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19. 宜興壺與碗口杯


  二十年前兩岸尚處於敵對狀態,台灣流行用宜興壺喝老人茶,凍頂烏龍置於六杯紅泥壺中浸泡一分鐘,倒在小瓷杯或小陶杯裡,慢慢啜飲,名之為老人茶或功夫茶,不論稱老人茶或功夫茶,大概都指喝這種茶要耗時費事,只有老人才有功夫用這種方式喝茶。

  由於當時兩岸尚未交通,宜興壺不易得,因此索價甚高,一把六杯紅泥壺有叫價至數千元者;至於名工藝師所製,動輒數萬元;當時尚為助理工藝師的高湘君,一把「金陵壺」或「大印包」即要五、六千元,至於名家如顧景舟,其名作「上新橋」索價三十萬,宜興壺在台灣豈止洛陽紙貴,簡直可以用天價來形容。曾幾何時,兩岸交通日益頻繁,宜興壺毋須再經轉運或走私等方式進口,價格自然回跌,一般普羅大眾即可人手一把,不再物以稀為貴了。

  在咖啡取代老人茶成為都會新貴之前,台北到處可見林立的茶藝館,曾幾何時,茶藝館為咖啡店所取代,喝茶的人漸少,所謂下午茶也以咖啡為主,各式連鎖店如雨後春筍。而原本到處可見的茶藝館已是風毛麟角,無處可覓了。而以我長期觀察台灣現象,咖啡店的流行現象大概亦無三年好光景。倒是住在木柵,友人來訪時上貓空吃野菜、喝老人茶,尚留幾分鄉下人的閒清雅趣。

  平常獨處時,因為比較方便,我喝茶的時間比咖啡多。但我喝茶不喜歡大杯茶,一個大瓷杯或大玻璃杯放進茶葉,任由茶葉在杯裡浸泡,時間久了不免產生茶鹹,茶鹹傷胃,年輕時喝了無所謂,年歲綦增,好像不該再這麼糟塌自己的身體。我喝茶的方式,是小壺大杯,泡的方式和老人茶相同,喝的時候用碗口杯,就是鄉下人用來敬神用的白色碗口瓷杯,杯口甚大,容量亦不小,喝起來尚帶幾分草莽之氣。我從花蓮鄉下帶了五個這種碗口杯到台北,最近想多買幾個,不知怎地卻遍尋不著,想是太過土氣,台北人不用吧!好容易在一家五金行找到幾個,杯身印了細細的花草,我嫌太過秀氣,繼續託友人代尋,不知何時可以覓得?

  我喜歡用八杯或十杯宜興壺泡木柵鐵觀音,剛好倒滿一個碗口杯,既存老人茶之遺意,又可大口喝茶,最適合我這種亦文亦俠的性格。誰道閒情拋棄久,一把宜興壺,一個碗口杯,茶中自有天地寬。

                             2001/10/06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