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1. 廟興外埔頭


  因為住木柵,朋友上貓空喝茶有時會想到我,如果是假日期間,我往常建議他們到木柵吃飯,然後我請他們到家裡或研究室喝茶,因為假日上山太辛苦了,一路堵到產業道路入口,茶還沒喝到,口已經渴了。特別自二○○○年起臺灣全面周休二日,貓空從星期五晚上就堵,有時在研究室工作較晚,回家時校門口塞滿各式車子,都是約好上山喝茶先在校門口碰頭的,看到這種遊人如織的情形,我更不敢上山了。印象裡我好像已經有許多年不曾在假日上山喝茶,如果上山也只是到樟山寺,喝寺裡提供朝山客的免費茶,如果上山的時間早,還可以喝到甘蔗截煮地瓜湯,常爬樟山寺的人大概都喝過這道特殊吃食。

  大部分人都知道木柵有一座仙公廟(指南宮),但除了在地人之外,很少人知道這裡還有一座樟山寺,其實樟山寺才是本地廟,木柵人比較常上樟山寺而不上仙宮廟,因為仙公廟是觀光廟,給外地人朝山用的,本地人則是到樟山寺或保儀廟、大夫廟。我初到木柵時亦只知有仙公廟而不及其他,且因仙公廟拜的是呂洞賓,當時忙著談戀愛的我據說呂仙祖最喜拆散人間姻緣,戀愛中的情侶往往視上仙公廟為畏途,記憶裡似乎一直到結婚前我和另一半從來沒有去過,縱使婚後亦未曾與另一半同時上仙公廟,去當然是去過的,都是分別去。

  臺灣俗諺云「廟興外埔頭」,從前不知其意,在木柵住久了始知外地人對木柵仙公廟的印象,顯然比木柵人深得多,木柵人當然不會不知道仙公廟,只是對樟山寺感覺更親。就像遠來的和尚會唸經,在臺灣舉辦各式文化活動,請的如果是在地音樂家、藝術家、作家或學者之流,雖不至門可羅雀,但總不如請國外藝術家或音樂家來得吸引人。常到國家音樂廳或國家劇院觀賞演出者都知道,本土表演團體有個六成座就算不錯了,這還得加上學生和親朋好友捧場,以及演出者的公關票。而外國團體的演出一般票房總好些,如果是來騙錢的三大男高音之類,更是座無虛席,連戶外轉播都擠滿了人。遠來的和尚會不會唸經不重要,反正本來就是廟興外埔頭,不僅臺灣如此,國外亦然,住在海德堡的人總不會天天上古堡喝葡萄酒,遊客到海德堡是非去不可。外地人到了木柵要上仙公廟,在地人常去的卻是樟山寺,很多事本來就沒有什麼道理好說,亦不必太斤斤在意。

                              2002/0305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