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4. 從一張壞磁片談起


  一位朋友拿了一張磁片來,說存在磁片上的檔案讀不出來,要我幫忙看看。

  這幾年搞電腦搞過頭了,一些熟悉的朋友有什麼電腦方面的疑難雜症,往往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不免於是東奔西走,到處當電腦醫生。

  我把磁片放進軟碟機,做好必要的掃毒檢查之後(這是一般人容易忽略的動作,因而電腦病毒才會像歐陽鋒的蛇毒一樣流毒無窮),看磁片裡有些什麼檔案,我發現檔案名字是在的,磁碟也還有許多可儲存的空間,於是猜測可能是磁片壞了。用磁碟作業系統的工具指令查一下,果然發現了迷路的磁區,於是用公用工具程式做了簡單的修復,把損壞的磁片做好記號,而原來存在壞磁區的檔案則搬到好的磁區。做好這些動作之後,磁片上的檔案就順利叫出來了。

  一般人使用電腦常忽略做備分,因為磁片是會損壞的,不做備分很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失。有一個在學術界流傳很廣的故事,一位德國的博士班研究生在完成學位論文之後,於送磁片到印刷廠途中,不小心把磁片壓壞了,而他又大意未留備分,找也找不回來,從此和學術生命說再見。聽到這個故事的時候,我還沒寫我的博士論文,等到開始動手以後,我的論文恆常維持七個備分,分藏各友人處及研究所辨公室,惟恐天災人禍,或不可抗拒的力量,造成無可彌補的遺憾。用電腦寫作本即存在類此之危險性,做好備分是預防出事的惟一方法。有人說,那乾脆用手寫好了,但用手寫同樣也具有危險性,一般手寫稿大概都是祇有一分,一場大火可能就讓你前功盡棄。所以,問題不在用什麼工具寫作,而是如何做好防範措施。

  磁片壞了以後,如果不懂修復之道,當然祇有棄之於垃圾桶,但這樣所造成的污染是極為可怕的,因為電腦磁片和一般塑膠製品一樣,是無法回歸自然的。因此,一個電腦使用者應該學會一些簡單的修復方法,用磁碟作業系統所附的指令也好,用個別的公用工具程式也好,總不要一有問題就把磁片丟掉。一張磁片雖然祇有幾十塊錢,但這不是多少錢的問題,而是我們祇有一個地球。

  每當有人拿了讀不出檔案的磁片來找我,我都會苦口婆心地勸他們學點簡單的磁片修復方法,這不是什麼難事,祇要想學,祇要肯花一點點時間,可以解決很多這方面的問題。學了簡單的磁片修復方法以後,一方面自己的資料、檔案,有比較安全的防護,另外一方面又兼顧環保,何樂而不為?

  一個電腦使用者不一定要成為電腦醫生,就像我們並不是每個人都學醫,不過,基本的健康常識是要有的,有了基本的健康常識,至少知道骨折不會去找內科,胃痛不會去看外科;懂得磁片的基本修復方法以後,在磁片發生問題的時候,至少不會手足無措。不要把電腦當打字機,除了打字之外,學一點電腦的基本武功,總是有好無壞。

                             1995/02/21 寫於指南山下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吳鳴茶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