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4. 微風吹過京華城


  臺北人真是得天獨厚,繼微風廣場開幕之後,京華城購物中心接著展開試賣,購物者在京華城尚未通過安檢的情況下仍趨之若鶩,一天的購物人潮竟超過三十萬人次,我不禁對勇敢的臺北人感到佩服。

  全世界的首都居民,都容易產生高人一等的錯覺,以為住在首都就是一等公民,於是在各種言談之間表現出捨我其誰的氣勢,好像其他城市或其他地區的人們都是二等公民。我也住在臺北,雖然木柵和真正的臺北市隔著兩條隧道,但至少地址是臺北市,不過我卻不覺得自己是臺北人。對許多臺北人而言,木柵是他們口中的鄉下,只有在到貓空喝茶或去動物園時想到木柵,相較之下大部分木柵居民仍土氣些。或許正因為這種土氣讓來自鄉下的我選擇住在這裡。而曾在故鄉花蓮和臺北新故鄉各自待了十八年的我,卻從來不喜歡臺北這座城市,住在木柵至少讓我覺得有點鄉間小鎮的感覺,或者說讓我覺得不那麼臺北。

  小小的音響系統傳來奈京高(Net King Cole)演唱的〈蒙納麗莎〉(Mona Lisa),低沈的嗓音,彷彿帶我回到昔日時光。我想著:沒有去過微風廣場算不算臺北人?沒有去過京華城會不會被人家笑?當人們話題環繞著這兩座購屋中心時,我是不是應該去看一看?臺北傳媒所形塑的主流價值,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隨?就像透過包裝和行銷,把敦化南路一家書店形塑成主流文化的代表,坦白說我是有點不以為然的。在凌晨時分打扮入時地到廿四小時書店買書,是真的愛書,還是把這種行為當作文化象徵,另一種心靈形式的化妝?

  當微風吹過京華城,我看到臺北人的一窩蜂;雖然住在臺北,我發現自己愈來愈遠離臺北的主流論述,內心不免有著隱隱的哀愁。當微風吹過京華城,人們繼續走進終於通過安檢的京華城,我繼續耽溺於自己喜愛的音樂氛圍,那種爵士迷認為缺少變奏趣味而不太聽的標準爵士,讓奈京高低沈的嗓音伴我度過快樂與悲傷。當微風吹過京華城,人們繼續在媒體形塑的主流價值裡流轉,我遽然驚覺自已經有三年沒有到百貨公司,兩年不曾去敦化南路那家書店。我擔心自己是否快要變成食古不化的冬烘先生?無法融人臺北主流價值的我,住在臺北會不會有點奇怪?我得好好想想。

                             2001/12/17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