990年代,臺灣唱片業還興盛時,偶有上百坪的唱片行,現在早已杳不可尋。

  返回旅店整理筆記,東京之旅的第一天草草結束。

  
  ☉我下榻的Washington Hotel,樓高25層,不過我住的是小小的單人房,約兩坪大。

  
  ☉Washington Hotel門口。

  
  ☉晚宴主人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所村田雄二郎教授。

  
  ☉村田雄二郎教授正在處理超大的烤鮪魚頭,我從未吃過這麼大的烤鮪魚頭。

  
  ☉豐盛的晚餐,我很少吃日本料理不餓肚子,今天倒是吃得很飽。

  
  ☉Tower Record所在大樓外觀。

  
  ☉Tower Record內部一景。

  
  ☉Tower Record收銀臺,一位背著小提琴的漂亮女生正在結帳,我後悔我的日語沒學好,不然就可以小小搭訕一番。

  
  ☉Tower Recor的古典CD。

  
  ☉新宿夜景。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