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山路風來草木香


  學校生活平靜無波,偶爾心血來潮,上山閒步,卻也是生活裡的小小點綴。

  由圖書館側邊過橋就是環山道,這是學校往後山發展而開闢的校內道路,行約一百五十公尺,有網球場一座,當山下球場人滿為患時,這是另一個快樂天堂。一般人到後山,這裡算是終點,對登山者而言則是起點。

  順著環山道往上行,右側山坡相思樹與綠竹雜處,過一座不起眼的水泥橋,轉彎處是一片桃園,雜草叢生,有若榛莽未闢,倒似桃樹與雜草爭生存。可惜高壯的桃樹常常被茅草和五節芒湮沒。學校人手不足,常要到茅高芒壯纔派人砍伐,而此時已然開春,桃花開得葳蕤斑斕,一片桃紅的花海在風中飛舞,好生看煞人。

  桃樹結子的季節,愛頑鬧的孩子們總在將紅猶青時摘著玩;桃樹上不見桃子,倒散得地上東一顆西一顆。說起這座桃園,除了春天開一忽兒花,好像也沒發揮過什麼功用,立在地上的石碑卻是煞有介事。有些事就是這樣,正經八百的植一片桃園,立一塊石碑,然後任他風吹雨淋日曬,與荒山亦沒有什麼兩樣;而一般人種花養狗之類的癖好,大抵無非如此,熱頭一過,即任其自生自滅。

  繞過桃園往上行,在環山道的最高處路分三條,往右通向涼亭,那裡是校園眺望台北的最佳視野;由此往下走是有名的“不仁道”,據說當年建這條階梯時,因為趕工的緣故,由上下兩端分別施工,到兩邊工程將交接時,因測量不夠準確,無法接合,祇好陡直近九十度上升。對攀登者而言,是體力與耐力的最大考驗,每每走到此處便需休息再上,因而博得“不仁道”的雅號。由環山道最高處路往前直行可達學校的男生宿舍,惟因幾年前山坡曾發生坍方,迄今未復,無法通行。上山的路在左邊,順著黃土坡往上行,兩旁植滿綠竹,山路在竹林中蜿蜒而上。

  這條山路歷有年所,經無數人踩踏而成,亦不知何時有那苦心人士,一階階銼出路來,陡峭處更舖上石塊,以為踏腳石。尤其春雨霏霏的季節,這些石階便發揮了功能;一路行來,別有一翻雨中風情。

  走完陡坡,小小的鞍部有一片坦地可供休息,一般人行到此處總會佇足小憩,喝喝茶,聊聊天,從國家大事到家庭瑣事,天南地北擺龍門陣,把山色點綴得熱鬧起來。

  過鞍部,走一段平路,左側的五節芒生得威猛茂盛,夏秋之交一片芒花蒼蒼,煞是壯觀。間或有幾枝山牡丹怯生生地露出微笑,馬纓丹也不甘示弱地花枝招展。層層疊疊的草木林樹,展露生命的語態。人在相思林間行走,倒真有幾分別有天地非人間之感。

  相思林盡頭是學校的邊界圍牆,牆外是民家茶園,牆內是學術殿堂,雖有一牆之隔,景色卻也未截然兩分。一株株低矮的茶樹齊整整長著,景然有序卻不失自然之美。

  由茶園望去,不遠處飛簷向天。石階盡處,樟山寺已在眼前。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