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5. 我又聽到那熟悉的聲音


  在世界杯成棒賽中、日季軍之戰,我又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那是許多年前臺灣全民職棒運動時,球迷們最常唱的〈勇士之歌〉,暌違多年,又再度自天母球場傳來。

  我坐在書房看著電視轉播,已經許久沒有這樣的感動了。猶憶一九九○年代全民瘋職棒的年代,我也是其中的一員,常常到臺北市立棒球場觀看球賽。臺北市立棒球場是兄弟象的主場,〈勇士之歌〉乃球迷為兄弟象加油時所唱,源自美國職棒勇士隊的加油歌,借到臺灣以後球迷們均耳熟能詳,大部分的球迷都會唱。〈勇士之歌〉由臺北市立棒球場移到天母棒球場,兄弟象的加油歌變成球迷為中華臺北成棒代表隊加油的歌聲,我坐在書房觀看著世界杯棒球賽,感受職棒因簽賭事件、分家事件以來,最沸騰的加油聲。恍若一九七○年代中華少棒隊揚威國際的場景又到眼前來,那是這座美麗島嶼遭遇外交橫逆,以少棒湧起民族主義的年代,全民一心,用少棒凝聚動人的民族主義樂章。

  曾幾何時,職棒分家,政治紛擾,族群意識取代了島民一體,而今再度在世界杯成棒賽聽到全民齊心為國家球隊加油的聲音,內心的感動無以言喻。在近代臺灣的歷史進程中,民族主義的內涵曾歷經多次轉折;清王朝統治時期,臺灣的漳、泉械鬥,閩、客械鬥,是島內住民族群衝突的主要內涵;日治時期,日本殖民政府將住民區分為內地人與本島人,內地人指由日本移民臺灣者,本島人指原居臺灣者,形成本島人與內地人的族群化分方式,島內居民間的閩、客、高(高砂族)衝突降溫;一九四五年國民政府統治臺灣,一九四九年中央政府播遷來臺,內政部的統計資料上將住民區分為本省、外省與山地,重新點燃族群分裂的火葯線,今日臺灣的族群問題殆始於此。事實上臺灣的族群意識只有在政治利益衝突時被點燃,平日生活並未短兵相接。但因選舉太多,在傷口不斷灑鹽的結果,族群意識升溫,燒熱了族群衝突的議題。

  當我再次在世界杯成棒賽聽到熟悉的〈勇士之歌〉,當此選戰火熱的時刻,如能藉由對外凝聚島嶼住民的民族主義,降低族群意識,豈不是一樁好事。

                             2001/11/18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