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鳴弄堂,弄個什麼名堂




25. 小眾出版時代的來臨


  台灣高喊電腦化已逾十年,電腦排版幾乎已取代傳統鉛排,但就我個人在傳播媒體與出版界工作的經驗,所謂的電腦排版其實還處在半自動化階段。

  所謂半自動化係指用電腦打字,輸出相紙,最後還是用手工貼版完稿。真正完全不用手工貼版的極少,除了書籍的出版之外,報紙、雜誌仍少不了貼版和美工完稿。號稱第一家全版電腦排版的《聯合報》,在1991年9月16日完成了頭版的全版電腦排版,但並不是全分報紙都這樣處理,還有更多版面截至1995年仍以手工貼版的方式完成。而且《聯合報》的排版方式比較特殊,其作業方式是記者用IBM個人電腦打字,然後轉到麥金塔蘋果電腦組版,在字元的對應上偶爾會有誤失。

  這種不同系統間的轉換方式,不僅出現在個人電腦和麥金塔之間,同樣也發生在個人電腦和迷你電腦(俗稱大電腦)之間,一般所謂電腦排版常常指的是由個人電腦打稿,轉到大電腦排版,通行的是日本寫研和雅墨排版系統。當個人電腦的字元轉到大電腦之後,超過13,053個中文字元的部分就要另外造字了,因為個人的造字碼和大電腦不同,所以要重新整理這一部分,造成校對上的許多麻煩,小有疏忽便是錯別字一堆,尤其中文和歷史方面的著作,古字、怪字特別多,如果作者親自校對三次,大概已經去掉半條命了。

  這種現象維持了將近十年,一直沒有太大的進步,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讓大家有飯吃,纔造成變革速度的緩慢。1994年,一些學術界的朋友開始嘗試自己用個人電腦排版,將當頁注(Foot Note)、統計、繪圖結合,完成了一分史學同仁雜誌的改版工作;接著有人用同樣的程式完成書稿正式出版,從封面到附錄,一手包辦,連封面也請美術設計的朋友用電腦做,整個寫作與出版過程都自己動手,不再假手他人,小眾出版的時代終於來臨。

  這種小眾出版的方式特別適合學術界,因為學術性著作的印刷量本來就不大,印個千把本能賣得掉就不錯了,有時也可以印十本二十本試刊本,在同行間流傳,做為正式出版前修訂的參考,這對學術著作而言是非常必要的。已往所謂電腦化,往往是將著作磁片以純文字檔的方式交給出版社,出版社再交給排版公司處理,排好版的清樣一般得做三次以上的校對,費時費事。現在些人力全部節省下來,多寫幾篇文章也好,多做些研究也好,既省掉轉檔排版的麻煩,又無須再三校稿,真可以說是一舉數得。

  電腦化不是喊口號,也不是用電腦打打稿子就算了事,要能以電腦做為通訊工具,在家裡或研究室可以直接與各圖書館聯線,和同行彼此討論溝通;要能以電腦為版排工具,自己動手編書、編雜誌,纔算是真正的電腦化。

  當出版品愈來愈多樣化,分眾的現象愈來愈明顯,小眾出版將愈來愈受到重視,自己動手是最好的選擇。

                                  1995年2月15日





米姬嚇普傑拉德狂想曲筆記視窗潮起潮落大羅聽音樂楚培樂坊強納森音樂隨想文學咖啡屋音響家訪